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拼命
    “啊!”

    张远山突然拿出了柴刀,顿时把四周看热闹的人都给吓得惊呼起来,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一向待人和善的赤脚医生,竟然敢拿刀与人拼命。

    “唉,狗急了也要跳墙,张医生这回是真的被逼急了,作孽啊!”

    “谁说不是,这药圃是张家的命根子,要是没了这药圃,张医生一个残腿的,以后靠什么吃呀?”

    “是啊,是啊,我们村里人有个头痛脑热的,也全靠张医生给治,他的这个药圃,也是我们村里人看病的药,要是这药圃没了,以后谁给我们治病?”

    “唉,说来都是张医生那个儿子张横太不懂事了,什么人不好惹,竟然去招惹朝家,明明都要与朝家结亲了,今后有好日子过。现在却好了,弄成这副样子,既知如今,何必当初啊!”

    四周议论声四起,许多人都是非常的同情,也是惋惜。

    但是,这些村民却尽皆畏惧朝家的淫威,还真没有一个人敢出面帮张家几人的。

    “嘿嘿,死残废的,敢拿刀吓老子,你还真当老子是被吓大的吗?”

    龙老二和他的一众手下,也被张远山拿着柴刀要拼命的架势给吓了一跳。

    不过,刹那的愣怔,龙老二陡地反应了过来,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的神色,手中钢管一挥,厉声喝道:“妈的,今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死残废。”

    说话间,龙老二陡地踏步,向前冲来。

    “龙老二,你这畜生,你想干什么?”

    何大牛大急,一横手中的锄头,就想来拦他。

    但是,他的身形刚动,旁边已有四五名大汉冲了过来,其中一人趁他不备,从背后猛地把他拦腰抱住。

    顿时,四五个人一起扑上,把何大牛扑倒在了地上。

    何大牛急得怒吼狂叫,拼命地挣扎。

    但纵是他使出了吃奶的力,也休想从四五名大汉的扑打中脱出身来。

    “啊,你想干什么?”

    李凤仙脸色煞白,死死地护在张远山面前,想阻止龙老二的逼近。

    然而,两名大汉已不由分说,一边一个,就扯住了她的两条胳膊,把她给拉了开去。

    “不要啊,不要啊,你们这些畜生!”

    李凤仙凄厉地尖叫着,人却已被两名大汉硬生生地拖着拉到了一边。

    “嘿嘿,死残废的老家伙,给老子滚一边去!”

    龙老二满脸的狞笑,一步步地逼向了坐在轮椅上的张远山,手一伸,就准备把张远山坐的那把轮椅掀翻……

    “去死,畜生!”

    突然,张远山一声厉喝,眼眸里已浮现出了一根根的血丝,持着柴刀的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

    他猛然双手一撑轮椅,整个人竟然就这么从轮椅上跃了起来。

    与此同时,持着柴刀的右手,呼地一下高高抡起,就朝着龙老二劈了过来。

    张远山这回是真的准备拼命,这一刀带着呜呜的风声,手下丝毫没有留情。

    “妈的,死残废!”

    龙老二做梦都没想到,眼前的张远山竟然真的敢拿刀砍人,措不及防之下,手臂几乎就被砍中。

    幸好,这家伙也是练过几年的,在千钧一发之际,总算及时避了开去。

    嗤啦!

    柴刀划过一道雪亮的光弧,划过龙老二的手臂,却嗤地一下划破了他的那条裤子。

    “妈的,死残废,去死!”

    低头瞄瞄被划破的裤子,龙老二一张脸都扭曲了,眼眸中也陡地暴闪出了一道凶残的光芒。

    他那里还会留情,猛然一探手,死死地叩住了张远山持刀的右手手腕,顺手一拉,狠狠地把张远山给提了起来。

    张远山原本就因为双腿不便,在从轮椅上跃起砍人的时候,下盘不稳,整个人已歪倒在了一边,仅靠另一只手支撑全身。

    此刻被龙老二一拉,整个人顿时被拖倒在了地上,那把轮椅也一下子翻转了过来。

    “死残废的,叫你砍老子,老子打死你!”

    龙老二怒喝,手中的钢管已是陡地举了起来,朝着张远山的脑门砸了下去。

    这家伙是手上沾过血的,还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面对残了两条腿的张远山,丝毫没有怜悯之心,就准备这么给张远山脑门开花。

    “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不禁尖叫出声,许多胆小的人甚至都闭上了眼睛,不愿看接下来血腥的一幕。

    眼看张远山就要惨遭毒打,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厉喝响起:“畜生,去死!”

    怦!

    厉喝声中,一个人影已急窜而入,朝着龙老二飞扑了过去。

    “啊!”

    龙老二陡地发出了一声惨号,整个人如同烂麻袋一样飞了起来,向后直飞了出去。

    身在半空,口中已是喷出了一口鲜血,手中的那根钢管,更是咣当一声,摔出了老远。

    “妈呀!”

    这一情形顿时把四周的人给惊呆了,人人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向场中望去。

    此时此刻,场中已多了一个人,一脸的凛然,神情愤怒之极。

    这人除了张横之外,还会是谁?

    刚才,就在龙老二要对张远山下手的时候,张横刚好赶到。

    看到那一幕情形,张横几欲心胆俱裂,那里还会迟疑,一记蛤蟆腿就踹了出去,顿时把龙老二直接给踹得飞了起来。

    “爹,您没事吧!”

    张横扶起了父亲,悲愤欲绝。

    他做梦都想不到,朝百万手下的龙老二竟然如此的狠辣,连父亲这样的残疾人都不放过,竟然下如此的重手。

    “我没事,快帮你娘和大牛。”

    张远山嘶哑地喊着,挣扎着手指指向了旁边。

    “好,爹,你放心!”

    张横把轮椅扶正,让父亲重新坐到了上面。

    下一刻,张横身形一闪,已是冲向了那边正拉着母亲李凤仙的两名大汉。

    “啊!”

    两声凄厉的惨号,那两个家伙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胸口已挨了一记重击,身形直飞了出去,卟通一下摔在田埂里,再也爬不起来了。

    紧接着,四周又是响起了一连串的哭爹喊娘声,原本正围攻何大牛的四五名大汉,也同样遭到了悲惨的下场,被张横一腿一个,踹得飞了出去。

    只是刹那,原本混乱一片的场中,陡地变得一片诡异的寂静,所有人都被张横这强悍的出手给震摄了。

    刷!

    无数人的目光望向了张横,人人神情怪异,个个目光骇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