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背后操手
    “怎么,杜明,你还不带路?”

    见杜明呆在当场,杨文竹冷哼一声。

    “啊,我,我,我……”

    被杨文竹一喝,杜明总算回过了神来。

    “您请,您快请!”

    杜明擦了擦满头的大汗,躬着身,连连让路。

    当然,杜明这回自然也是学乖了,却那里还敢怠慢张横和刘兴强。

    他转过身来,无比谦卑地向张横和刘兴强躬身道:“张先生,刘先生,请原谅,以前有点误会,请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记在心上,等下还允许我杜明为你们摆酒陪罪。”

    望着堂堂金泰国际的一位总经理,这个以前连正眼也不会瞄一下自己的杜明,如今如此谦卑地向自己低头认错,还要摆酒谢罪,张横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畅快。

    一边的刘兴强更是激动万分,讷讷地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杜明在前引路,把杨文竹小青和张横以及刘兴强迎入了他的那个总经理办公室。

    办公室很宽敞,足足有上百平米,里面的装簧更是堪称豪华。

    在靠近窗边的一处地方,摆着一套真皮沙发。杨文竹与张横一起来到了中间那张三人沙发上坐下。

    刘兴强还有些战战兢兢不敢坐,被张横拉了一下,这才浑身不自在地坐了半个屁股,一副紧张的模样。

    刘兴强本是个采购部里的小采购员,平时连杜明总经理都很少见,现在身边竟然坐着集团的总裁,实在是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

    张横却不同,得到了天巫传承,心境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在刚才刹那的震惊后,现在却能完全以一颗平常心面对杨文竹了。

    小青也坐到了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只有杜明满头是汗地站在四人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喝了一口杜明亲自奉上来的茶水,杨文竹脸色却变得凝重起来:“杜明,刚才我听张先生说,你们诬陷他们吞没了五十多万,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说着,杨文竹目光凌厉地注视着杜明,脸上又现出了怒容。

    杨文竹之所以一路追着张横要谈谈,自然是有目的的。此刻,却是要先帮张横把事情当面弄个清楚。

    见美女总裁脸色不善,杜明满脑门的汗珠又吧嗒吧嗒直往下掉。

    关于张横和刘兴强贪污公司五十多万的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不过,此事他现在还真不清楚其中的内情,因为这个事情,现在仍是由邬贵在处理。

    “杨小姐,此事我如今还不怎么清楚。”

    考虑再三,杜明却也不敢说谎:“这事现在都是由邬贵在处理,具体怎么样,得问他。”

    邬贵本是杜明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而且,邬贵这家伙平时也很会做人,虽然在公司弄些灰色收入,但却也绝不会少了杜明这位总经理的份额。

    以杜明总经理的身份,许多事情不便亲自出面,确实也是少不了邬贵这条狗腿子。

    因此,邬贵说张横和刘兴强贪污,其实这事是与杜明通过气的。

    杜明当时心中也有些明白,想必是邬贵要玩什么花样。

    不过,杜明并没什么明确表示,反正只是公司下面的两个采购员,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只要邬贵做的不太过份就行。

    但是,他现在自然不敢说实话,只能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哦!”

    杨文竹那好看的秀眉蹙得更紧了。

    微微沉吟,杨文竹目光望向了一边的小青姑娘。

    小青会意,向杨文竹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小青走了回来,目光怪异地望了张横一眼,低声在杨文竹耳边低语了几句。

    小青姑娘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去财务部一调查,就把事情给弄了个一清二楚。

    邬贵本就受了张横迷幻咒的影响,精神仍处于恍乎的状态。

    因此,小青姑娘稍微使了点手段一逼问,他就把所有事情如同倒豆子一样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他这次确实是诬陷了张横和刘兴强。

    邬贵这段时间迷上了赌博,一下子输掉了上百万,几乎把他这些年的积蓄都输了个精光,还欠下了不少的外债。

    这几天,讨债的人上门,弄的他日夜不宁。

    于是,为了弥补这个亏空,邬贵也是挖空了心思,就想到了公司的财务上。

    本来,他想贪污公司的钱来还债,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却是接到了一位名叫朝平川的朋友的电话。

    朝平川在越洲开有一家苗木公司,平时与金泰也有生意往来,同邬贵的关系相当不错,而且也是借给了他不少钱。

    只是,这次却不是向他讨钱来的,而是要他帮忙整一个人,那就是张横。

    按朝平川的意思,只要他能整张横,那么,他借给邬贵的钱不但不用还,而且还会再给他一些好处。

    邬贵正在为钱发愁,一听这话,顿时喜出望外。

    两人就这么商量着,阴谋起了张横。

    最后,他们商量出了一个结果,那就是给张横弄一个贪污的名头。

    张横和刘兴强前段时间刚好有一张申请货款的批条在那儿。

    他就仿冒了张横的笔迹,领了那笔五十多万的货款,这就是造成张横和刘兴强贪污的由来。

    本来,仿冒笔迹,这是经不起调查的,只要一对帐,肯定就会露馅。

    但是,对方答应可以在后续的事上做文章,因为,对方的弟弟是在警局工作,只要把张横弄入警局,就完全可以让张横在里面屈打成招,这样,就算张横想翻案也没办法了,甚至也就无所谓查帐不查帐。

    有了这一商量结果,邬贵马上实施了行动。

    对于他来说,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要是事情真能成功,不但可以收入张横他们的那笔五十多万,而且还能从对方那里得到好处,这样的好事,不做才是见鬼。

    他之所以今天拦着张横和刘兴强不让他们进公司,甚至让保安欧打他们,就是为了要把事情闹大,一方面是他不敢让张横他们查帐,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把张横和刘兴强打伤,这样就能报警,从而让警察来处理。

    一旦到了警察局,那边自然会有人去对付张横。

    到时,就不是他的事了。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但他做梦都没想到,张横这次一起来的竟然还有金泰的美女总裁,却是让他的事情完全败露。

    “朝平川,竟然是这家伙!”

    张横一听,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朝平川正是朝百万的大儿子,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次被诬陷,背后竟然仍是朝家搞的鬼。

    而且,张横也知道,朝百万的二儿子朝平原就在警察局工作。

    这也就是说,邬贵所说的话,确实是可信,这一切的背后阴谋者,肯定就是朝百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