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无法无天
    “抓起来?”

    马贤青皱了皱眉头,神情不由变得古怪无比。

    直到此刻,他总算是看清了场中的情形,好象事情不似他想象的那样,根本不是张家的人吃了亏,而是朝百万那边的人被人痛奏了。

    不是吗?那七八个横七竖八地躺倒在田地里正哼着杀猪调的大汉,不是朝百万的手下又会是谁?

    不仅如此,看朝百万那惊恐的神色,正一步步被张横逼着倒退,他那些剩余的手下,一个个惊惶地躲在人群后,更是说明了一个问题:这次吃憋的是朝百万这方,而不是张横这边。

    明白了眼前的状况,马贤青心中咯噔一下,望向张横的眼神再次变得无比的异样。

    马贤青自然也是知道昨天的事,本以为张横一脚踢死朝家的大狼狗,这可能是有些夸大。

    但是,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张横以一人之力,竟然震摄住了朝百万带来的十多名大汉,这足以证明张横确实是有过人之处。

    再想到张横在自家的表现,现在的马贤青看张横完全不同了。

    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似乎与以前真的完全不一样了,好象变了个人似的,让马贤青都感觉有些看不透。

    “马书记,张家的这个小畜生把我的人给打了,这小畜生实在是无法无天,你快把他抓起来啊!”

    见那边的马贤青发愣,朝柏林有些急了,不由再次摧促道。

    “无法无天?”

    马贤青总算回过了神,目光冷冷地望向了朝柏林,冷哼一声:“我看你朝柏林才是无法无天。”

    “呃!”

    朝柏林浑身一震,满身的肥肉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原本兴奋无比的神情,也猛地僵在了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做梦也没想到,马贤青竟然会对他是这样的态度。

    感觉上,今天的马贤青,象是换了个人似的,没有了以往的那份友善,望向他朝柏林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恨。

    朝柏林心中一震,一时却怎么也猜不透马贤青的意思,更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样大的转变。

    “马书记,你开什么玩笑啊!”

    朝柏林自嘲地笑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

    “开玩笑?谁跟你开玩笑?”

    马贤青一脸的严肃,神情中却现出了一抹毫不掩饰的怨恨:“朝柏林,谁给你的权力,竟然敢破坏村民的田地,你这是想造反吗?”

    “啊!”

    朝柏林浑身剧震,他就算是傻瓜,这回也感觉到情形不对劲了。

    眼前的马贤青,这完全是站在张家那一边,他的那翻话,根本是在针对他朝柏林。

    但是,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朝柏林真的有些蒙了,脸色变得震惊无比。

    他与马贤青的关系一直不错,双方平时也常有往来,过年过节的礼更是没有少送。甚至平日里两人私下是以兄弟相称的。

    上回马贤青家造小洋楼,半年前马家女儿出事,朝柏林都送了不少的钱。

    前几天为了逼迫张家,朝柏林也曾跟马贤青通过气,说是要在张家这片药圃的地方,修一个停车场。

    当时的马贤青虽然心里也知道这是朝百万对张家的逼迫,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但是,朝柏林做梦都想不到,今天马贤青突然会当众翻脸,指责他这是破坏村民的田地,是无法无天。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朝柏林心中震憾无比。

    要知道,现在毕竟不是旧社会了,虽然他朝柏林有钱有势,是白马山村的一霸。

    可是,许多事情,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尤其是关系到土地的事,那是必须经过村里头头的同意。否则,事情要是真的闹大了,他朝柏林也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正是因为有马贤青的支持,他朝柏林今天才敢明目张胆来毁张家的药圃。

    然而,事情现在却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一直支持他的马贤青突然翻脸,这完全把朝柏林给惊呆了。

    朝柏林却那里知道,现在的马贤青已是把他恨之入骨。

    想到自己女儿成为植物人,在床上昏睡半年,全是拜朝家所赐。马贤青就恨不得给朝柏林掴上几个大耳刮子。

    所以,他现在那会给朝柏林好脸色看,自然也不会顾及两人以前的那一点点交情了。

    “呃,我的天!”

    四周围观的人们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听到马贤青喝叱朝柏林的人们,个个震惊,人人惊骇。

    在场的都是白马山村的村民,自然都清楚马书记平时与朝柏林关系非常的密切。

    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今天的马贤青马书记,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帮朝柏林反尔站在张家这一边。

    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

    无数人的目光怪异地望望马贤青,又看看朝柏林,最后落到张横身上。一时间,场中惊愕声响成一片,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诡异。

    由于昨天马萍儿苏醒后,马家的阳刃凶煞还没有被化解。为了怕马萍儿的情况会有反复。所以,当时的张横叮嘱马家不要把马萍儿苏醒的事宣扬出去。

    马家几人当时已是完全信服了张横,也生怕马萍儿的情况再有所变化。因此,他们确实对所有人隐瞒了马萍儿苏醒的事。

    直到现在,村里人还不知道马家的女儿已被张横救醒,更不清楚马家女儿当日成为植物人与朝家的玻璃房温室冲煞有关。自然也就不会明白现在马贤青态度的变化。

    “马书记,这事你上回不是答应的吗?”

    刹那的愣怔,朝柏林总算回过了神来,讷讷地道:“所以,这次我才过来平整这片地方。”

    “闭嘴,谁说我同意了。”

    还没等朝柏林把后面的话说完,马贤青已是厉声喝道:“我上次只是说考虑考虑,可没同意你来毁人家的药圃。”

    说到这里,马贤青陡地提高了声音:“我说朝柏林,你是不是有了几个臭钱,胆子是越来越大,做事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还真当我们白马山村是无政府领导的蛮荒之地,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来人,把这些敢破坏村民田地的地痞流氓给我抓起来。”

    马贤青陡然怒喝,手指指向了朝柏林和他身后的那些手下,向一众村治保队员喝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