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引魂
    “阳刃凶煞,必犯血光,凶煞所至,命丢天涯!”

    这几句谒语,正是天巫传承中有关阳刃煞的解释。

    阳刃煞在风水局中是凶煞,凡是受阳刃凶煞冲犯的,必然有血光之灾,轻则残废,重则丧命。

    从眼前马萍儿的情形来看,就是这样的状况。

    半年前,正是大学放寒假的时候,马萍儿当时就在家里过年。

    然而,却在正月初十做客回家的时候出了车祸,她骑的一辆女式踏板电瓶车,撞在了路边的一块大石上,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之后,虽然经医院抢救,命是保住了,但从此却成为了植物人,再也没有醒来,就这么一直沉睡不醒。

    当时张横也是在家过年,因此对马萍儿出车祸的事非常的清楚,甚至张横还帮着把她送到了医院。

    马萍儿出车祸的地方就在家门口,细细回想,那个地方正是在朝家与马家的中间地段,也正是那处玻璃房温室折射最强烈的地方。

    再加上当时是中午十二点多钟,马萍儿是从亲戚家吃完中饭回家的,正逢阳刃煞最浓烈之时。

    中午十一点到一点,在古代的时辰中正是午时。

    照说,午时阳光最烈,正是阴煞最弱之时。

    但是,阳刃煞与一般的阴煞不同,它属于阳煞,越是阳气旺盛之时,它的煞气最强。这也正是它被称为阳刃煞的原因所在。

    所以,当时的马萍儿受阳刃煞所冲,有了那一场车祸,从而应了血光之灾。

    不仅如此,人的三魂属阴,阳刃煞是阳煞中最凶悍的煞气,它的人魂受阳刃煞一冲,被冲出体外,从此她就失去了人魂,最终变成了如今沉睡不醒的植物人。

    明白了马萍儿成为植物人的原因,张横不禁微微摇头,他也是想不到,马萍儿竟然也是受朝家别墅冲煞的受害者。

    放下窗帘,张横再次回到了马萍儿的床边,望着仍然如同熟睡中的马萍儿,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对于受阳刃煞冲煞,得了失魂症的情况,张横从天巫传承的信息中,自然是找到了化解的方法。

    只是,要化解阳刃煞造成的失魂症,给马萍儿治疗,还有些障碍,因为,马萍儿是个女孩子。

    要知道,得了失魂症,那就必须招魂入体,让缺失了人魂的三魂重新归位,这样才能让马萍儿苏醒过来。

    在民间,也有招魂的方法。许多小孩子因受惊吓而惊魂。

    遇到这样的情况,大人就会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去小孩子受惊吓的路上呼唤小孩子的名字。

    这就是招魂。

    当然,天巫传承用以招魂的手段,自然不会是这样粗陋的方法,它自有一套玄奇的秘术,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效果,在天巫传承中,被称为引魂。

    只是,引魂有一些必要的条件。

    人的三魂位于人体不同的位置,天魂在人头顶的天灵,地魂位于人体胸部的膻中,人魂则位于人体丹田的地方。

    一般武侠小说中,练武功的人都是练丹田,就是因为丹田是三魂中人魂所在,是一个人的根本。

    从这一点上来说,要让马萍儿的人魂归位,就必须在她丹田的位置画符作法才行。

    可是,丹田在人体的小腹脐下三寸之地,离女孩子**部位也就一指的距离。

    要在这里给她画符治疗,做为一个男子,张横确实是不合适。

    不过,望望躺在床上沉睡的马萍儿,再想想她这半年来活死人般的非人日子,张横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为了她好,一切都是为了救治萍儿。就算有所冒犯,我这也是问心无愧。”

    自我解嘲地笑了笑,张横也不再迟疑,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路上折来的那些柳枝,开始用小刀削了起来。

    不一会儿,那些柳枝都削成了针状,变成了一枚枚的柳木针。

    马萍儿的情况与张横父亲张远山的情况完全不同,虽然他们同是受了冲煞,但父亲所受的是白虎开口的阴煞,马萍儿却是受到了阳刃凶煞的阳煞。

    两人是一阴一阳,可以说是两个极端。

    因此,相应的所用之物也自然不同。

    父亲当时张横用的是桃木针,此刻张横却是用的是柳木针。

    这当然是有讲究的。

    桃木属阳,正好克制阴煞。而柳木属阴,在阴阳风水中,柳木也称鬼柳,能吸引阴魂。

    马萍儿是人魂缺失,要引她的人魂归位,必须以极阴的柳木为媒,这样才能引魂。

    并且柳木的纯阴属性,也正好能克制她所受的阳刃凶煞,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时张横在经过路口,眼睛受到朝家别墅顶楼玻璃房温室刺激的时候,觉察到马家有阳刃凶煞冲犯,就想到了马萍儿成为植物人,极有可能就是受阳刃煞所冲,导至的失魂之症。

    所以,他才会在路边折了那些柳枝,以做不需之用。

    此刻正好派上了用处。

    削好柳木针,张横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马萍儿身上。

    “对不起了,萍儿!”

    张横朝着沉睡中的马萍儿道了声抱歉,手一伸,已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一条薄毯。

    马萍儿侧卧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袍。她的身材一向很好,虽然现在因为长期使用激素,身体有些浮肿而发胖。但是,她那玲珑的身躯,依然曲线分明。

    张横的心不禁一颤,他还真没有与女孩子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特别是象现在,马萍儿躺在床上,象是熟睡了一样,完全是任由他摆布的模样,实在是感觉无比的旖旎。

    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自压抑住心头的那份异样,张横的手轻轻的撩起了马萍儿的睡袍衣摆。

    顿时,马萍儿平滑的小腹呈现在了张横的眼前,滑若凝脂的肌肤,仿佛刺得眼都有些炫目。

    刘素英显然平时对女儿的照顾非常的精心,马萍儿成为植物人卧床半年,她身体仍然十分的清洁,有着一股少女特有的淡淡体香。身上的皮肤和肌肉依然保持着弹性。显然刘素英应该是天天给她清洗和按摩的。

    否则,以现在六月的大热天,只怕她整个人都要发酸发臭了。

    “真是天下父母心啊!”

    心中感慨了一句,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屏弃脑中的旖旎想法,收敛心神,张横也不再犹豫,手中柳木针已扎在了马萍儿小腹的丹田上。

    这回张横在马萍儿小腹上所要刻画的是一个叫引魂符的血符。

    引魂符具有引魂作用,一旦画符成功,就能引马萍儿的人魂归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