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被捉当场
    天巫之眼早已开启,眼瞳中也投影出了引魂符的图案,张横手起针落,迅速地在马萍儿小腹上动作着。

    他这回仍是使用的是挑针手法,要在马萍儿小腹上用针挑刺出点点的血痕,从而绘成引魂血符。

    渐渐的,一幅由点点血痕形成的奇异图案,在马萍儿小腹上形成,看起来就象是一张诡异的人脸,这正是引魂符。

    “点睛!”

    张横陡地低喝一声,双手各持一根柳木针,猛然刺入了那张鬼脸的双眼中。

    滋!

    两点血珠猛然从那鬼脸的眼眶部位喷薄而出,整张鬼脸一阵诡异的扭曲,似是陡地活了过来。

    嗡嗡嗡!

    空间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以马萍儿小腹上的鬼脸图案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成了!”

    张横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目光望向了四周。

    点睛正是引魂符的符眼所在,只有给引魂符点睛,才能让引魂符最终起效。就象是给那张鬼脸开了眼,让人魂能寻找到回归的位置。

    果然,空间出现了一阵奇异的扭曲,一股阴风陡然从屋里刮起,刹那消失。

    原本躺在床上如同活死人一样的马萍儿,身形不禁微微一震,仿佛有了动静。

    不过,细细看去,她仍是紧闭着双眼,并没有醒来。

    “嗯,萍儿的人魂在外游荡半年,消耗的非常厉害,看来,必须补充生气才行。”

    天巫之眼细细地观察着马萍儿,张横暗自点头。

    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马萍儿头顶三花聚顶的那团宅地气运中,此刻已有了一丝生气。

    这也就意味着,马萍儿的人魂在引魂符的作用下,已然归位。

    只是,那丝生气实在是太微弱了,这正是她的人魂离体太久,消耗过甚的原因所在。

    要想让她苏醒过来,必须补充人魂的生气。

    心中想着,张横也不再犹豫,凑到了马萍儿身边,低下头去,伸手捏开了她的嘴,体内巫力运转,一口巫力真元就渡了过去。

    巫力真元蕴含了澎湃的生命力,正是补充她人魂生气的力量,张横此刻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如此作为。

    然而,张横的一口巫力真元刚渡入马萍儿嘴里,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惊怒交加的叫喊:“啊,小子,你干什么?”

    “好呀,小子,你这畜生,竟然趁我家萍儿生病,做这样的禽兽之事。”

    推门进来的正是马贤青,看到张横正伏在他女儿身上,与女儿亲嘴,顿时怒不可歇。

    说来也确实是难怪马贤青发怒,此时此刻的张横与马萍儿,两人的姿势实在是暧昧之极。

    张横整个人伏在马萍儿身上,因为要渡巫力真元,所以正嘴对着嘴吹气。

    在马贤青看来,这完全就是张横趁着他女儿沉睡,没有知觉,在占她的便宜,在猥亵她。

    尤其是刚才张横给马萍儿身上用柳针刺血符,睡袍被撩起,衣衫现在看起来有些凌乱。再加上旁边丢满了一根根折断了的针状物,怎么看都象是张横对马萍儿做了什么不轨之事。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马贤青愤怒之极?

    马贤青刚才在楼下,听自己老婆说张横在陪女儿,还在给女儿讲他们一起读书时的趣事,他心中也感动了一下,以为张横还是挺有良心的,能记得他这个成了植物人的女儿。

    所以,他也不想上来打扰张横,希望张横多呆一会,也许真的因为他给女儿讲过去读书时的趣事,让女儿有所触动,从而能产生奇迹。

    不过,张横这次在楼上呆的时间确实是有些长了,马贤青夫妻耐着性子等了老半天,也没见张横下来。

    夫妻两人心中有些奇怪了,感觉张横就算给女儿说趣事,也不可能说这么长时间。

    那么,他在女儿房间里干什么呢?

    心中有些狐疑,马贤青终于忍不住了,这才上来看看。

    那知,推开房门,就看到张横趴在女儿身上,正在亲吻女儿。

    马贤青那里还忍得住,顿时火冒三丈,怒喝着向张横冲了过来。

    “呃!马叔叔,我,我……”

    张横浑身一震,陡地回过了神来,不由脸涨得通红,一时间我我我的不知该我什么了。

    张横也是没有想到,马贤青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进入房来,还好死不活地看到了自己与马萍儿那亲昵的行为。

    现在自己就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这可是被人家老爹当场捉奸了!

    不过,就算是无法说清楚,张横却也必需解释,他我我我的我了半天,终于我出了个所以然:“马叔叔,我这是在给萍儿治病!”

    “操你娘的治病,你当我马贤青是三岁儿童啊!”

    马贤青是更加的怒不可歇,已是暴跳如雷,一张脸都因极度的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小子,我打死你!”

    说话声中,已是挥起了拳头,朝着张横没头没脸地打了过来。

    “啊!老马,不要!”

    这个时候,刘素英也冲进了房来,她却是被房里这副混乱的情形给吓了一跳。

    她并不知道房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更不清楚马贤青怎么好好的上来,就发了这样大的火,现在更是要奏张横。

    这到底是哪跟哪啊?

    所以,她连忙惊叫着上前来拉马贤青:“老马,有话好说,你不要吓着阿横。”

    “滚开,你这死婆娘,竟然让这样的禽兽留在萍儿的房里,气死我了。”

    马贤青此刻已是完全处于暴走的状态,见老婆来拉自己,更加的狂怒不以:“今天我不打死这畜生,我就不性马!”

    “呃,禽兽?”

    刘素英浑身一震,脸色刹那变得煞白一片,她陡然也意识到了什么,神情却是变得难以喻意的悲愤起来:“阿横,你,你,你对萍儿做了什么?”

    “刘姨,我刚才真的是在给萍儿治病!”

    张横现在只有苦笑的份,一边拼命地躲闪马贤青的追打,一边向刘素英解释道:“我已把她治好了。”

    “你把萍儿治好了?”

    这回连刘素英都有些生气了。

    要知道,马萍儿成为植物人半年,一直卧床不醒,还真没有人敢说能把她的病给治好,让她苏醒过来。

    就算是国内国际上的那些医学权威也是不敢这样说的。

    但是,现在的张横,竟然就敢这么信口雌黄地说治好了女儿的病,这样的话,相信才是见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