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萍儿苏醒了
    不仅如此,刘素英自然知道张横的情况。

    张横虽然也是从小跟他父亲张远山学过中医,但是,他学的也就是点半吊子的功夫,平时都很少给人看病,怎么就能给女儿这个植物人治病?

    所以,刘素英以为这完全是张横在信口开河,在掩盖什么事实,是在欺骗他们夫妻。

    她此刻也有些明白了,看来张横这小子确实是对女儿做了什么,正好被自己的老公看到了,这才会让老马如此的暴怒。

    “打死你,打死你这畜生!”

    马贤青咆哮着,不顾一切地就扑向了张横。

    房里空间本就不大,三个人在屋里已是显得非常的拥挤,马贤青这一发彪,张横还真无路可逃。

    眼看马贤青就要扑到张横身上,把他扑倒,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微弱的声音传来:“爹,娘,你们干什么?”

    “呃!萍儿?”

    马贤青和刘素英浑身剧震,马贤青正挥拳砸向张横的身形,也刹那僵在了当场。

    下一刻,两人陡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转头望向了马萍儿所在的床,不约而同地叫了出来:“萍儿!”

    不错,刚才那声微弱的声音,两人实在是太熟悉了,那不是女儿萍儿的声音还会是谁?

    两人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转过头来,两人身体再次剧震,神情也刹那变得惊喜若狂。

    此时此刻,躺在床上的马萍儿,竟然真的有了反应,她正睁着迷茫的双眼,望着屋里的几人,满脸的疑惑。

    女儿竟然真的醒了!

    “萍儿!”

    刹那的愣怔,马贤青和刘素英猛地冲向了床边,一下子扑到了女儿的身上。

    两人一手一个,死死地抓住了马萍儿的手,声音哽咽,老泪纵横:“你真的醒了,你真的醒了,萍儿,我的宝贝萍儿!”

    “爹,娘,你们这是怎么了?”

    马萍儿确实是苏醒了过来,不过,她此刻还有些迷糊,对眼前自己父母竟然如此的喜极而泣感觉茫然。

    “萍儿,萍儿,你难道难道不知道吗?你病了半年了,在床上躺了半年了。”

    刘素英连忙向女儿解说起来,双手握着女儿的手,贴在脸上,生怕自己一放手,女儿又会睡去,一边说着,一边眼泪哗哗哗地直流:“你知道吗,这半年来,娘天天都在叫你,萍儿,萍儿!”

    刘素英说着,已是泣不成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女儿的突然醒来,已让她惊喜若狂。

    “萍儿,醒来就好,你醒来就好!”

    马贤青喃喃着,完全没有了一向的村支书威严,眼眸里擎满了泪水,喜难自胜。

    “爹,娘!”

    马萍儿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悲喜交加的神情,显然她也开始记忆起她昏迷前的一些事了。

    陡地,她猛地扑入了母亲的怀里,痛哭起来:“娘,爹,我让你们担心了,娘,爹……”

    “萍儿!”

    刘素英紧紧地抱着女儿,嘴里喊着女儿的名字,有些语无伦次。

    “萍儿!”

    马贤青一把拥住了母女两人,声音哽咽着不知说什么才好。

    一时间,屋里都是三人含糊不清的哭叫声,场面感人之极。

    望着床边马家三人相拥而泣的情形,张横的眼眸也湿润了,心中却是为马萍儿高兴。

    马萍儿的苏醒,总算是解了张横刚才被马贤青误会是猥亵的尴尬。

    好半天,马家三人总算有所平静了下来,马贤青和刘素英这才想到了屋里还有个张横,两人转过了身来,眼神怪异地望向了他。

    此时此刻,两人都意识到了刚才张横所说的那句话,心中是又惊又疑:难道真的是眼前的张横救醒了女儿吗?

    但是,这怎么可能?成了植物人昏睡半年的女儿,怎么就能被张横救醒?他到底是怎么救醒女儿的?

    无数疑问在心中如同煮沸了的米粥一样汩汩地冒着泡,两人望着张横,神情怪异之极。

    “张横,刚才是你吗?”

    这个时候,马萍儿的目光也望向了张横,一张俏脸上浮起了一抹难以喻意的娇羞。

    刚才马萍儿虽然一直处于昏迷中。

    但是,当张横在她小腹上刺出血符时,她的人魂归位,虽然那时人仍然未醒,但意识已是有所感知。

    因此,之后张横对她所做的一切,她其实已是隐隐约约的有所感觉。

    回想到刚才那如梦如幻的感觉中,唇齿间传来的那缕温暖有力的热度,似乎口鼻中还留着一股男子特有的气息,马萍儿的一张脸已是如火一样在烧,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是的,萍儿,对不起,刚才没有经你的同意,就给你治疗了。”

    张横微微一笑,朝马萍儿点点头。

    “阿!”

    马萍儿更加的娇羞难忍,不禁连忙又把头埋在了母亲的怀里,那里还敢再看张横一眼。

    “果真是张横救了女儿!”

    马贤青和刘素英互望一眼,眼神里都露出了惊诧的神色,心里不禁暗自狐疑。

    “阿横,谢谢你,谢谢你救了萍儿!”

    刘素英首先反应了过来,望着张横,满脸的感激。

    “嗯,阿横,刚才马叔叔可能真的误会你了。”

    马贤青又恢复了他那一脸的俨然,朝张横点了点头,很是难得的说出了一句抱歉的话,目光却是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你说说,你是怎么把萍儿唤醒的?”

    “是啊,是啊!阿横,想不到你比你父亲都厉害,竟然有这样高明的医术,把我家萍儿给治好了。”

    刘素英满脸的赞叹:“你快说说,你是怎么唤醒我家萍儿的?”

    对于张横能唤醒成为植物人半年的女儿,马贤青夫妻实在是充满了好奇,所以,此刻把心中的疑问直接问了出来。

    “其实萍儿之所以会这样,还有其他原因。”

    张横微微一笑,神情变得肃然起来:“而我之所以能唤醒萍儿,也不是从我父亲那儿学的医术。”

    “还有其他原因?”

    这回让马贤青夫妻更加的惊讶了:“你不是跟你父亲学的医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