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玻璃房温室
    张横突然想了起来,当年父亲从山上摔下来的时候,正是朝家建别墅的那一年。

    想到天巫传承中对白虎开口恶煞的解释,张横的心陡地一震:“白虎开口,立生横祸,恶煞所指,立见阎罗。按这句话的意思,当白虎开口恶煞形成的时候,所冲煞的所在,主人必会立刻生出横祸,严重的甚至就是会立刻毙命。”

    “那么,从这一点来说,父亲当年从山上摔下来,就是因为受了这白虎开口恶煞冲煞,这才会生这样的横祸。如果不是父亲祖荫气运旺盛,他本人的命理气运够强,只怕当年就没命了。”

    这也意味着,其实父亲当年惨遭横祸,自家这些年陷入困境,这完全就是被朝家的风水所冲。

    一念及此,张横的脸色已阴沉的可怕,望向那边朝家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

    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张横细细地观察了自家住宅四周的其他方位,并没有再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当再次转到西北方位的时候,张横站在那儿,细细地寻思了起来。

    现在,自家住宅西北受朝家白虎开口恶煞局的冲煞已是可以肯定,接下来就是如何化解这冲煞的事。

    一般来说,遇到冲煞,在民间都会用一个筛箕中挂上镜子以及一把直尺和剪刀等物来化解。

    之所以要用筛箕,取的就是筛箕能筛选谷物,在风水局中,可以过虑煞气,阻挡冲煞。

    至于镜子,就是反射煞气,让冲煞过来的灾祸反射回去。

    直尺的作用在于尺代表的是公正正直,正好克制邪风,取的是以正克邪之意。

    剪刀的意义自然不用多说,在于利刃破煞。

    当然,这些只是普通老百姓所用的手段,虽然也有挡煞化煞的效果,但其实作用并不大,也就只能挡得一时,并且也不是真正的化解之道。

    对于得到了天巫传承的张横来说,自然不会用这些土办法来化解白虎开口的恶煞局,在天巫传承中,有更精妙的破煞之法。

    只是,天巫传承中的破解之法,需要用到一些特殊的媒介,张横现在手头上没有那些东西,如今还无法布置。

    再加上此刻门外还有许多看热闹的人,张横也不想明目张胆地在这么多人面前布置风水局。

    所以,微微沉吟,张横转身进入了屋里。

    反正父亲身上已刻画了镇煞符,朝家白虎开口的恶煞局暂时对父亲的影响已减到了最小的程度。因此,张横也并不急于一时,他要好好考虑一下,该如何来破这个恶煞局。

    回到家里,母亲和妹妹已做好了饭菜,正准备叫张横吃饭。

    见到张横回来,当即就开了饭。

    一家人坐到了桌边,家里原本吃饭的八仙桌被张横一掌拍成了木屑,大家只好围坐在一张小桌子边。

    菜都是些家常菜,有炒鸡蛋,土豆丝以及一大碗咸菜汤。

    当然,今天张横回家,又治疗了张远山多年的沉疾,全家人都是非常的开心,所以,李凤仙还特意宰了一只家里养了多年的老母鸡。

    吃着母亲做的饭菜,感受着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的融融亲情,张横的心里暖暖的。

    这几年来一直在外打工,为了节省来回的路费,张横一年也难得回几次家。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全家人才会团聚在一起。

    所以,张横十分珍惜与家人团聚的时光,此刻感受着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张横的心中真是有些感慨莫名。

    张远山今天的胃口非常好,以前因为肝炎的原故,食欲不振,一餐只能喝点稀饭,根本吃不了多少。

    但是,今天得到张横的治疗后,他却是吃了满满的一碗饭。这让李凤仙和张秀丽发自内心的高兴,都为他身体的改善而欣喜不以。

    吃完饭,已是下午一点多钟。张横站了起来:“爹,娘,我去马叔叔家走走。”

    “你要跟马书记去说药圃的事?”

    李凤仙有些诧异。

    “嗯,顺便也去看看萍儿。”

    张横点头。

    “阿横!”

    李凤仙嘴唇翕合了一下,似是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她还是轻轻地叹了口气:“你马叔叔脾气不好,尤其是萍儿出事后,脾气更加的爆燥了,你说话小心些。”

    “好的,我知道了。”

    张横点点头。

    马贤青家离张横家并不远,也就两三百米路。如果以朝百万家为中心,那么,张家就在东边,马家就在西边。

    一路走来,路上遇到不少的村里人。不过,他们对张横的态度却是非常的古怪,远远地就绕了开去,仿佛张横身上有什么瘟役似的,一副敬而远之的表现。

    张横自然知道这些村民的想法,想必是他们害怕与自己扯上点关系,被朝家人报复。

    他也不在意,在经过村里杂货店的时候,买了些水果。

    这点礼节张横还是懂的,去马书记家看病人,自然是不能空着手去。

    杂货店的老板娘叫阿庆嫂,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平时很健谈。但是,今天看到张横,也是一脸的异样,匆匆地给张横秤好了水果,连话都不敢多说几句。

    提着水果走出杂货店,张横正要向马家走,突然身形不由微微一滞,猛地转过了头来:“这是什么?”

    不错,张横突然被一道闪过的强光刺了眼睛,这让他很是惊异。

    抬头四望,张横的眼眸不由微微地眯了起来。

    刺激张横眼睛的是一道反光,而且,这道反光正来自朝百万家。

    张横现在已走到了朝百万家的西边,离马家也就几十米路。但是,朝家西边屋角,折射的强烈太阳光,却是闪得张横有些睁不开眼。

    “是朝家的阳光房温室!”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心中咕噜了一句。

    从张横所在的位置,向朝家望去,可以看到,朝家别墅楼顶西边有一座用玻璃搭起来的房子。

    玻璃房有百多个平米,正是朝家用来培育名贵花卉的温室。

    因为温室需要保温,所以,整个房间从墙壁到屋顶,都是用刚化玻璃搭建而成,在阳光的掩映下,晶莹剔透,奕奕生辉,看起来确实是非常的炫丽。

    尤其是此刻正是中午一点多钟,太阳高挂在空中,也是这一天中太阳最炽烈的时候,整座玻璃房折射的阳光,更是无比的强烈。

    刚才刺了张横眼睛的强光,就是这座玻璃房温室折射出来的。

    “难道?”

    望望朝家别墅顶上的玻璃温室,再看看前面不远处的马家房屋,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心中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