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阳刃凶煞
    看出了马萍儿是受冲煞所至,张横也立刻发现了马萍儿身上更可怕的一件事,那就是她的魂魄竟然有所缺失。

    人有三魂七魄,这听起来似乎很玄乎,但是在命理中,三魂七魄确实存在。而且,能从此人头顶的三花聚顶中反应出来。

    按照命理,人的三魂分别是天魂,地魂以及人魂。头顶的三花聚顶中,代表命理气运的光氲中就蕴含了天魂。代表祖荫气运的光氲里,蕴含着地魂。剩下代表宅地气运的光氲就是人魂的所在。

    这是很好理解的。

    人常说命由天定,一个人的命运一生下来,他或她的大致命运,就由上天注定了,所以,命理气运就代表的是天。

    祖荫气运与祖先的坟风有关,因此,地魂自然就蕴藏其中。

    至于宅地气运,就象是人住在屋里一样,它自然是人魂的所在。

    当然,人的三魂并不是处于头顶的三花聚顶中,只是能从这三花聚顶的气运中看出它们的存在。

    具有三魂的三花聚顶气运,有着勃勃的生气,这是三魂所蕴含的生命能量。

    一旦三魂中某一魂缺失,那么,能反应这一魂所在的气运团,就失去了生气,变得死气沉沉。

    此刻,马萍儿宅地气运光团中一片死气沉沉,这就说明了一点,她三魂中的人魂已经缺失,并不在她身体里了。

    这也正是她沉睡不醒,成为植物人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原来萍儿的沉睡不醒,是因为受到宅地气运冲煞,让人魂缺失,这才进入了昏迷不醒的状态。”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神情变得古怪无比。

    微微沉吟,望望还在一边流泪一边呼唤马萍儿的刘素英,张横道:“刘姨,要不您去做事,我来陪萍儿吧!”

    说着,张横凑近了马萍儿的耳朵,说起话来:“萍儿,萍儿,我是张横,你听到我在叫你吗?”

    “萍儿,你可记得,那一年读高中的时候,我们班参加的告别晚会!”

    张横说起了当年与马萍儿一起读书时的趣事,说到最后,还唱起了歌来,正是那时候大家一起唱的流行歌。

    刘素英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色,望向张横的眼神中也满是感激。

    按照医生的说法,象马萍儿这样的情况,最好是有熟人能经常跟她说话,尤其是能与她说一些她记忆深刻的事。

    这样的话,或许什么时候就触动了她,让她有了反应,从而可以苏醒过来。

    此刻,张横愿意在这儿陪自己的女儿,并与她说一些他们读书时的事情,这自然是让刘素英心中很是感动。

    要知道,这半年来,自从马萍儿成为植物人后,最初还有一些她的朋友以及同学来看望。但是,渐渐的,那些人就都再也不来了,到如今,除了她刘素英还天天坚持着呼唤和陪伴女儿,几乎就没有人再来看马萍儿了。

    因此,现在见张横来看自己的女儿,又见到他此刻的举动,刘素英心中确实是很触动。

    静静地看张横呼唤了好一会儿,刘素英向张横点了点头,轻轻地掩上了房门,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她心中也明白,张横的呼唤,要想让女儿苏醒过来,也许希望真的很缈茫。

    所以,她也不愿打扰张横,就让他多陪陪可怜的女儿吧!

    对于张横的为人,她还是非常放心的,毕竟她可以说是看着张横从小长大。知道张横心地纯朴,绝不会趁女儿这个样子做些什么。

    她很放心两人单独相处。

    然而,她却那里知道,张横之所以替代她呼唤马萍儿,还真是藏了别的心思。

    见刘素英走出了房去,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了起来,他也不迟疑,停止了呼唤,走到了窗口。

    房间的窗户被一块印着卡通图案的印花布窗帘遮得掩掩实实,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张横轻轻地拉开了窗帘的一角。

    顿时,一道刺眼的亮光陡地从窗外射了进来,照得张横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

    “果然是这样!”

    张横的眉头一紧,强眯着眼睛,望向窗外。

    马萍儿的这个房间在马家的最东边,窗户开在东南面,外面是一片田地,再远处就是朝家建在斜坡上的别墅。

    放眼望去,正好看到朝家别墅顶楼上那间玻璃房温室。此刻,在太阳光的折射下,那玻璃房奕奕生辉,无数道耀眼的光芒,就直射而来,正好照入马萍儿的这个房间。

    “想不到马家也是遭了朝家的冲煞,而且,冲煞的源头,正是朝家别墅顶楼的那个玻璃房温室。”

    细细地察看着外面的情形,张横的心中已是了然。

    事实上,刚才从家里走来的时候,在路上因为朝家玻璃房刺了自己的眼睛,张横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此刻,站在马萍儿的房间里,更是完全可以确定。

    一般的房子都是坐南朝北,马家在朝家的西边,两家的房子虽然隔着百多米,但仍是在同一横线上。

    只是因为朝家是别墅,又建在斜坡的高位,目测过去,却是比马家的房子向南突出了十几米。

    因此,朝家建在西侧顶楼的玻璃房,正好相对着马家的东南面,此处,正对着马萍儿的房间窗户。

    这也就是说,马家的东南方位,受到了朝家别墅顶楼那个玻璃房温室的冲煞。

    按照天巫传承的风水相道,东南方位卦位巽,代表长女,属木,与东方同属青龙之位,旺文昌,利于见水,宜于做出水口。

    但不要过高,宜平淡宽敞。

    若东南受克或房屋缺角,则家中长女必受冲煞。

    马萍儿正是马贤青的大女儿,她还有一个弟弟,如今正在读大一,恰恰应了这风水局的谚语。

    不仅如此,张横更是从天巫传承中了解到,朝家顶楼玻璃房温室,在马家东南面形成了一个极其厉害的风水煞局。

    朝家别墅顶娄的玻璃房温室,能折射阳光,折射的阳光如同是一把把刀刃一样,刺向马萍儿所在的房间,这在风水局中有一个专有的名称:阳刃煞。

    “阳刃凶煞,必犯血光,凶煞所至,命丢天涯!”

    张横喃喃地念道着,脸色变得阴沉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