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中邪了
    朝家的别墅离这边的田地也就数百米路,朝百万连滚带爬地逃往自家,屁股后面紧追着一辆推土机,这样的情形确实是有些惊心动魄。

    “啊呀,老朝,你这是怎么了?那辆推土机是怎么回事,咋跟着你,象要撞你似的啊!”

    别墅门口,叶翠花正撅着个大屁股,石狮子的底座上还放着一大碗冰镇的葡萄,很惬意地边吃葡萄边吐葡萄皮。

    在她的旁边,朝家的傻儿子朝平安又在喊着一二一的口号练他的踏步走,玩的不亦乐乎。

    早上朝柏林带人去毁张家的药圃,叶翠花就一直站在别墅门口远远地看,她就最喜欢看别人倒霉,最喜欢别人哭着喊着来求他们朝家的感觉。

    所以,她就在这里等着消息。

    在她想来,今天自家这么一大伙人去毁张家的药圃,这事自然就是如吃菜一样简单,张家的人现在应该是哭着喊着在求饶了。

    只可惜,她等到的不是张家人的哭喊,却是等来了她老公朝百万象丧家犬一样,被一辆推土机追着逃命。

    看到眼前的情形,叶翠花一时还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不由无比的疑惑。

    “老婆,快逃,龙老二发疯了,他开推土机要撞我。”

    这个时候,朝柏林总算跑到了家门口,看到老婆还悠闲地在吃着葡萄吐着葡萄皮,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朝着叶翠花气急败坏地吼道。

    “什么?什么意思?龙老二怎么会疯?”

    叶翠花根本不相信朝柏林所说的话,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禁问了一句。

    但是,还没等她后面的话说出来,那辆推土机已轰隆隆地冲了过来。她也终于看清了驾驶室里双眼血红,神情狰狞的龙老二。

    “啊呀呀,龙老二,你要死啦!”

    叶翠花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她那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拉起旁边还在踏步走的傻子安,没命地闪入了自家的大铁门里。

    咣当!

    朝柏林和叶翠花合力把大铁门关上,自以为这下应该是安全了。

    那知,还没等两人喘过气来,身后轰地一声,大铁门直接被撞得飞了起来。

    “啊呀,我的妈呀,这家伙真是疯狂了!”

    叶翠花和朝柏林吓得魂儿也没了,脸色煞白,浑身发抖。

    不错,龙老二竟然驾驶着推土机,直接撞门而入了。

    “呃,我的妈,天啊,龙老二这是要拆朝家的别墅吗?”

    远远地看到这一幕情形的围观者,这回是真的全部震呆了。

    龙老二的这个行径,岂是一个疯狂可以形容?

    那么,他到底是怎么了?刚才还是好好的,咋放个屁的功夫,就变成这副癫狂的样子了呢?

    人们个个震憾,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朝百万,你敢使坏,现在就让你尝尝被你手下狗腿子追打的滋味。”

    不错,龙老二突然癫狂,正是张横的杰作。

    刚才龙老二开车要撞张横的时候,他弹入推土机驾驶室的那点黑芒,那是加了料的,正是昨天晚上从碧眼蟾蜍的身上提取的特殊材料。

    碧眼蟾蜍全身长满了如同脓包一样的疙瘩,这些脓包都含有奇异的毒素,而且,也是制作巫符和巫咒的巫媒。

    昨天晚上,张横猎杀了那头碧眼蟾蜍后,就取了它身上的材料,回家后,还炼制了其中的一些毒素。

    刚才,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张横突然想到了自己手中的碧眼蟾蜍之毒。

    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按照天巫传承的记载,施展了一个**咒。

    **咒需要用碧眼蟾蜍的毒素为媒,配合天巫秘咒才行,一旦施展,可以控制受术者的意志,让他在一定时间内完全听从自己的意念指挥。

    龙老二刚才突然神情僵化,之后更是行为完全疯狂,这正是中了张横的**咒。

    现在的龙老二,已完全被张横操控了意志,这才会做出死命紧追朝柏林不舍,甚至开车撞入他家别墅大门的疯狂举动。

    望着那边朝家别墅已被撞飞的大铁门,听着里面传来鬼哭狼嚎般的叫骂哭喊声,张横嘴角那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更浓。

    朝百万现在是自食苦果,看到他和他老婆倒霉,张横的心中还是非常畅快地。

    轰隆隆!

    突然,朝家别墅里传来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东边的围墙已轰然倒塌,轰隆隆的推土机轰鸣也终于嘎然而止。

    “啊,那家伙撞围墙了,竟然把朝家的围墙给撞倒了!”

    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声,所有人神情怪异之极,也是惊骇之极。

    此时此刻的朝家,已是狼藉一片,大铁门撞飞了,院里原本种的花草树木,全部被推土机推成了平地,东边的围墙倒塌了一大片,地面满是残枝断树以及碎砖泥灰,整个朝家别墅,就象是被一百头野猪糟蹋过一样,情形实在是惨不忍睹。

    “啊呀,天杀的,该死的龙老二,你不得好死!”

    院落里传来了叶翠花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人们举目望去,只见这位以前不可一世的母夜叉,正大屁股坐在烂泥地里,哭天抢地地拍着大腿在叫骂。

    再看她的形象,狼狈之极,一身衣裙早就破了,露出满是肥肉的一大片肚皮,头发散乱着,满头满脸的泥土,看起来就象是个叫化子。

    朝百万也好不到那儿去,整个人就象是一头从烂泥里钻出来的肥猪,头上脸上身上也擦破了不少的伤口,血迹斑斑,要有多惨就有多惨。

    倒是傻子安并没受什么伤,正一二一地喊着口令,兴奋之极。

    这个傻子,还以为刚才龙老二开车撞他们家,是在跟他闹着玩,所以现在特别的开心。

    等人们的视线转向那辆推土机,看到驾驶室里的龙老二时,却是再次个个震惊。

    此时此刻的龙老二,已昏倒在了方向盘上。

    他刚才开车撞倒了朝家别墅的围墙,自己却也被围墙倒下来的砖给砸得头破血流。

    但是,让人们震惊的是:龙老二口吐白沫,脸色铁青,神情扭曲而恐怖,好象并不是被砸昏那么简单。

    再想到他刚才那近乎疯狂的举动,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不由机灵灵地打了个寒战,感觉上,龙老二的状况好象太不寻常了。就象是传说中的中邪一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