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狗咬狗
    嗡!

    空间微漾,一点极其细微的光芒从张横指尖闪过,陡地射向了面前冲过来的保安。

    这个时候,那个保安队长已冲到了张横面前,举起手中的橡胶棒就向张横头上狠狠地敲来。

    但是,他的像胶棒刚举起,张横指尖的那点光芒已射到了他眼瞳。

    不仅如此,张横的身周,陡地荡起了一圈奇异的波纹,一股极度阴寒的气息,也刹那笼罩住了他。

    “啊!”

    保安队长身形一滞,不由机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下一刻,一幕让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情形却猛地发生了。

    “打死你这王八蛋!”

    那个保安队长陡地怒喝,脸色狰狞,眼睛都突然变得血红一片,整个人似发疯一般,举起手中的橡胶棒,就狂舞了起来。

    但是,他橡胶棒追打的对象,并不是眼前的张横,而是猛地扑向了旁边的邬贵。

    “打,给我打,打死他们!”

    邬贵正兴奋地叫嚣,可是,他做梦都没想到,保安队长会突然向他发难。

    顿时,惨号骤起,保安队长的像胶棒已是狠狠地敲在了他的脑袋上。

    “啊!”

    邬贵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杀猪调,脑袋顿时开了花。

    并没有结束!

    保安队长象是一条疯狗,猛地扑了过去,手中的橡胶棒如同狂风暴雨般就砸向了邬贵。

    “我的妈呀!”

    邬贵抱头鼠窜,哭爹喊娘,刹那间已是被保安队长给砸得头破血流,惨号连连。

    “这,这,这……”

    随后冲过来的那些保安,一个个傻眼了,他们也是怎么都没弄明白,他们的保安队长,竟然莫名其妙地打起了邬经理?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几个保安完全被弄蒙了。

    “俄!”

    小青姑娘浑身一震,一张俏脸也是陡然变得难以喻意的震惊。

    小青正准备着要对付这些冲过来的保安。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有这样的变化,那个保安队长竟然就这么象是突然发风了一样,一下子改变了打击的对象,对指挥他们的那个家伙狂奏起来。

    这样的事实,完全是出乎了小青的意料。

    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了?

    无数疑问如同是煮沸了的米粥一样,汩汩地在小青脑袋瓜子里冒着泡,小青姑娘刹那凌乱了。

    “啊!”

    一边的杨文竹也是被眼前这样不可思议的一幕给惊呆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杨文竹的眼眸陡然骤亮,猛地望向了张横,心中更是震动无比:“肯定是他,一定是他,他果然与我猜想的一样,怪不得那天他能一眼看出我心脏患了病!”

    杨文竹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

    “呃,我的妈!”

    刘兴强满脸的骇然,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

    刚才邬贵带着保安冲来,刘兴强心中是又惊又急,以为今天自己与张横两人这是要被痛奏了。

    正准备叫张横快跑。那知,话还没出口,场中就出现了保安队长象发疯了似的狂奏邬贵的情形。

    一时间,刘兴强惊呆了。

    他自然知道,保安队长乃是邬贵的小舅子,这两人几乎就是穿一条裤子的,甚至那家伙能当保安队的队长,也是靠了邬贵的关系。

    因此无论从那一方面来说,保安队长都是不可能去欧打邬贵。

    可是,这绝不可能的事,现在就在眼前发生了,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刘兴强震惊莫名?

    再看张横,此时此刻神情也是有些古怪,心中更是暗喜不以:“嘿嘿,幸亏昨天晚上炼制了碧眼蟾蜍的眼珠子,炼制了这个迷幻咒。”

    心中想着,张横低头望了望自己的指缝。

    此刻,在他的指缝间,正捏着一枚绿豆大小的珠子,闪烁着碧绿的光芒,却透着一股妖异的气息。

    这粒珠子正是碧眼蟾蜍的眼珠子,而且是经过张横炼化了,在里面储存了一个迷幻咒。

    碧眼蟾蜍的眼珠是它身上最珍贵的材料,具有特殊的作用,可以在其内储存巫咒和巫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粒碧眼蟾蜍的眼珠子,就相当于是一件法器。

    这次张横储存在碧眼蟾蜍眼珠里的迷幻咒,功能也非常的特别,具有让人产生迷幻的作用,在一定时间内完全失控。

    这个巫咒的效果与**咒有些类似,只不过,后遗症却没有**咒那样严重,最多也就只会精神恍乎一段时间,并不会事后成为了疯子。

    这是张横在上次使用**咒对付龙老二后,再三思考的结果。

    他可不想动不动就把人变成疯子,实在是有伤天和。

    此刻,看到自己的迷幻咒果然起了效果,让保安队长暂时迷失了心神,痛奏起了邬贵,张横心中还是非常畅快地。

    “难道是他?”

    这个时候,那边的小青也猛地回过了神来,目光陡然望向了张横,神情震骇无比。

    小青也猛然意识到了,那个保安队长突然出现异常,应该是与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有关。

    而且,仔细回想起刚才的那一瞬间,小青记得,好象那年青人身周,陡然刮起了一阵阴风。之后,那名保安队长,这才有了异常的举动。

    “难道,难道他是……”

    一个让小青无比震惊的念头猛地浮上了她的心底,小青整个人再次浑身剧震,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啊!我,我,我这是怎么了?”

    殴打持续了大约半分钟,当那几名保安冲上前去,总算把发疯的保安队长从邬贵身上拉开,他终于停下了手。

    而直到这个时候,保安队长似是才意识到,他殴打的对象,竟然是他们的邬经理。

    一下子,保安队长顿时也惊呆了,望着眼前惨不忍睹的邬贵,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橡胶棒,整个人呆在了当场。

    “啊呀,你这家伙,打死我啦!”

    邬贵总算缓过了气来,带着哭腔悲愤地道。

    此时此刻的邬贵,形象实在是悲惨到了极点。满头满脸的鲜血,身上的衣服,也成了叫化衫,破破烂烂的。

    他现在这副模样,估计他爹娘看到他,也一定认不出他就是邬贵。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