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变态的小青
    “不,这事我管定了。别说你是我朋友,就算你与我一点不认识,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得管一管。”

    杨文竹一脸肃然,丝毫没有退让的觉悟。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还真没想到,这美女的脾气这么大。

    连忙又道:“杨小姐,您身体不好,千万不要参合这事。”

    张横和杨文竹聊得火热,却把旁边的邬贵和其他五六个保安给直接无视了。

    邬贵一直在听两人说话,这会明白两人似乎并没有多大关系,似乎是这美女有横插一杠的意思。

    而细细打量了杨文竹半晌,感觉上,眼前的这位美女,虽然有一股雍荣的气质,但自己却完全不认识,也从来没有什么印象。

    这也就是说,这个少女,应该与金泰国际并没有多大关系,极有可能就是一个路过的闲人。

    一念及此,邬贵胆子倒是更大了,立刻喝道:“臭娘们,你快滚开,要是你不长眼硬要管我们的事,等会一切后果自负。”

    “你……”

    被自己手下分公司的一个小小员工喝叱,杨文竹脸色陡变,气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杨文竹还真没想到,今天到了自己的子公司,却被一个不入流的小员工如此的轻视,这如何让她不恼火?

    心中恼怒,杨文竹不由跨前一步,指着邬贵喝道:“无礼,象你这样的素质,不配做金泰国际的员工。”

    “臭婆娘,滚开,否则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见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还发彪了,邬贵又好气又好笑,一边逼近过来,一边叫嚣道:“老子配不配当金泰国际的员工,还轮不到你这臭婆娘来说!妈的,再挡路,我就连你这婆娘一起奏!”

    邬贵越说越顺溜,满嘴的都是粗口,神情也越见狰狞,一步步逼向了杨文竹。

    “你!”

    杨文竹这回是真的气得肺都要炸了,指着邬贵,你你你地你不出话来了。

    “你个妈啊!”

    邬贵得意之极,把眼前这个美女气得这副模样,他还是感觉非常爽地。

    “给老子滚,再敢多管闲事,老子懂得怜香惜玉,可老子手中的像胶棒却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

    邬贵叫嚣着,手一划拉,就欲把挡在面前的杨文竹给划拉开。

    而且,这家伙的猪蹄子伸的方向还真不是地方,直接就撩向了对面杨文竹的胸口。

    “找死!”

    眼看邬贵的咸猪手就要触及杨文竹的身体,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娇喝响起。

    紧接着,一条人影闪电般直窜而上。

    “啊!”

    邬贵陡地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凄厉惨号,整个人却象是麻袋一样,直接甩了出去。

    怦!

    邬贵直摔出四五米,整个人就来了一个狗啃屎,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怎么爬也爬不起来了。

    “啊!”

    这一变故顿时让几个随同邬贵一起过来的保安傻眼了,五六个大汉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到了打飞邬贵的那个人身上。

    然而,一看清那人,五六个人的脸上表情刹那变得无比的震憾。

    奏邬贵的正是那个被杨文竹称为小青的姑娘。

    此时此刻,小青姑娘俏脸冰寒,几个保安被她目光一扫,都有一种背脊凉嗖嗖的感觉。

    仿佛这美女的一对眼睛是两柄利剑,让人不寒而栗!

    小青的职责就是保护杨文竹,刚才邬贵敢对杨文竹无礼,小青姑娘自然是要好好地惩罚他。

    “不会吧?这小妞竟然是个练家子!”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刚才,张横也是准备出手教训乌龟经理的,但是,小青的出手比张横更快,却也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

    张横还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姑娘家,竟然一个巴掌,就把乌龟经理这百多斤的大男人给甩了出去。

    她的这份力量,就算比不上自己使用蛤蟆功时的变态,却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相比的。

    那么,这个叫小青的姑娘家,看来是绝不简单了。

    一念及此,张横那里还会犹豫,天巫之眼开启,细细地观察起了小青。而一察之下,张横的神情再次变得异样起来。

    不错,在天巫之眼的视野中,小青体内的经脉中,流转着一股淡青的劲气,竟然与自己体内的巫力有几分相似。

    “果然是个练家子!”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心中暗自震动。

    就算是没吃过猪肉,也是看过猪跑。体内凝练出内劲的,不是练家子是什么?

    不仅如此,张横的目光陡地望向了杨文竹,神情也有些怪异。

    这个少女身边竟然带着这样一个练家子,那么,这个叫杨文竹的姑娘,看来也不象是一般人啊!

    张横突然对杨文竹的身份,也感到了一丝狐疑。

    “哇!”

    张横正寻思着,那边邬贵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

    当然,此刻的邬贵是要有多惨就有多惨。

    左边脸已肿起了老高,连左眼都已只剩下了一条缝。

    脸上更是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一抹鲜血从他嘴角流下来,嘴唇也裂了好大的几个口子。

    形象实在是悲惨之极。

    邬贵从地上一爬起,抹着满嘴的血沫子,张开嘴就大叫起来:“兄弟们,给我打,打死他们!”

    邬贵此刻确实是怒不可歇,他做梦都没想到,竟然在自己公司门口,被人打了。

    所以,现在他已是有些发狂了。

    “上!”

    几名保安互望一眼,脸上个个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但几人却也没有犹豫,手一摸,各自摸出了橡胶棒,准备上前群殴。

    “嘿嘿,要群殴啊!”

    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不过,哥们是文明人,可不跟你们玩这粗鲁的。那就让你们尝尝哥们的新鲜玩意吧!”

    虽然见识了小青姑娘的本领,但人家毕竟与此事无关,张横自然不能让小青和杨小姐替自己与保安掐架。

    所以,张横准备动手了。

    而且,他也不愿在公司门口与一众保安扭打,心中早就有了主意,准备使用点牛皮哄哄的手段来跟这些家伙好好玩玩。

    心中想着,张横手中已多了一样东西,暗中默念:“迷幻咒!”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