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坏得流脓
    “娘,你还说,我现在这么难看,象个丑八怪一样,怎么出去见人啊!”

    马萍儿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眼中也一下子流出了眼泪。

    “啊呀,谁说我家萍儿是丑八怪,我家萍儿最漂亮啦!”

    刘素英连忙安慰,心中却也是一阵揪紧:“你现在只是暂时的,只要调养好了,就会象以前一样漂亮。”

    说实话,马萍儿昏睡半年,身上确实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尤其是长期服用激素,让她原本苗条的身材,变得有些雍肿,甚至她那双美丽的双眼皮大眼睛,现在也肿得象是核桃一样,确实是非常的难看。

    怪不得她说自己象丑八怪,见不得人了。

    想到女儿以前那清纯秀丽的容貌,再看看她如今雍肿的身形,刘素英不禁也是一阵酸楚。

    她自然知道,许多服用过激素的人,因为身体机能的变化,身材很难改变过来。

    要是女儿今后真的成了这副模样,这对女儿的打击该是如何的大?

    心中虽然不安,但她却还不得不安慰女儿,一边说着,一边转向了张横:“阿横,你说是吧?萍儿一定能恢复的象以前一样漂亮的。”

    “是的!”

    张横肯定地点点头,脸上露出了鼓励的微笑:“萍儿,你放心,你肯定可以恢复到象以前一样,过几天我配制几服药给你。”

    “真的?”

    马萍儿娇躯一震,神情顿时变得惊喜莫名。

    “当然是真的,我可从来不说谎。”

    张横用力地点点头,一脸的肃然。

    “谢谢阿横你了!”

    马萍儿抹抹眼泪,喜极而泣,而一抹难以抑制的娇羞,也浮上了她的脸腮。

    望望女儿娇羞难忍的神情,再看看张横欣然的笑意,刘素英和马贤青互望一眼,眸中都闪过了一丝异样。

    两人都是过来人,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女儿对张横很有些不同寻常,这让两人心里不禁都是咯噔一下。

    “哥哥,哥哥,不好啦!”

    突然,屋外传来了一个女子焦急的叫喊声:“朝百万带人要推平我们家的药圃。”

    “什么?”

    张横浑身一震,神情刹那变得惊怒交加。他那里还会迟疑,立刻从马家跑了出来。

    外面叫喊的声音正是妹妹张秀丽。

    此时此刻,张秀丽满头大汗,一脸的惊惶,站在马家院子里,急急地叫喊着哥哥,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

    “阿秀,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横一把拉住了妹妹。

    “哥哥,不好了!”

    张秀丽哭喊着道:“朝百万叫人开着推土机,冲到了我们的药圃,要把我们的药圃推平。是大牛哥过来告诉我们的,爹和娘听到消息赶过去了,他们让我来告诉你。”

    “好个朝扒皮!”

    张横的眉毛剧烈地跳了起来,不由恨得牙痒痒:“阿秀,别急,这事就交给我。”

    说着,也不待张秀丽有所反应,身形一闪,已是朝着自家的药圃奔了过去。

    张横家的药圃就在村口不远处,离张横家也就上百米路。

    此刻,药圃的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村里所有听到消息的,都赶了过来,把这地方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推,给我全部推平了,这块地方老子已跟村里打过招呼了,要做为停车场用。”

    药圃的田埂上,朝柏林挺着个啤酒肚,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朝身周大声喝道:“妈的,老子今天倒要看看,有谁敢阻拦。”

    “推,推平了!”

    一阵哟喝声传来,站在朝柏林身后的十几个大汉,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地怒吼着,每个人的手里,还拿着钢管铁棍等物,人人凶悍之极。

    突突突突!

    在众人的身后,一辆推土机马达轰鸣,已摆出了一副要冲入药圃的架势。

    “不要,不要毁了我家的药圃!”

    朝柏林等人的前面,何大牛和李凤仙两人,推着一辆轮椅,轮椅上正坐着张远山。

    三人孤零零地被面前一众大汉围着,神情惊怒交加。李凤仙却是不断地在竭力争辩着:“朝百万,我们钱也还你了,你不能毁了我们的药圃,我们今后全得靠它活命。”

    “嘿嘿,老残废他婆娘,你这话跟老子说没用。”

    朝柏林一脸的冷笑,伸出一根戴着宝石戒指的粗短手指,几乎指到了李凤仙的鼻子上:“反正老子跟村里说好了,这块地方我要建停车场,今天老子就是要把这里给推平。”

    说着,朝柏林一挥手,再次喝道:“上,给老子把这几个家伙给我拉开去,把这里给推平了。”

    “兄弟们,上!”

    一众大汉中,领头的是个身材无比魁梧的男子,年纪在三十岁上下,左耳边有一道长有十厘米,形如蜈蚣的刀疤,样貌凶狠之极。

    他正是朝百万手下的头号打手龙老二,人称刀疤老聋,又有一个外号叫坏得流脓。

    这家伙原本就是白马山村中的一个地痞流氓,早年因抢劫偷盗以及强奸妇女被牢教。出来后就跟着朝百万做事,如今成了朝百万手下一条最忠实的走狗。

    因为龙老二早年与人斗殴时左耳被砍了一刀,不但留下了那道狰狞的刀疤,而且还聋了一只耳朵。

    所以,他被人称为老聋。

    更因为龙老二做事心狠手辣,这些年朝百万在村里强行霸占村民的好地,几乎都是他出面做的恶。

    因此,村里人是人人怕他,背地里都叫他坏得流脓老聋子。

    此刻,龙老二手里拿着一根钢管,叫嚣着就带着一众手下,朝前逼来。

    看他的样子,这是准备对何大牛和李凤仙以及张远山用强了。

    “龙老二,别人怕你,我何大牛可不怕你。”

    何大牛手里拿着一把锄头,朝着逼过来的龙老二厉声喝道。

    “嘿嘿,你就是那个瞎婆子的儿子何大牛吧?”

    龙老二斜瞄了何大牛一眼,满脸的不屑:“想不到你还挺有骨气的,那今天就让我龙老二称称你有几斤几两。”

    何大牛的母亲有眼疾,因此,龙老二才会叫他瞎婆子的儿子,这是对何大牛母亲屈辱的叫法。

    说着,龙老二手一挥,再次喝道:“兄弟,上,谁敢阻拦,就给我把他的腿给打断了。”

    “上!兄弟们!”

    后面的一众大汉怒吼,蜂拥着向前冲来。

    眼看一场群殴就要开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嘶哑的厉喝传来:“你们这些畜生,今天谁敢进我这药圃,那就踏着我的尸体过去,我跟你们拼了。”

    说话的正是张远山,此刻,他一手扶着轮椅,一手已从背后拿起了一把柴刀,满脸的绝决。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