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贱人
    “我,我,我!”

    保安队长望着满身是血的邬贵,却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虽然刚才就是他出手打了邬贵。但是,到底怎么就把这位邬经理当成了敌人,连保安队长自己也弄不清楚。直到此刻仍是西里糊涂。

    “嗯,看来还是自己的功力太低,炼制的迷幻咒只能持续这么短时间。”

    望着那边清醒过来的保安队长,张横暗暗点头,对自己炼制的巫咒,也多了一丝直观的了解。

    根据天巫传承中信息的介绍,储存在法器中的巫咒,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是根据炼制者的功力有关。

    此刻,那保安队长的心智,只混乱了半分钟左右,就清醒了过来。却也说明现在的张横,力量实在是太低,炼制的巫咒也就只能持续这点时间。

    不过,这也足够了。有了碧眼蟾蜍眼珠子这件法器,真要是有不长眼的人敢招惹自己,那绝对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金泰国际大楼的电梯门突然打了开来,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急冲冲地向这边跑来。

    这中年男子正是钱塘市金泰国际生物公司的总经理杜明。

    只不过,现在的杜总经理,不象以往那样气派十足,反尔是满脑门的细汗,一张胖乎乎的脸上,神情更是焦急无比。

    电梯与张横所在的门口隔着一个大厅,距离有二三十米。杜明一出电梯,便是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向门口奔了过来。

    杜明奔来,正哼哼哈哈唱着杀猪调的邬贵,立刻发现了他。

    眼见杜总经理那副又惊又怒的表情,心中顿时一惊。

    邬贵现在虽然被奏得象是条赖皮狗,浑身都感觉象是要散了架。但看到杜大总经理亲自出面,他那敢怠慢,再一次握紧了手中的像胶棒,挣扎着爬了起来,就要向张横冲去。

    杜总出面了,他邬贵无论如何也得表现一下,这可是一个在杜总面前露脸的机会啊!

    所以,邬贵顾不得满身的伤痕,再次准备亲自上前动手了。

    但刚冲出两步,却正好被小青和杨文竹拦住了去路。

    小青刚才冲上前来扇了邬贵一记大耳刮子,自然位置现在是离邬贵最近的,也正好挡在邬贵冲向张横的路上。

    见到又遇上了这个美女煞星,邬贵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他可真的被小青那一巴掌给打怕了。

    不过,现在杜大总经理已上场,邬贵就算心中害怕,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邬贵眼珠子一转,避开了小青那犀利的目光,反而转向了小青身边的杨文竹:“臭婆娘,好狗不挡路,快给老子闪开,否则别怪老子……”

    精神头上来,这回邬贵连说话也不结巴了。

    然而,邬贵后面那句不客气还没从嘴里吐出来,只听正急奔而来的杜明陡地一声暴吼:“邬贵,你才是死狗,你这条死狗给我去死!”

    暴喝声中,杜明那满是肥膘的身体象滚球一样陡然加速,只是眨眼的功夫,已出现在了邬贵的面前。

    还没等邬贵脑袋瓜子反应过来,他的脸上已结结实实地挨上了杜明一记大耳光。

    “哇!”

    杜明这一巴掌的力量不可谓不大,顿时把邬贵整个人打得滴溜溜地旋转着,撞向了杨文竹。

    小青就站在杨文竹身边,自然不能让杨小姐给人撞着,一个闪身,便拉着杨文竹闪到了张横的身后。

    卟通一声,可怜的邬贵再一次摔了个狗啃屎。

    而且这次杜明打的是他的右脸,顿时,他的整张脸都成了猪头。

    邬贵被打蒙了,挣扎着爬了起来,抹抹嘴唇,吐出一口的血沫子。

    吧嗒一下,几个白森森的东西从血沫子里蹦了几蹦。

    几名保安一看,个个倒抽凉气。

    那几颗白森森的东西,除了大槽牙外,还能是什么?

    邬贵原本就被小青刮了一个大耳刮子,又加上刚才被保安队长痛奏,满嘴的牙齿早已松动。

    这回倒是好了,杜明的这一巴掌,倒是把他满嘴的牙齿打掉了大半。

    望望地上的牙齿,邬贵那个冤屈啊!

    他捂着一张猪头脸,一对已肿成猪泡的小眼睛望着杜明,眼眸里陡地现出了血丝。

    “妈的,敢打老子,老子与你拼了!”

    邬贵猛地怒吼一声,如同是疯狗一样,扑向了杜明。

    “你,你,你!”

    杜明做梦都没有想到,以往温顺得如同哈巴狗一样的乌龟经理,此刻竟然会突然反击。

    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被邬贵扑倒。

    “啊!不好了,快快,我的天啊!”

    旁边的几名保安傻眼了,一时完全给震惊。

    他们也是做梦都想不到,邬经理竟然会扑打杜总经理。

    这怎么可能?

    邬经理貌似是公司出了名的贱人,对公司的任何头头,都表现的无比谦卑。否则,也就不会有乌龟经理的这个雅号了。

    杜总经理做为钱塘金泰国际生物公司的第一把手,别说是刮了邬贵一个巴掌,就算是打他十个耳刮子。

    以这家伙以前的贱胚性子,只怕绝不会有丝毫的反抗,甚至还会把脸凑过去,让人家杜总经理打得更舒服些,更解气些才对。

    可是,现在的邬贵,却如同是疯狗一样,扑在了杜总经理身上,两只拳头更是没命地往杜总经理身上招呼。

    看他的这个模样,仿佛与杜总经理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下手那个狠啊!

    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了?

    邬贵的行为,完全巅覆了所有人对他的印象,一时间把几名保安全部震呆了。

    “啊哟,你要死了,你竟然敢打我,快来人啊,把这条疯狗给我赶开去!”

    杜明凄厉的惨号传了出来,发出了惊心动魄的叫喊。

    “我的妈,快,快,快救杜总!”

    几名保安总算回过了神来,连忙一拥而上,把邬贵从杜明身上拉了开来。

    但是,就这会儿功夫,杜明却已是吃了不知多少的老拳,一张满是肥膘的脸,也已肿成了猪头,满头满脸的鲜血,样子实在也是惨不忍睹。

    “好啊,邬贵,你这贱人,你敢打我,你被开除了,今后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

    杜明好不容易爬了起来,气得浑身发抖,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却也是顾不得什么了,猛地又是踹起一脚,直踹在了被几名保安架住的邬贵肚子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