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叩屎盆子
    在何大牛家吃完晚饭,已是晚上九点多钟,张横酒也喝了不少。

    本来今天晚上还想去山上再捕捉一些毒虫毒物。不过,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决定回到家里,把昨天晚上猎取的那头碧眼蟾蜍的材料全部给炼制了。

    尤其是想到白天对付龙老二的时候,最后不得以使用**咒,把那家伙给弄成了疯子。张横的心中就更加的迫切起来。

    不是吗?龙老二虽然是罪有应得,但是,把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弄成疯子,这确实是有些歹毒。

    张横并不是个本性恶毒的人,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也绝不会下这样的毒手。

    以后与人发生冲突的事肯定免不了,要是总是把人弄成疯子,张横心中还是感觉很有压力。

    所以,他得想办法,炼制一些比较柔和的巫引,以便在今后可以使用。也避免动不动就把人弄成疯子。

    昨天晚上猎取的那只碧眼蟾蜍的许多材料,还没有完全炼制好,其中就有一些是具有特殊作用的,特别是它的那对眼珠子,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奇效。

    心中想着,张横已回到了家里。

    父母和妹子今天睡的比较早,白天招待了一批又一批前来窜门或道歉的人,他们高兴的同时,也确实是累了。

    张横再次悄悄地溜进了父亲平时配药的房间里,拿出了碧眼蟾蜍的那些材料,按照天巫传承中记载的方法,细细地炼化了起来。

    这一夜,张横直到凌晨二点多钟才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杆。

    刚吃完早饭,张横正想出去走走,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阿横,出事了!”

    按下了通话键,话筒里传来了一个男子焦急的声音。

    “刘师兄,怎么了?”

    张横心中咯噔一下,不由很是诧异。

    刘师兄名叫刘兴强,也是白马山村人。因为曾经跟张横的父亲张远山学过医,所以,张横一直以师兄相称。

    刘兴强虽然跟张远山学了几年,但后来到城里打工去了,并在城里找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这几年就一直留在了城里。

    当年张横高中毕业后,就是跟这位师兄去城里,并在刘兴强的帮助下,进入了他所在的那家公司。

    这几年张横与刘兴强相处的非常不错,也颇受师兄的照顾,对这位师兄一直非常的感激。

    此刻,听到电话里师兄那焦急的语气,张横的心也不由提了起来:“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不要急!”

    “唉!”

    话筒里的刘兴强长叹了一声:“你和我都被公司开除了。”

    “开除了?为什么?”

    张横一怔,一时还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司财务部的人说,你和我合伙贪污了公司的五十多万货款。”

    刘兴强语气变得愤怒起来:“现在,公司正在查帐,听说还要把我们告到法庭,追纠我们的法律责任。”

    “什么?我和你贪污了公司的五十多万?”

    这回张横脖子两边的两根筋也埂了起来:“胡说八道,这是诬陷,完全是诬陷。”

    张横和师兄工作的那家公司是生物公司,刘兴强因为早年学过医,所以,对生物公司使用的一些药材还算是懂行,因此,他在公司里一向负责药材和一些材料的采购。

    张横进公司后,就跟着自己的师兄一起做采购。

    当日张横去莫干山的药材集散市场,对那里的情况比较熟悉,就是因为以前师兄经常带着他去那边采购一些所需的药材。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回家两天,公司那边竟然会出这样的事。

    他心中自然清楚,自己和师兄根本不可能贪污公司的财物,更不要说五十多万这样一笔巨款了。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无缘无故,自己和师兄就被人诬陷贪污巨款了呢?

    “阿横,这事我打听过了,级有可能是公司财务部的经理邬贵邬经理搞的鬼。”

    刘兴强深深地吸了口气,向张横解释道:“前段时间,我听说他在外赌博欠了不少的债,亏空了好几百万。”

    “今天一上班,他就突然在查帐了。”

    刘兴强愤愤地道:“而且,一查就查到了我们两人头上,说是我们贪污了五十多万。”

    “妈的,这都是他的阴谋。”

    刘兴强的语气变得无比的愤慨:“你还记得不,前段时间我们采购的材料,申请货款。但是,邬经理因为出门,一直没有批下来。可是,今天一早,听说那笔款子早就已拨出去了,而且,还是以我们两人的名义付的款,可对方公司根本没有收到这笔钱。”

    “这也就是说,有人以我们的名议,早就领走了那笔款子。”

    刘兴强气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这不明摆着是诬陷我们两个吗?”

    “是啊,我们根本没有领那笔款子。”

    张横也是满腔的愤怒:“难道公司查不出来吗?”

    “问题在于,公司的帐目上,就是我们两个领的款。所以,现在才会说我们贪污了那笔巨款,要把我们开除调查,还要把我们告上法庭。”

    刘兴强悲愤地道。

    “原来是这样。”

    张横沉吟了一下,连忙道:“刘师兄,你不要急,反正我和你没有领过那笔款,这事肯定可以说的清楚。这样吧,我马上过来,我和你一起去公司,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也只好如此了。”

    刘兴强唉叹一声,两人又说了会话,这才挂掉了电话。

    公司那边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张横自然不敢迟疑,心中也是有些焦急。

    五十多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要是真被诬陷贪污了,只怕得要坐上几年牢。

    不仅如此,此事关系到了刘师兄,张横更是不敢怠慢。

    刘师兄这些年一直对张横很是照顾,他已是成了家的人,家里还有妻儿,一家人全靠他的那点工资生活。

    要是他因为这事出了问题,丢了工作,只怕他全家生活就得陷入困境。

    更重要的是:自己家中这边刚与朝百万发生冲突,那边公司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张横心中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觉事情并不象刘师兄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一切都得等自己到了城里再说,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要诬陷自己和师兄。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