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破鞋破邪
    望着屋里一翻热闹的情形,张横的心也是感慨莫名。

    他也是没有想到,因为与朝家发生冲突的事,竟然引起了如此的反应,把这些曾与自家有些过隙的人,全部给震摄了,现在更是主动到自家来向自己的父母赔礼道歉。

    不过,看到这些曾欺负过自家的人,向父母低头认错,张横的心中也是激动不以。

    也许,这是自己给父母最好的回报,父母这些年所受的委屈,今天总算有了出口恶气的时候。

    等到快吃中午饭,张家院落里才算是清静了下来,那些以各种理由来张家的人,一个个告辞离去,张家的屋里,也堆了不少的礼物,有鸡鸭鱼肉等土特产,也有各种滋补品,琳琅满目,堆了好大的一堆。

    张家人个个喜形于色,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无比的畅快,这一餐饭更是吃的其乐融融。

    吃过中饭,张横自然没忘了何大牛家的事,便跟父母说了一声,向何大牛家走去。

    来到何家,何大牛已叫了不少帮忙的人,等在了院中。

    那些来帮忙的人看到张横到来,连忙一个个都迎了上来,满脸的堆笑。

    现在,每个人对张横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敬畏。不仅是因为朝家的事,更是他们如今也听到了何大牛的述说,看到了患眼疾多年,如今却再次重见光明的季春姑,对于张横竟然有这样的本事,都感觉敬佩不以。

    望望四周,见大家都准备好了动手的工具,张横也不迟疑,目光望向了何大牛:“大牛,你去准备一双破鞋。”

    “破鞋?”

    何大牛一怔,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不仅是他,旁边的一众人也是个个愕然,不知道张横要破鞋干什么?

    “嗯,是的,就是破鞋!”

    张横点点头,见众人都用满怀狐疑的目光望着自己,便解释道:“今天大家砍老槐树,填平这池塘,这两处地方都有阴邪冲煞。为了避免受其刑冲,所以我才要用破鞋。”

    见大家仍是满头雾水的样子,张横只好继续道:“风水局中讲究一个形意,破鞋与破邪同音。因此,我用破鞋,就是为了破邪,能最大程度地避免阴邪刑冲。”

    “大家如果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都可以先用破鞋来破邪,就能收到一定的效果。”

    张横做了最后的说明。

    “啊,原来是这样!”

    众人恍然,一个个脸露惊喜。感觉今天来帮忙,不算白来,至少学了这么一招。

    当下,何大牛找来了一双穿过的破鞋,张横也不迟疑,手中拿着一只破鞋,来到了池塘边。

    默默地站了一会,心中念起了破邪咒,看准了方位,朝着池塘就扔了过去,口中低喝:“破邪!”

    嗡!

    破鞋丢出,空中似乎荡起了一圈奇异的涟漪,续尔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眯了起来。

    以破鞋破邪,配合破邪咒,以免来帮忙的人受刑冲,这是天巫传承中记载的一个秘法。

    在旁边众人看来,张横丢出一只破鞋,好象四周并无什么特别的变化。

    但是,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他可以清晰地觉察到,聚集在池塘四周的阴煞之气,在那只破鞋丢出的刹那,陡地汹涌起来,竟然有了消散的趋势。

    “嗯,看来果然有效!”

    张横暗自点头。

    聚集的阴煞之气消散,虽然这种消散是暂时的,但却也会尽可能地减少对接下来要去填池塘的人造成刑冲。

    这也正是张横的目的所在。

    接着,张横又走到了老槐树面前,拿起另一只破鞋丢了出去。

    “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张横大手一挥,朝着等候在四周的那些帮忙人道。

    “好,动手!”

    众人早就准备好了各种工具,一声呼喝,顿时动起手来。

    一时间,何家的院落里人们干的热火朝天,用土填池的填池,用锯锯树的锯树,忙的不亦乐乎。

    等到傍晚的时候,老槐树被锯倒,池塘也被填平,到此,何家的双煞局隐患已被消除。

    张横再次细细地察看了四周,确定再没什么破败之处,这才放了心。

    他又在原先老槐树树根的地方,堆起了一些木柴,放了一把火。目的自然就是为了消灭被老槐树引来的那些蚰蜒。这东西是曾经造成季春姑眼疾的罪魁祸首,虽然老槐树砍倒后,这些东西也会自行离开。但是,张横可不想留下什么后患,所以还是决定放把火把它们全部给烧死。

    一切做完,季春姑早就准备好了丰富的饭菜,请今天来帮忙的人以及张横一起吃饭。

    大家自然也不会客气,一众人进入何家的屋里,围着大圆桌喝酒吃菜,一时间气氛热烈之极。

    就在何家一派热闹的时候,此时此刻,朝柏林的家里,气氛却是无比的压抑。

    客厅里,朝柏林和叶翠花这对夫妻坐在沙发里,脸色无比的难看。

    “天杀的张家那个小畜生,敢跟我们朝家作对,这小畜生一定不得好死!”

    叶翠花破口大骂,口沫乱溅:“还有那个老畜生马贤青,吃我们朝家的,拿我们朝家的,竟然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今天还把我家老朝给抓了去,这老畜生真不是东西,活该他女儿成了植物人,老天咋不让他女儿就一直醒不过来啊!”

    叶翠花越骂越带劲,简直要把张横和马贤青的十八代祖宗都要翻过来了。

    “你给我少说几句。”

    另一张沙发里,朝百万却是在大口大口地抽着闷烟,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马贤青虽然把他给抓了去,但是,朝百万这么多年的经营,毕竟还是有不少的人脉,他一被抓进去,镇里县里的几位领导电话就打到了马贤青那儿。

    马贤青也不敢真的把所有人给得罪了,所以,最后不得不把朝百万给放了回来。

    然而,曾经不可一世,横行村里多年的朝百万,现在感觉是无比的憋屈,更是窝囊之极。

    他自然也已知道了,马贤青之所以会突然翻脸,与他朝柏林作对,听说是因为他女儿马萍儿成为植物人,完全是受了他朝家别墅顶楼玻璃房的冲煞所至。

    不仅如此,救醒马萍儿的就是张横,说那话的也是张横。

    这也就是说,马贤青与他朝柏林的闹翻,完全就是张横的原故。

    想到这些,就让朝柏林恨得牙痒痒。

    “姓张的小畜生,敢与我朝百万作对,我绝不会让你好过。”

    朝柏林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怨毒之色:“嘿嘿,不要以为有了马贤青撑腰,老子在村里没办法对付你。但是,你别忘了,你可是在城里工作了四年,老子就不信不能给你泼上一盆屎。到时,看你怎么死。”

    朝柏林心中已有了主意,决定在张横城里的工作上,给张横找麻烦。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