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门庭若市
    此时此刻,在张横的家里挤满了人,不但附近的村民邻居来了不少,而且许多多年不曾来往的亲戚现在也都来到了家中。

    要知道,自从当年张远山从山上摔下来出事,张家从此败落,原本张家的那些亲戚,都不敢登张家的门了。不为别的,就是怕张家向他们借钱。

    因此,这几年可以说张家是门可罗雀,很少有亲戚来往。

    然而,现在看到这么多人,尤其是那些多年不登门的亲戚上门,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惊异?还以为自己家中又出了什么状况。

    不过,当看清家里的情形,他也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今天来张家的这些人,有的村民和邻居是借着来向张远山求医问诊的,有的却是来窜门的,理由千奇百怪,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与张家套个近乎。

    至于那些亲戚的目的,也是如此。

    不是吗?这些年疏远了张家,现在张家儿子有出息了,不仅救醒了昏睡半年的植物人马萍儿,还与马书记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今后张家在白马山村的地位自然是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如果不与张家搞好关系,更待何时?

    果然,张横在家里就看到了几个以前与张家交恶的人,此刻正在向自己的父母殷情地讨好和道歉。

    “凤仙表妹,这些年真是对不起你们家了!”

    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妇人,样子倒是非常的光鲜,穿着一身绢丝的衣裙,油光满面的,显然平时保养的很好。

    这人正是张横母亲娘家的堂嫂,张横得叫她一声二姨,名叫茹仙珍。

    她满脸的堆笑,神情中满是歉意,手中拿着一大叠百元大钞,正往李凤仙手中塞:“当年你家的那一亩山地,说好了每年五百块钱租给我们种。只是这些年你堂哥和我拖儿带女的,一直抽不出钱来给你们。”

    “不过,这两年你的那几个堂外甥总算都有了点出息,在外面都开始打工赚钱了,家里这才有了些积蓄。所以,这次你堂哥特意叫我过来,把这些年欠你们的田租费来交给你。”

    茹仙珍喋喋地说着,一边把钱塞到李凤仙手中,一边道:“他表妹啊!以前都是我们不好,没能给你们什么照顾。不过,你就看在他奶奶的份上,原谅我们吧!”

    茹仙珍所说的他奶奶,自然就是指李凤仙的母亲。

    茹仙珍的丈夫,当年因为张远山出事后,家里没有了人种地,所以就把张家的那一亩多山地给拿了过来。名义上是租用,实际上已是强占了那片地。

    这事也已过了好多年,张家也曾不少次与他家评过理,但始终没有结果。

    但是,今天听到发生在张家药圃的事,茹仙珍和她丈夫顿时慌了。

    不是吗?连堂堂的朝百万想对付张家,最后却也落了个灰头土脸。不但手下一众打手被打得四散奔逃,甚至连他本人都被村治保队给抓起来了。

    想到他家曾对张家所做的那些亏心事,占了张家山地十多年,茹仙珍和丈夫如何不惊慌?

    开玩笑,以张家现在的声势,要是张家为此事追究起来,他们家绝对是没好果子吃。

    最后,两夫妻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主动上张家来讨饶,希望李凤仙能看在亲戚的份上,饶过了他们。

    这就是茹仙珍现在送上钱来,向李凤仙赔礼道歉的原因。

    “他二嫂子,你那里话呀,我们是亲戚,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一家人可不用说两家话。”

    手里握着那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望着面前满脸馋笑,竭力向自己讨好的茹仙珍,李凤仙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悲喜交加,眼眸里却已是盈满了泪光。

    多少年了,自家受人欺负,许多亲朋好友看到自己象怕沾染瘟役一样,远远地就绕了开去,可以说是受尽了白眼。

    但是,现在自己的儿子有了出息,这些人却眼巴巴地自己上门来赔礼道歉,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李凤仙心中感慨万分?

    “是啊,是啊!我们是亲戚,打着骨头还连着筋!”

    见李凤仙已有原谅自家的意思,茹仙珍喜出望外,紧紧地握住了李凤仙的手,脸上又是感激又是愧疚:“以后有什么事,你就说一声,以前确实是我们家做的不好……”

    另一边,张远山的身边也围了不少人,一个个满脸堆笑着,或是恭喜或是问候,人人神情馋媚,极尽讨好之能。

    这些人也都是以前欺负过张家,或是与张家交过恶的人,现在也一个个主动上门来道歉了。

    他们与茹仙珍抱着同样的态度,生怕如今的张家儿子有了出息,回过头来报复他们。

    “远山哥啊,以前是我猪油蒙了心,这才会做出人狗不如的事。”

    一个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手里握着一叠钱,塞到了张远山的面前,弯着腰,躬着身,态度诚恳之极:“这一千块钱,是当年我向远山哥你借的。欠了你们这么多年,实在是没脸啊!”

    这男子正是张家的邻居,名叫朝柏庆,说起来还与朝百万有点亲戚。

    朝柏庆在村里以前也是个地痞,游手好闲,总是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在张远山还没有从山上摔下来时,这家伙曾向张家借过一千块钱。

    只是,张远山出事后,急需用钱,向他讨还这笔钱的时候,他不但不还,当时还打了去讨钱的张横兄妹,态度无比的恶劣。

    张家这些年陷入困境,后来也曾多次向他讨过钱。但是,都没有得到什么好结果,不是被他给骂了出来,就是恶言恶语,要对张家人动手。

    所以,这些年张家还真拿这家伙没什么办法。

    然而,当今天张家与朝家的事发生后,朝柏庆也慌了神。

    连不可一世的朝百万都在张家儿子张横手中吃了憋,他一个小小的地痞如何还敢再张狂?

    想到当年对张家所做的那些事,朝柏庆的心都揪了起来。思考再三,他还是决定厚着脸皮主动过来,向张远山当面讨饶。

    此刻,他是恨不得给张远山跪地,只要张远山能放过他,不再计较以前他对张家的欺负。

    望着一脸馋媚的朝柏庆,张远山的心中也是感慨莫名。

    以前欺过自家的人,现在一个个主动上门来赔礼道歉,甚至是讨饶谢罪,这样的事情,以往是想都不敢想的。

    然而,这一切,却都因为自己的儿子张横有了出息,就这么成为了现实。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远山悲喜交加?

    张家热闹非凡,门庭若市,这是张家这么多年来,最热闹的一天,也是张家人扬眉吐气的一天。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