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失魂症
    眼睛受到朝家别墅顶楼上玻璃温室的刺激,张横陡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他那里还会犹豫,细细观察了起来。

    好一会儿,张横微微点头,心中已是有所了然。

    当下,张横也不再停留,举步向马家走去。

    经过一排柳树的时候,张横似是又想到了什么,顺手折了几根柳枝,全部折成了手指长短,放在了口袋里。

    马贤青家是一幢两层楼的小洋房,占地有百多平米,前面有个小院,这幢小洋房是前几年刚造的,在村里也算是比较好的房子了。

    当张横来到马家的时候,马贤青正嘴里叼着一根香烟,背着手站在院里踱步。

    马贤青是个年纪在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形微微有些发福。一张方脸,浓眉大眼的挺有几分威严。

    马贤青当年曾当过兵,退伍后就担任了白马山村的村支书,算来已是十几二十年的老支书了。

    虽然白马山村这些年也就出了一个朝百万,其他村民依旧很穷,村里的年青人更是差不多都外出打工。整个白马山村也没什么企业,可以说白马山村是个穷山村。

    不过,做了多年的老支书,马贤青却是养成了很重的官威,在整个白马山村,他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看到张横进来,马贤青微微一怔,脸色却是有些难看。

    今天上午张横与朝家闹得不可开交的事,他自然也是听说了。

    此刻,看到张横来自家,他已是明白了张横的来意。

    “马叔叔!”

    张横很礼貌地叫了一声,正准备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阿横,你是来说你家的那块药圃的事吧?”

    马贤青直接开了口,完全没有拐弯抹角:“如果你是来说这事的,你不必说了,这事是村委决定的,跟我说也没用。”

    “哦!”

    张横身形一滞。

    他还真没想到,马贤青会是这个态度,自己还没说事,先堵住了自己的嘴。

    “看来,母亲说的朝家已与马贤青通了气的事,是真的了。”

    张横心中咕噜了一句,却也已明白了马贤青这种态度的原因。

    微微沉吟,张横道:“马叔叔,我是来看萍儿的。”

    “来看萍儿?”

    马贤青斜眼瞄了一下张横手中的东西,似是有些不信。

    不过,张横既然说了这个理由,他却也不便拒客,冷哼了一声:“萍儿在里面。”

    说着,也不愿再理张横,顾自转过身去,背着手仰头望天,欣赏起了四周的景色。

    “现在的年青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外面打了几年工,还真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

    转过身去的马贤青一个人自言自语着,似是发着感慨。

    但是,他的语气却明显就是在说张横,在说他今天早上与朝家发生冲突的事。

    在马贤青这里碰了个冷钉子,张横自然也不愿自己的热脸孔去贴人家的冷屁股,所以也不再跟马贤青客气,顾自走向了房里。

    马贤青家张横以前经常来,自然也知道马萍儿的房间在哪儿,所以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屋里马萍儿的母亲刘素英正在橱房间洗碗,显然马家也是刚吃完饭。

    见到张横进来,刘素英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望向张横的眼神更是非常的异样。

    她显然也是知道了张横上午与朝家发生的冲突,对张横敢与朝家闹翻,心中很是震惊。

    要知道,在她的印象中,张横一向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她还真有些难以相信,张横会做出如此石破天惊的事来。

    不过,她对张横还是挺客气的,刹那的愣怔,脸上露出了笑容:“阿横,你今天回来啦!都有快半年没看到你了。”

    “刘姨好!”

    张横笑着向她打了个招呼:“我来看萍儿。”

    说到女儿,刘素英的脸色顿时黯然了下来,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唉,我家萍儿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刘姨,象萍儿这样的状况,恢复过来的可能性很大,您不要担心。”

    张横不得不安慰她。

    两人闲聊了几句,刘素英这才带着张横向二楼走去。

    马萍儿的卧室就在二楼最东边的一个房间,屋里摆设虽然很简单,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梳妆台,墙上贴着几幅名星海报,床头柜上摆着一排的毛绒玩具。

    但是,整个房间都有一种女孩子闺房的青春气息,尤其是化妆台上一溜的化妆品以及旁边衣架上花花绿绿的衣服,都让人有种很温馨的感觉。

    只是,屋里充满了一股呛鼻的消毒药水味道,却破坏了这份温馨。

    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显然刘素英天天为女儿打扫。

    马萍儿就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似乎熟睡了一样。

    望着马萍儿,张横的心情一阵莫名。

    现在的马萍儿身形有些浮肿,脸色更是苍白的没有血色,与以前的那个清纯可爱的女子相比,似乎象是完全变了个样似的。

    张横自然知道,这是因为她长期未能苏醒,服用一些激素类药物所至。

    “萍儿,萍儿!”

    刘素英走到了床边,凑近马萍儿的耳边,轻轻地呼唤起来:“你看,是谁来看你了,是阿横来看你了啊,你听到娘在跟你说话吗?”

    刘素英喋喋地叫唤着,眼眸中不禁擎满了泪花。

    按照医生的嘱咐,每天她都会花很长的时间来叫唤女儿,希望她有一天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苏醒过来。

    但是,每一次呼唤女儿,她总会忍不住流泪,想到女儿以前的种种,心中酸楚不以。

    望着刘素英,再看看床上毫无反应的马萍儿,张横的心也是有些不好受。

    不过,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天巫之眼开启,细细地察看起了马萍儿。他想看看,马萍儿的沉睡不醒,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然而,天巫之眼开启,探察到马萍儿的情况,张横的脸色骤然而变:“失魂症,果然是受冲煞导至的失魂症。”

    张横的心一震,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马萍儿头顶的三花聚顶的气运气团。

    其中,代表宅地气运的光氲血色一片,隐隐地透着一股煞气,以至旁边的命理气运,也受到了影响,变得灰暗一片。

    这也就是说,躺在床上的马萍儿,她是受到了宅地气运的冲煞影响。

    不仅如此,张横也立刻发现了马萍儿身上更可怕的一件事:她的魂魄有所缺失。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