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刮目相看
    给何大牛的母亲治疗了眼疾,张横的心中也是无比的惊喜,这是再一次印证了自己得到的天巫传承的神奇。

    不过,他可也没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寻找季春姑眼瞳内阴钩虫的来源。

    微微沉吟,张横走向了那棵老槐树。

    老槐树已在这里种了二十多年,有半人合抱粗。它的周围堆了一些碎砖破瓦,不远处还有一个鸡窝,几只家养的鸡正悠闲地在空地上踱步。

    张横走到了老槐树旁边的那堆碎砖破瓦边,用手翻了起来。

    “阿横,你干什么?”

    何大牛和季春姑两人好奇地跟了过来。

    “嗯,就是这个了。”

    这个时候,张横刚好翻开一块断砖,下面突然窜出了一条形如蜈蚣,长了许多脚,长有一厘米的虫子。

    “啊,蚰蜒,这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何大牛和季春姑大是惊奇。

    要知道,蚰蜒是一种看起来象蜈蚣的小虫,它性喜阴,只有在潮湿阴暗的地方,才会见到它。一般来说,蚰蜒最多的地方就是那些乱坟岗。

    象这样在家居的院落里看到蚰蜒,还真是非常的罕见。

    “大牛,这树得赶快砍掉。”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这些蚰蜒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老槐树的阴木之气引来的。而且,经风水局摧化的蚰蜒,已不是我们平时见到的那些蚰蜒,它就是春姨眼疾的来源。”

    张横自然没有说谎。他刚才用天巫之眼观察到春姨眼瞳内的阴钩虫,形状就象蚰蜒。

    只不过,阴钩虫是肉眼不可见的微生物,但按照天巫传承中的记载,它就是寄生在蚰蜒体内。

    “啊,原来是这样!”

    何大牛脸色大变,猛地抬起脚来,一脚就把那只蚰蜒给踏成了肉浆,嘴里更是恨恨地骂道:“踩死你,踩死你,叫你害我娘!”说着,他又转向了张横:“我知道了,下午就叫人来砍了这树,还有填平那个池塘。”

    现在的何大牛,已是有些迫不急待了。他狠狠地砸了老槐树一拳,嘴里骂骂咧咧地道:“怪不得这些年家里不顺,甚至连我种的苗木都种不好,这肯定是这个双煞局影响了我家的气运。”

    何大牛因为母亲生有眼疾,自当年初中毕业后,就回家务农,并照顾母亲。

    白马山村以前也是个农业为主的山村,村里人大多种的都是果树等农作物。

    只不过,自朝百万因为种苗木发了财,村里的人自然也是有样学样,开始在农田或山田里种各种花卉苗木。

    但是,说来也奇怪,整个村落的人家,除了朝百万家种的苗木能卖出好价钱外,其他人家还就是种不好苗木,种出来的花卉品质总是达不到市场的要求。何大牛家也种了三亩的花卉苗木,他家的情况也是如此,种了这些年的苗木,基本上没赚到多少钱,甚至还不如在外打工的哥哥赚的多。

    所以,他此刻才会有这样的感叹。

    “哦!”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对于村里的这种情况,他自然也是知道的。如果换在以前,也只能象何大牛那样发发感慨或发发牢骚。

    但是,得到了天巫传承,张横看问题的思路以及眼界自然不同了,他已隐隐地觉察到了什么。

    当下,他把这事给记在了心上。

    “对了,春姨,你以后最好不要吃鸡肉了。”

    张横目光转向了季春姑。

    “哦,不要吃鸡肉了?为什么?”

    季春姑满脸的狐疑。

    “春姨,你以前患的眼疾是鸡盲眼,这种眼疾大多的鸡也会有。”张横解释道:“所以,为了避免复发,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吃鸡肉的好。”

    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他可以用天巫之眼探察到,何大牛家的那些鸡,因为平时也会啄食老槐树碎砖下的蚰蜒,因此,它们体内也寄生着阴钩虫。

    虽然自己已替春姨清除了她眼瞳里的阴钩虫,并为她用了巫力化符,从理论上来说,她现在已治愈了眼疾。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以后最好还是少食用那些被阴勾虫寄生的鸡肉。

    何家的人虽然同住在这处房屋里,都受到了双煞局的影响。不过,因为老槐树的方位刑冲的主要对象是季春姑。所以,她才会受阴煞的冲煞最大,以至于患上眼疾。

    何大牛以及他哥哥等人,却因为受影响较小,所以,冲刑并不大,即使是吃了那些寄生了阴钩虫的鸡肉,也不会感染。

    这就象我们平常生活的环境,都有各种细菌存在。但是,对于健康人来说,因为本身存在着免疫系统,那些细菌病毒并不能对健康人群造成伤害。

    只有那些处于亚健康或是本身有疾病的人,才会更容易受细菌病毒的感染。

    季春姑家里的情况就是如此,因此,张横这才要特别叮嘱她一句。

    约好了下午来帮何大牛家砍那棵老槐树和填那个池塘,张横告别季春姑母子,向家里而去。

    走出门来,一路上遇到村里的村民,感觉上却完全两样了。

    现在的白马山村里,早已传扬开了马萍儿苏醒的事。

    当然,这事还是刘素英亲自说出来的,村里人都被张横能救醒马萍儿的事给震惊了,更被马萍儿是因受朝家别墅顶楼玻璃房冲煞,这才会成为植物人的事而震憾。

    所以,现在所有的人,看到张横的态度也完全不同了。

    开玩笑,一个能救醒植物人,还能精通风水的张横,如何不让这些村民们刮目相看?

    更何况,张横昨天和今天的表现,也确实是震憾人心。无论他随身携带的那满满一包百元大钞,还是他敢与朝家正面交锋,或是他表现出的那恐怖的武力值,那一件不让人心头震动?

    再加上他救了马书记的女儿,得到了马书记的认可和支持,更是让大家知道,张横今后在村里的地位绝对不一样了。

    所以,一路上人们看到张横,一个个都变得非常的客气,再也没有了昨天那种疏远和顾忌,甚至望向张横的眼神中都带上了一丝敬畏。

    然而,当张横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家里此刻的情形,却是有些傻眼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