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绷斗局
    天巫之眼一启,眼瞳里顿时浮现出了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山下的白马山村,一团团散乱的光氲映入了眼瞳里。

    张横自然知道,这些光氲就是各种不同的地气散发出的色彩。

    按天巫传承的理论,万物有灵。

    不仅是每一个人因为气运的不同,会散发出不同的光氲。而且,当日在药材市场中,看到的各种药材,也因为所蕴含的灵气不同,会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

    当然,地气也一样。因为所在风水格局的好坏,从而也会散发出不同的光彩。

    此刻,下面村落中一团团的光氲,就是村中各家所在的地气散发出的。

    只是,让张横无比诧异的是:朝家别墅所在的那片地方,一团氲氲的华彩缭绕旋舞,光彩夺目,比村中其他地方所散发的光氲,炫目了无数倍。

    在朝家别墅光氲的掩映下,整个白马山村其他地方,变得一片黯然,仿佛整座白马山村的地气,都汇聚到了朝家一样。

    张横自然知道,在天巫传承关于地气的描述中,地气风水格局越佳,所散发的光氲越炫丽。

    这也就是说,朝家所在的那个地方,果然是汇聚了整个白马山村村落的地气,否则,他家的别墅所在的地方,也不会散发出如此炫目的光彩,几乎遮掩了全村其他地方的光氲。

    “可是,这怎么可能?”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心中有些震动:“以白马山村整个村落的格局,绝不会地气凝聚到一处地方,应该是整个村落都是受益的。但是,现在自己看到的,明明是朝家汇聚了整个村落的风水地气。”

    “以朝家的抽屉格风水局,也不可能把全村的地气汇聚过来。”

    张横的眉头凝成了一个大大的结:“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朝家的别墅风水,真的另外还隐藏着什么玄机?”

    心中疑惑重重,张横再次细细观察起了朝家别墅的情形。

    朝家别墅建在斜坡上,下面是架空层形成的一个地下车库。斜坡后是一座小山丘,山丘并不高,比朝家三层楼的别墅高出四五米左右。

    再看两边,别墅的围墙沿着斜坡的斜度,向两边逐渐降低,形成了两道看起来象扶手的两堵墙。

    “这是?”

    望着朝家别墅,看着它两边围墙以及后面山丘形成的奇异形状,张横的心中陡地一突,眼眸也猛地亮了起来:“这是……绷斗之局,朝家看来是曾请过风水大师为他们的别墅布置过风水啊!”

    “绷斗”是张横所在地方的土话,就是人们扫垃圾时,用来装垃圾的器物,一般书面语叫……簸箕!

    绷斗底平坦,后面高,两边倾斜,直到于出口齐平,便于扫地时扫帚把垃圾扫入绷斗中。

    朝家的别墅形状,就如同是一只庞大的绷斗,放在村落中央,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无法看出来。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风水局中的绷斗局!”

    张横的眉毛剧烈地跳了起来:“怪不得朝家能汇聚全村地气,原来他家的别墅,不仅是暗藏抽屉格,还有这个绷斗局。”

    天巫风水有云:人间敞开一绷斗,金银财富收不够,人间若有铁绷斗,大富大贵不用愁。

    意思是说,风水局中的绷斗局,乃是聚气凝财之贵格,能布置出一个绷斗局,那么,此家人家必然大富大贵。

    “嘿嘿,怪不得朝百万这家伙吝啬抠门,为人小气阴狠。也怪不得他家小儿子会是个傻儿子。”

    微微沉吟着,张横的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色:“原来他家的风水局竟是绷斗局,这都是受了宅地气运的影响啊!”

    绷斗局虽然聚财,但却也有一些不良的破败之处。

    因为,在天巫传承关于绷斗风水局的解释中,后面还有两句话:一入绷斗局,沾染三分污,子孙纵然富,难免门后哭。

    意思是说,绷斗局虽然聚财,但对子孙却有意想不到的祸害。

    而且,住在绷斗局中,性格受地气的影响也非常大。

    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话:桐油绷斗,滴水不漏。

    本来,绷斗一般都是竹制的,装不了水。但是,有的绷斗却是涂上了桐油,就如同是铁绷斗一样,即使是装了水,也是不会漏出来。

    这句俗话其实是用来形容为人吝啬小气,一点小亏都不肯吃的家伙。

    但是,这正是绷斗局的写照。

    意思是说,居住在绷斗局房屋里的人,受宅地气运影响,性格会变的无比的吝啬小气,心胸也会变得十分的狭窄,斤斤计较。

    这主要也是因为绷斗的作用造成的。

    不是吗?绷斗是盛垃圾之用,虽然可以收集万物,主聚财,但是,它毕竟也是受垃圾污染,有藏污纳垢之嫌。

    因此,居住在绷斗局中的主人,必然心理会受其影响,性格上会有极大的缺陷。

    不仅如此,绷斗装的是垃圾,虽然形成的风水局能给主人带来财富,但垃圾终有污秽之物,必然会对居住在其中的人造成不良的后果。

    这也正是朝家小儿子朝平安会是个傻子的原因所在。

    有得必有失,朝家出了个傻儿子,应该算是他家夺取全村人地脉气运的惩罚,老天还是公平地。

    张横心中暗自寻思,脸上的表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他虽然不知道,当年给朝家看风水,布置这个绷斗局的风水阴阳师,是不是与朝家明说了这样的后果。

    但是,朝家如今家里的状况,完全应证了他家的风水局,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让张横心中还是非常感慨的。

    正心中沉吟,这个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沙沙沙的异响声,同时,西西索索的细碎怪响响成了一片,似乎那边的拘灵阵中有了什么变化。

    张横一惊,连忙收敛心神,转身望向了杨树林中的那片地方。

    然而,一望之下,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凝,脸上也现出了惊疑之色:“这是?”

    不错,此时此刻,在那朱砂划出的大圆圈外,确实是出现了异常,一只怪异的小动物,正蹦蹦跳跳地向这边行来。

    随着那东西的出现,原本聚集在拘灵阵外的那些毒虫毒物,顿时惊惶起来,纷纷向四边避让,仿佛是遇到了可怕的玩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