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苏幕遮
    白虎开口恶煞,其意就是白虎开口,虎有伤人意。

    张横的这个囚笼符,正是要囚禁伤人之虎。

    虎在笼中,自然没有能力伤人了。

    当然,囚笼符的厉害并不在于此,而是在于一旦囚笼符发挥作用,那么,百日之内,受此符影响的对手,必然会有牢狱之灾。

    朝百万家害得张横的父亲残了双腿,又害得他这么多年病魔缠身,这回更是要逼迫妹子嫁给他的傻儿子。

    可以说张家这些年的败落,全是拜朝家所赐。朝家与张家已是水火不溶,张横自然不会对朝家留情,这才会布置这个囚笼符。

    张横相信,朝百万这么多年横行村里,积累下近千万的家产,如果这家伙背地里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那是杀了张横都不信。

    所以,自己刻画囚笼符,只不过是摧发了这家伙曾做过的孽,让他早日品尝自己种下的恶果。

    当张横走到朝家地下车库附近的时候,他刻画的大刑囚笼符也基本完成。

    “叱!”

    张横低喝一声,双足陡地一顿。

    嗡!

    空间猛然荡起了层层涟漪,地面上洒下的那点点碧眼蟾蜍鲜血,突然浮突出来,在张横脚下绘成了一幅诡异的图案。

    怦!

    地面微震,一圈圈奇异的波动刹那弥漫开来,形成了一个虚幻的牢笼浮影,猛地笼罩向了朝家别墅。

    轰隆隆!

    朝家别墅猛然剧震,仿佛是突然产生了地动,整个别墅所在的斜坡都摇晃了几下。

    “啊!难道地震了?”

    朝柏林和他老婆叶翠花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剧烈的摇晃给惊醒。两人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连衣服都没穿就跑出了房来。

    幸好,那阵震动也只是刹那,之后并没有继续,这才让两人松了口气。

    望望外面的天空,远处的天际已现出了一丝鱼肚白,朝柏林夫妻那里还有睡意。

    “老朝,今天要对付姓张的那个小畜生,人手都叫好了吗?”

    叶翠花一张满是肥肉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狠色,不禁咬牙切齿地道。

    昨天被张横当着那么多人退婚,还被张横一脚踢死家里的大狼狗镇摄住,叶翠花认为这是受到了她自出生以来最大的羞辱。

    说实话,以前在村里,别说有人敢当她的面骂她,违背她的意愿,甚至是连敢与她当面吵嘴的人都没有一个。

    在白马山村里,谁不是见了她这只母夜叉就得陪笑脸啊!

    可是,昨天却被张家的那个小畜生狠狠地折了面子,这无疑是打了她的脸。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叶翠花对张横恨得牙痒痒?

    “老婆,我怎么感觉有些心惊肉跳的,好象有什么不对劲啊!”

    朝柏林却是一反常态,有些心神不宁,不由皱着眉头对叶翠花道。

    自刚才突然被那阵不明所以的震动惊醒,朝柏林心头象是笼罩了一层阴云一样,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这是他从来都没有的感觉,却让他似是预感到了什么,心中很是不安。

    “啊呀呀,你这老不死的,看来你是活得越来越胆小了啊!”

    叶翠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双手一叉腰就要发彪。

    “好啦好啦!”

    见自家的母老虎又要发脾气,朝柏林很是无奈,连忙摆手道:“不说了,不说了,我这就摧他们一下,叫他们马上过来。”

    朝柏林号称朝扒皮,在村里人人怕他。但是,他却是个妻管炎,只要他老婆喉咙一响,他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地。

    张家的人今天也都起的很早,当张横回到屋里不久,父母和妹子也都起来了。

    偷偷地用天巫之眼瞄了一下家里的几个人,张横心中不禁暗喜。

    原本笼罩在父亲头顶那团宅地气运中的黑气,现在正在逐渐变淡,父亲的精神,也比昨天更好了些。

    这也就是说,自己镇在朝家那边的囚笼符已开始产生作用了,自家的宅地气运的冲煞,正在慢慢消除。

    再看妹子,她原本脸上的面相有一层阴晦之气,现在也变得清爽干净。这自然也是意味着,朝家白虎开口恶煞对她的影响,已消于无形。

    这自然是让张横很是欣慰。

    吃过早饭,张横与父母说了一声,便往马家走去。

    张横可没忘了,今天还要化解马家的阳刃凶煞。

    马家人今天也起的很早,几个人早就吃过早饭等在了屋里,一见张横到来,都是非常的高兴。

    “阿横你来啦!”

    刘素英热情地拉住了张横的手,就往屋里让去。

    马贤青难得地朝张横点点头,脸上也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阿横!”

    马萍儿轻轻地唤了张横一声,俏脸仍是难掩一抹娇羞。

    昨天一晚上,马萍儿就没有睡好,每每想到小腹上的痕迹,她的一颗芳心就突突突的跳的厉害。

    说实话,长这么大,马萍儿还真没有与任何男子有过不同寻常的接触,更不要说自己身体的**部位了。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子,却曾在自己小腹上做了些什么。虽然那是为了给自己治病,但这却也是她第一次被男子如此亲蜜的碰触。

    所以,再次看到张横,马萍儿的心中满满的都是异样。

    “马叔叔,刘姨!”

    张横与马贤青夫妻打了招呼,目光转向了马萍儿,脸上露出了很欣慰的笑意:“萍儿,你今天的气色很好,再调养几天,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马萍儿昏睡半年,虽然有刘素英的细心照料,但身体其实也出现了很多的后遗症,整个人的气色更是非常的糟糕。

    不过,今天早上张横用囚笼符镇住了朝家的住宅,其实对马萍儿也是有好处的。

    囚笼符镇的是朝家整个住宅的地气,对阳刃煞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只是,阳刃煞是以反射的阳光为冲煞,囚笼符虽然有一定的效果,但要完全化解,却还不可能。毕竟,阳光仍是可以透过囚笼折射到外面。

    因此,张横还是必须在马家再施点手段。

    当下,张横进入了马萍儿的房里,在朝向东边的那个窗户上动作了起来。

    他这次要在马家刻画一个叫……苏幕遮的巫符,而且是刻在窗帘上,目的就是为了化解朝家的阳刃煞。

    之所以要把符刻在窗帘上,这自然是有讲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