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龟孙子
    “啊!”

    邬贵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被踹了个四脚朝天。

    不过,杜明的这一脚,貌似也是把近乎疯狂的邬贵给踹醒了。

    他陡地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骇然的神色:“啊,不,不,不是我,我,我,我……”

    邬贵我我我地我不下去了,心中的恐惧和后悔,却已是把他给完全震呆。

    看到杜总经理那副惨样,邬贵猛地似是明白了什么。这应该是他刚才对杜总经理出手才造成的后果。

    可是,他邬贵怎么会做这样的蠢事,怎么会去打杜总经理?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是邬贵想不通的事。

    但是,让邬贵后悔和害怕的,却是杜明的那句你被开除了的话。

    邬贵只觉脑袋瓜子嗡的一声,整个世界都仿佛在这一刻轰然倒塌了。

    “完了,我真的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

    邬贵啊呀一声,身形缓缓地瘫软了下去。

    杜明那句开除他的决定,把邬贵完全给震傻了。

    要知道,金泰国际的待遇一向比其他公司高。象邬贵这样的财务部经理,如果在其他公司,一个月也就四五千块钱。

    但在金泰国际却有上万。

    不仅如此,财务部更是一个油水衙门,那些想尽快收到货款的供货公司,那一个不是暗地里会给点好处。

    因此,邬贵一个月的灰色收入,其实比工资还高。

    而且,如果要是砸了这只饭碗,以邬贵只会靠嘴皮子的那点本领,要想再找一份工作都难了。这不等于是要断了他后半生的生计啊!

    这样的后果,如何让邬贵承受?

    望着乌龟经理这副惨样,一边的张横心里偷着乐开了花。

    邬贵之所以会突然象发疯一样扑打杜明,正是张横暗中做的手脚。

    碧眼蟾蜍的眼珠子有两粒,每一粒都能储存一个迷幻咒。

    因此,张横手中的迷幻咒有两个,这一回,他又是一不小心给邬贵用上了。

    邬贵正是受了迷幻咒的影响,这才会做出痛殴杜明的行为。从而导至了他被开除的结果。

    当然,这也是张横最想看到的。

    不仅是邬贵倒了霉,而且,看到杜明被邬贵痛奏,成了这副猪头样,却也是让张横心中痛快无比。

    张横自然知道,邬贵是杜明的亲信,这次邬贵不让自己和师兄进公司,显然诬陷自己的人,正如师兄所猜测的那样,就是这家伙。

    而且,邬贵敢明目张胆地这样做,如果背后没有杜明的默许,杀了张横都不信。

    这也就是说,这次针对自己和师兄的阴谋,杜明就算不知情,肯定也有一定的关系。

    所以,现在让邬贵痛奏杜明,也算是给他一点教训。

    那边,杜明一脚踹开邬贵,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又转向了杨文竹那边,就想迎上前去。

    但他一转身,却正好迎上了张横。

    因为小青刚才为了躲避邬贵那一摔,拉着杨文竹站到了张横的身后,现在的张横正好挡在杨文竹和杜明之间。

    看到张横挡住了去路,杜明不禁有些怒不可歇。

    杜明刚才在办公室里,偶尔透过窗户向下望了一眼,正好看到了门口发生的事情。

    做为金泰国际在钱塘市这里的负责人,杜明自然是认识杨文竹这个金泰国际新一代的掌舵人。

    不久前杨文竹接任金泰国际总裁位置的时候,杜明也是亲自到台湾的总部,接受了杨文竹的接见。

    而当他看到杨文竹竟然被邬贵拦在了门口,杜明大吃一惊,心中更是又惑又怒。

    疑惑的是杨小姐这次来钱塘市,自己竟然一点也没收到消息。

    难道这位美女总裁也在玩微服私访,在暗中考察旗下子公司的经营状况?

    怒的是邬贵那家伙竟然这么不长眼,把杨小姐给拦在了门口。

    此刻,见张横竟然挡在门口,拦住了自己迎向杨小姐的路,这下更是火上加油。

    杜明那里还会给好脸色,他一声怒叱:“小子,滚开!”

    说着,一只胖嘟嘟的手就猛地甩出了一个大巴掌,准备给张横也来个大耳刮子,象扇邬贵一样把他给扇出去。

    “嘿嘿,看来你这头肥猪还没被奏够啊!”

    看到杜明竟然要给自己扇大巴掌,张横真是被气乐了,心中暗道:“那就让你这死猪与你手下的那帮狗腿子也玩玩吧!”

    明白了自己和师兄是被人阴谋的,张横现在火气也特别的大,那里还会容情。

    但是,张横还没有动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娇喝响起:“杜明,够了!你竟然当着我的面,敢打我的贵客,看来你这总经理也是不想当了。”

    “啊!”

    杜明如同是猛地中了定身法,浑身剧颤,冲到半途的身形陡地僵住了,脸色也刹那死灰一片。

    原本细细密密的汗珠,在这一刻更是化为了豆大的颗粒,滚滚而下。

    “杨小姐,您,您,您……”

    望着满脸怒容的杨文竹,杜明心里机灵灵直打寒战,背脊上却刹那被汗浸透。

    杜明的嘴却结巴着,一时您您您地您不下去了。

    杨文竹那句话实在太具有震撼力了,竟然说张横是她的贵客。

    而且最后那句你这个经理看来是不想当了,更是极具杀伤力。

    杜明现在感觉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短了路。

    他实在弄不清楚,张横怎么就成了杨小姐的贵客?

    而杨小姐竟然为了张横要遣怒他。

    这是哪跟哪啊?

    要知道,眼前的张横,前几天还只不过是自己公司的一名小小的采购员。

    可是,就隔了一个晚上的功夫,他却成了杨小姐的贵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妈,这是神马情况?”

    见杜明竟然被身边的美女一句话吓成这个耸样,张横一时也惊呆了,更是有些弄不明白状况。

    照说,杜明堂堂金泰国际钱塘地区的总经理,也不会犯贱到这样的程度,任由人骂?

    那么,这美女敢骂他,杜明还吓成这副孬样,这意味着什么呢?

    张横的心滴溜溜地转了起来,望向杨文竹的目光也不同了。

    “啊,这是什么情况?我的娘啊!”

    一边的保安以及刘兴强和刚苏醒过来的邬贵等人,惊呆了。

    他们是做梦都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娇滴滴的美女,竟然一句话就把他们的杜总吓成了这副龟孙子样。

    这样的事实,完全把他们给震惊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