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乌龟经理
    半个小时后,张横来到了金泰国际的门口。

    此时此刻,金泰国际门口的人并不多,除了一名保安和一名迎宾小姐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正悠然地站在那里,似是在与迎宾小姐说着什么。

    那中年男子身形微胖,还真是很发福的模样。一身西装革履,虽然已是江南的六月,天气已是有些炎热,但他仍是衬衣领带,一丝不苟。看起来还真很是有白领的犯儿。

    “刘师兄,邬经理就在这儿!”

    望着那中年男子,张横用手肘撞了一下刘兴强:“这倒是省了不少麻烦,免得还要到处找他。”

    “嗯!”

    刘兴强点点头,神情中却现出了愤然之色。

    站在门口的中年人正是财务经理邬贵邬经理,在金泰国际,人们都暗地里称他为乌龟经理。

    只是,早上刘兴强被他叫到办公室,因为那笔巨款的事,两人大吵了一场。

    后来,邬贵直接叫来了保安,把刘兴强赶了出去,并当场说已汇报了总经理,让他停职接受调查。

    刘兴强自然不肯就这么罢休,就欲往总经理那儿去说礼。

    但是,刘兴强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硬是让保安把他给赶了出去。

    在双方的争执中,刘兴强被保安打伤了腰,他现在腰部还贴着药膏,走路都不怎么好走。

    因此,看到邬贵,刘兴强心中的一团邪火就直往上窜。

    “姓张的,你果然来了!”

    这个时候,邬贵也看到了走来的张横和刘兴强,不由脸色微变,他的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身上,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这次张横和他师兄突然遭到调查,甚至被诬陷为吞没了那笔五十多万的巨款,这确实是有人故意搞鬼,而针对的对象就是张横,刘兴强只不过是适逢其会。

    当然,邬贵就是这件事的操手,他是受人之托要对付张横,要给张横头上泼这盆脏水,要把张横弄得身败名裂,甚至是把他送入监狱。

    因此,此刻看到张横果然来公司了,邬贵的神情顿时变得阴冷起来。

    他今天之所以站在门口,就是为了等张横。而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让张横进公司查帐。

    张横和刘兴强签收的那笔款子,帐目上邬贵虽然做了手脚,但是,这绝对是经不起仔细调查的。

    所以,早上刘兴强要核对帐目的时候,邬贵就没让他看。现在张横和刘兴强再次出现,邬贵自然明白他们的来意,更是绝不能让他们进公司,更不会让他们去查帐。

    反正这事他一手操作,这盆屎是一定要叩到张横和刘兴强头上。

    至于后续的事情,自然有其他人会跟上,据邬贵所知,这回有人要对付张横,他就算不坐牢,也会被弄得身败名裂。

    心中想着,邬贵目光变得阴狠起来,一边开始招呼保安室里的人,一边却是一伸手,抓过了一名保安身上的像胶棒。

    “张先生,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好象跟你们过不去啊?”

    杨文竹这个时候也从出租车里走了出来,立刻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

    似乎金泰国际的保安,对眼前的年青人很不友善,甚至一见面就有掐架的趋势。

    这让杨文竹很是狐疑,所以,她连忙凑到了张横身边,问起了张横。

    “嗯!”

    张横此刻那里有心思理会她,胡乱地应了一声,就向邬贵走了过去:“邬经理,我听我师兄说,你早上让我们停职接受调查,说我们吞没了公司的五十多万货款,我们要求查帐。”

    “是啊,邬经理,我们要查帐,不能你们说什么,我们就是什么啊!”

    刘兴强愤愤不平地道。

    “嘿嘿,查帐?”

    邬贵斜眼瞟了张横和刘兴强一眼,满脸的讥笑:“你们有什么资格查帐?你们吞没了公司的钱款,这是帐目上很明显的事,你们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天下那有这样的事。”

    张横脖子两边的两根青筋埂了起来:“既然是你们认为我和师兄吞没了公司的钱款,怎么就不能让我们查帐?”

    “就算是要杀头,也得让人有个申诉的机会吧!”

    张横的怒火也上来了,厉声喝道。

    “就是,不让我们查帐,不就是你们说什么,我们就是什么了啊!”

    刘兴强已是气得脸红脖子粗。

    “申诉的机会当然会给你们,不过,不是这里,到时法庭上见。”

    邬贵丝毫不为所动,满脸的讥讽和嘲弄:“你们回去吧,公司轮不到你们来闹,否则,我就叫保安了。”

    “杨小姐,你给评评理,金泰国际是不是太霸道了。”

    见邬贵毫不讲理,张横又气又怒,看到身边的杨小姐,不由就下意识地想请她评评理。

    “这确实不合理!”

    杨文竹一直在旁边听他们讲话,此刻不禁俏脸一阵蕴怒:“这也太不合理了,既然你们认为他们吞没了公司的钱款,那就让他们看看帐目,这有什么不行的?”

    杨文竹上前一步,帮着张横他们说起话来。

    但是,她的话邬贵那里会听,依然是不让张横和刘兴强进公司。

    张横大怒,一推邬贵就要硬闯。

    “嘿嘿,姓张的,你还敢在公司里闹事啊!”

    邬贵巴不得张横他们来硬的,不由嘿嘿冷笑,手一挥,已招呼赶过来的几名保安:“兄弟们,把这两个来公司闹事的人给我赶出去。”

    说着,一举手中的橡胶棒,就要向张横和刘兴强冲来。

    然而,邬贵还没冲到张横身前,一边的杨文竹却向他们喝道:“站住,你们想干什么?难道你们就这么不讲理,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打人?你们公司是怎么管理的?”

    “什么?”

    杨文竹这一喝,还真有几分气势,冲过来的邬贵还真有些摸不透这美女的来历。

    他不由脚步一缓,细细地上下打量起了杨文竹。

    不过,打量了半晌,邬贵却不认识杨文竹。

    与张横一样,以邬贵的那点身份,是根本没姿格见过杨文竹的,所以,他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这位美女就是金泰国际的总裁。

    更何况,今天杨文竹是坐出租车来的。就算邬贵最善于察颜观色,也绝不会想到,金泰国际的大老板会这样寒酸地出现在这里。

    “呵呵,杨小姐,您消消火,这事与您无关,您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张横见这位只见过两次的美女为自己说话,虽然心中感激,但却也怕她被自己牵连进去。

    还真怕这美女一不小心给碰着磕着伤了骨头,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而且,这位美女貌似还有心脏病。

    所以,张横连忙劝她离开,不要多管闲事。

    但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接下来的情形,却是让他完全傻了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