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恶从胆边生
    “马贤青,你,你,你!”

    马贤青竟然反过来要抓他的人,朝柏林又惊又怒,手指指着马贤青,一张满是肥肉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啊!”

    四周围观的人也个个傻眼了。

    如果说刚才马贤青当众喝叱朝柏林,已是让所有人震惊,但比起现在他要抓朝柏林这一伙人,却实在是让每一个听到这一消息的人几乎惊掉了眼珠子。

    不仅是他们,跟着马贤青一起来的那些治保队员,也是一个个愣怔在了当场。

    他们也是被马贤青这一决定给惊呆了。

    “是啊,妈的,这些家伙太无法无天了,就该抓起来好好管教管教。”

    这个时候,人群里一个大嗓门陡地喊了起来,却正是何大牛。

    刚才,马贤青带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何大牛心中也是惊惶无比,以为他们是来帮朝百万的。

    那知,现在情况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顿时让何大牛又惊又喜。

    虽然何大牛一时也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却那里还会迟疑,立刻兴奋地在旁边叫喊起来。

    “妈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见一众治保队员发愣,马贤青有些生气,不禁暴了句粗口。

    “啊,抓起来,都抓起来!”

    治保队员们猛地回过了神,一个个叫嚣着冲了上去。

    白马山村的治保队以前叫联防队,老百姓暗地里却叫他们流氓队,说起来还真不是些什么好东西,平日里也个个都是惹是生非的主,他们最喜欢的就是抓人了。

    要知道,每回抓人,事主总是要送些东西来讲讲情面的,到时,他们这些治保队员就又有额外收入了。

    虽然他们这些人以前也从朝百万手中得过不少好处,但是,今天既然有马书记撑腰,要对付朝百万,他们却也不会手下留情。

    反正朝百万那可是一头真正的肥猪,抓了他好处还能少吗?

    刹那,场中叫喊声一片,治保队员们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就准备对朝百万的人动手。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人群一阵骚动,无数人惊叫道:“啊,你们看,推土机,推土机,那台推土机!”

    叫喊的人声音中充满了惊慌,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

    “是谁在开推土机,不要命了?”

    马贤青一惊,当看清那边的情形,脸色不禁大变。

    此时此刻,那边原本停在机耕路上的推土机,这个时候竟然正在轰隆隆地冲过来,向着人群开来。

    现在场中这么多人,要是这推土机开过来,岂不是要出大祸?

    马贤青心中大惊,不知道是那个疯子竟然会做这样疯狂的事?

    “啊,龙老二,是老聋子!”

    这时,离推土机近的那些围观者,终于看到了开推土机的人是谁,不禁一个个惊叫不以:“是老聋子在开推土机,这家伙不要命了,真是太疯狂了。”

    不错,开动推土机向这边冲来的人正是龙老二。

    这家伙刚才被张横一脚踹飞,当时张横含恨出手,当然是丝毫没有留情。所以,他当场就被踹得昏死了过去。

    不过,龙老二毕竟也是练过几年的,过了一会,他就缓缓地苏醒了过来。

    只是,张横的那一脚,确实是把他伤的不轻,不但胸口痛的厉害,似乎肋骨被踹断了。而且,内腑也隐隐作痛,好象受了内伤。浑身更是使不出力气。

    然而,身上的伤势,却是激发了龙老二的凶性。

    要知道,龙老二平时嚣张惯了,周围数个村庄的人,那一个见了他不怕?

    可是今天,他却在这当庭广众之下,被张横一脚踹成了赖皮狗,这如何让他受得了?

    他已是把这次被张横痛奏,当成了平生奇耻大辱。

    望望四周一个个指指点点的人们,再看看那些畏畏缩缩的同伴,目光落在一脸凛然的张横身上,龙老二的眼眸里都几欲喷出火来。

    “姓张的,老子今天玩死你!”

    龙老二心中愤恨之极,也不知从那里来的力气,猛地从地上窜了起来,向着那边的推土机奔去。

    自觉受了平生奇耻大辱,已是让这家伙恶从胆边生。但他现在已无力与张横再打一架,心中更是明白仅靠自己的力量绝不是人家的对手。

    所以,他是决定要用推土机来撞张横,要把这个让他在人前出糗的张家小子给撞成残废。

    心中想着,龙老二就爬上了推土机的驾驶室,发动了推土机,就朝着张横冲了过去。

    他刚才一直处于昏迷,完全不知道之后马贤青到来发生的事,因此对现在场中的状况还西里糊涂。

    此时此刻,龙老二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用推土机撞张横,报刚才受辱之仇。

    “这家伙疯了,快跑!”

    四周叫喊声一片,看到龙老二开着推土机冲来的所有人,都惊惶地四散奔逃。

    开玩笑,推土机是什么?那可是个铁疙瘩,要是不小心给碰着擦着了,非得伤筋断骨不可。谁也不想招这样的横祸。

    刹那,推土机前面的所有人跑了个一干二净。

    “啊呀,不好,阿横,这家伙是冲着你来的,快跑!”

    何大牛脸色大变,不禁朝着张横拼命地叫了起来。

    “啊,哥哥,快跑!”

    张秀丽惊呼。

    “阿横,快跑啊,龙老二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李凤仙急得要哭了。

    她和女儿此刻正竭力地推着张远山的轮椅,想离开推土机冲过来的路线。眼看那推土机完全是冲着张横去的,两人简直要急疯了。

    两人心急如焚,但是,现在她们所处的地方是田埂上,不但路面狭窄,而且地面也十分的松软,根本推不快轮椅。

    一不小心,轮椅就陷在了路边的烂泥里,纵是两人使出了全身的劲,也休想再推得动。

    一时间,李凤仙和张秀丽又急又慌,完全乱了手脚。

    张横自然也看出了龙老二驾着推土机是冲着自己来的,心中不由一惊。

    他还真没想到,龙老二这家伙如此的凶残,竟然敢开推土机撞自己。

    张横本能地就想躲闪。

    可是,回头一望,却看到身后不远处母亲和妹子正推着父亲的轮椅陷在烂泥中,一时怎么也动不了。

    张横心头大凛:如果现在自己让开,那么,龙老二的推土机必然会撞向身后的父母和妹妹。

    不仅如此,自己现在再想冲过去背起父亲跑开,绝对是来不及了。

    怎么办?怎么办?

    张横脖子两边的青筋都梗梗地跳得厉害,眼眸里也几欲喷出火来。

    轰隆隆!

    这个时候,龙老二驾着推土机已冲到了四五米之外,驾驶室里的龙老二满脸的狰狞,眼眸里满是凶残的怨毒光芒:“姓张的小畜生,今天让你们全家人都变成残废!”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