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朝扒皮倒了血霉
    龙老二确实也可以说是中邪了,不过,张横的**咒可绝不简单,对他的伤害无比的巨大。

    要知道,**咒是以碧眼蟾蜍的毒素为巫媒发动,对他的神经已造成了极大的毒害。就算**咒的不良反应消失,他也绝对无法再恢复过来。

    这也就是说,今后龙老二绝对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疯子。

    这也算是给白马山村除了一害,更是这家伙这么多年恶事做尽得到的报应。张横心中可丝毫没有负罪感。

    “嘿嘿,报应啊,报应!朝扒皮这些年做的坏事太多了,今天总算得到了报应。”

    “是啊,看来是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否则,龙老二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发疯了,现在更是撞坏了朝扒皮家的围墙,嘿嘿,活该!”

    “呸!要是朝扒皮这样的家伙不倒霉,那才叫上天无眼,这家伙早该有报应了。”

    ……

    这个时候,四周围观的人们,望着一片狼藉的朝家,一个个指指点点着,议论纷纷。许多人都因为看到朝家遭殃而拍手称快,还真没有一个人为他惋惜的。

    “兄弟们,好戏看完了,大家办事吧!”

    马贤青大手一挥,向着一众治保队员喝道:“把刚才敢破坏村民田地的那些家伙,全部给我抓起来。”

    看到朝柏林家里倒霉,马贤青心中也是偷着乐。

    不过,他自然没忘了要整整朝柏林。他如今对朝柏林是恨之入骨,所以今天抓住了他的把柄,那里会轻易放过他。

    虽然马贤青也知道,光凭着破坏村民田地的这一条,根本奈何不了朝柏林,最多也就把他和他的那些手下抓起来关一天。

    毕竟,马贤青这个治保队队长,也就这么点权限。

    而且,朝柏林经营了这么多年,也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尤其是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一个在县公安局当一名刑警,另一个在省城开着一家公司,确实也是有些势力。

    只是,自昨天知道了自家女儿是受朝家冲煞而遭的殃,马贤青就已决心要对付朝柏林。

    当然,马贤青敢对付朝柏林,心里自然有一定的底气,他当年部队的老班长,是如今县里的县委书记。

    所以,马贤青却也不怕朝柏林。这次逮住机会,就是想好好整整他。即使只是把他关上一天,也算是先出了一口恶气。

    更何况,被抓到治保队的人,要想出来,都得交一笔罚款,这至少也是让朝柏林这家伙出点血。

    下一刻,朝家别墅里再次响起了撕心列肺的叫骂声,这回是叶翠花在拍着大腿痛骂马贤青:“姓马的,你这白眼狼,我家老朝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了,过年过节的那一季没送你好处,你现在却翻脸不认人,竟然把我家老朝给抓起来,你这天杀的,不得好死!”

    叶翠花的骂人功夫还真是一绝,这一骂可谓是如同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整个白马山村都几乎要吵翻了。

    马贤青那个气,一张脸黑的如同锅底,但他却也拿叶翠花没办法,他还真不能与这泼妇对骂。

    所以,当一众治保队员拖起如同肥猪样的朝柏林,马贤青那里还愿意留在现场听叶翠花的骂声,拍拍屁股转身走人。

    身后,哗声一片,在场的村民个个惊愕。

    谁也没有想到,不可一世的朝百万,竟然今天这么倒霉。不但被他自己手下的头号打手撞坏了他家的别墅围墙。现在更是被治保队抓了进去。

    “看来,朝家真的要倒霉了,连马书记都跟他真的翻了脸。”

    “是啊是啊,朝扒皮快活了这些年,也该有人出来收拾他了。”

    一时间,议论再起,对于今天马贤青翻脸抓朝百万的事,人们纷纷猜测背后的原因,虽然大家还一时不明白其中的隐情。但是,大家都感觉到朝家今后可能真的要倒霉了。

    望着朝柏林被一众治保队员押着,垂头丧气地远去,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嘿嘿,看来小爷的囚笼符真的起作用了。”

    虽然张横也明白,马贤青今天抓朝柏林,也就是出口恶气,并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

    但是,有了这个兆头,却也预示着自己镇在朝家的囚笼符已在发挥作用。

    那么,朝家真正倒台的日子还会远吗?

    张横现在对自己所获得的天巫传承更有信心了。

    当下,张横也不愿呆在现场被村民们瞻仰,和妹妹一起,扶着母亲,推着父亲的轮椅回到了家里。

    细细地给父母检查了一遍,两人只是在刚才的冲突中受了点皮外伤,并无大碍。张横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想到刚才何大牛被四五名大汉按在地上痛打,他身上应该受的伤更重,张横那敢迟疑,跟父母说了一声,便往何家赶去。

    他要看看何大牛是不是受了什么伤,以便为他治疗。

    何大牛的家在村西,是一处有四五间平房的院落,屋前有一口方塘,右边还种有一颗半人合抱粗的槐树,如同是一把巨大的天然大伞,茂密的枝叶遮住了大半间的房屋。

    如今正是盛夏,门口有这样一棵大树,整个院落确实是非常的阴凉。

    此刻,何大牛家门口老槐树下,一张竹椅上正坐着一个头发有些灰白的女人,摸索着在编织草席子。

    “春姨!”

    张横叫了一声。

    这个女人正是何大牛的母亲季春姑,只是,她的双眼有眼疾,早在几年前就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了。

    何大牛家的家境确实不怎么样,家里一共四口人,除了何大牛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姐姐三年前出嫁,父亲十几年前就因为生病去世。

    之后,母亲患了眼疾,家里为母亲看眼疾,几乎花掉了所有的积蓄。

    现在,他的哥哥外出打工,留下何大牛在家务农,同时照顾患了眼疾的母亲。

    可以说,如今的何家,也是村里属于最穷的人家之一。

    “是阿横啊!”

    季春姑听到了张横的声音,立刻认了出来,不由脸上露出了喜色:“我昨天就听大牛说,你回来了,阿横,快进屋坐。”

    说着,就要从竹椅上站起来。

    “春姨!”

    张横连忙上前扶她,目光却是打量起了四周。

    然而,望着何大牛家的院落,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起来,心中暗道:“不好,大牛家的风水有大冲煞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