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心之冢
    天巫之眼探察到杨文竹的心脏,陡地,视野一阵变换,一幅无比奇异的影像映入了张横的意识里。

    那是一团血色的物体,形状看起来象心脏。

    但是,这颗心脏却完全不象张横在书本上看到的人类心脏。

    因为,这颗心脏的表面,竟然包裹了一层如同膜一样的东西,使整个心脏看起来怪异无比。

    如果一定要形容,那么,就只有一个东西可以来比喻,那就是一个包子,或者是坟包。

    “我的天,神啊!一颗长得象坟包一样的心脏!杨小姐竟然长了一颗这样诡异的心脏!”

    张横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差点咬了舌头。

    说实话,这样诡异的心脏,别说是张横没有看到过,就算是听也是从来没有听到过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人类的心脏,怎么可能长成这副鬼模样?

    张横真的被震憾了。他做梦都想不到,杨文竹的心脏,竟然会长成这副样子。

    嗡!

    正心中骇然,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脑海中的天巫图腾陡地一震,一股信息流猛地灌入了张横的意识里。

    “哦!难道!”

    张横心头又是一震,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但是,还没等张横回过神来,脑海嗡地一阵轰鸣,那些信息已在意识中呈现了出来。

    “心之冢,孽之根,坟之冲!”

    张横喃喃地念道着出现在意识里的信息,一张脸陡然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起来:“我的妈,杨小姐竟然是被人下了邪镇之术!”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杨文竹之所以心脏会长成那个鬼样,竟然是被人下了邪镇之术。

    而且,所下的邪镇,就是心之冢。

    “原来是这样!”

    随着灌入意识里的信息越来越多,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看来,杨小姐是被人暗算了,有人要暗害她。”

    “不错,张先生,我确实是被人暗算了,确实是有人要暗算我!”

    杨文竹一直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张横,此刻听到张横的喃喃自语,神情陡然一震,脸上也露出了难以喻意的悲愤之色:“几个月前,我突然感觉心脏不适,然后,就发现了心脏处的异样。”

    “后来,经过一些高人的指点,这才明白,我是中了邪术。”

    杨文竹继续道:“这才会让我的心脏出现这样的怪现象。”

    “嗯!”

    张横仔细地听着,微微点头。

    现在的张横,却也是有些明白了。

    怪不得当时在药材市场,杨文竹想购买那个假狗宝。

    原来,她身上被人下了邪镇之术,她购买那只狗宝,完全就是为了救命。

    要知道,在一般民间的传说中,象狗宝,马宝牛宝以及驴宝等这类动物体内结出的奇异东西,具有特殊的药用,配以一些偏方,甚至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因此,当一些人得了奇症怪病时,就会用这些动物体内的某某宝来治疗,希望能得到奇效。

    而且,张横也总算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当日自己无意中说出她心脏有问题后,她就会这么着急寻找自己,甚至在之后的日子里,一直等在药材市场附近。

    原来,杨小姐得的这个心脏病,不是普通的疾病,而是被人下了邪镇。

    自己当时一语道破,怪不得会引起她的震惊,并要苦苦追寻了。

    “自发现有人对我施展了邪术后,这段时间,我到处寻访高人,想解去这东西。”

    杨文竹脸上现出了悲色:“只可惜,遍寻了各地,却一直没有办法。”

    “这次来钱塘市,也是想碰碰运气。”

    杨文竹目光变得炽烈起来:“张先生,请救我!”

    “杨小姐,您言重了!”

    望着一脸迫切的杨文竹,张横心头一震。

    “张先生!”

    杨文竹微微地叹息了一声,脸上的悲切之色更浓:“不是说我贪生怕死。实在是我不甘心啊!”

    “有人想暗算我,一旦我就这么洒手,那么,我们杨家的金泰国际,极有可能会四分五裂。”

    杨文竹语气变得悲愤起来:“我怎么甘心我爷爷和父亲这么多年辛苦打拼的基业,就这么毁在我手中。”

    “所以!”

    杨文竹的目光陡地变得炽烈无比,凝注到了张横脸上:“再给我一年时间,只要再给我一年时间,我就能把所有的一切安排好。到时,就算我化为飞灰,我也无所遗憾了。”

    说到这里,杨文竹的双手陡地紧紧地抓住了张横的手,身形都有些颤抖:“所以,我求张先生救救我!”

    “杨小姐,您!”

    张横的心震动了,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说。

    说实话,望着眼前这位美女总裁如此悲切地求恳自己,张横心中确实也是非常的震动。

    张横真的就想说,我马上救治你。

    但是,想到杨文竹所中的邪镇之术,张横一时却是有些犹豫。

    “张先生!”

    见张横沉吟不语,杨文竹不由脸色更加的黯然。

    稍稍迟疑了一下,杨文竹终于又道:“我知道,你们这些身怀奇技的人,根本不在乎那些世俗的东西。要不然,张先生你身怀如此本领,也不用靠打工赚钱了。”

    “但是,我是俗人,所以,也只能与张先生你说些俗事。”

    杨文竹语气变得肃然起来:“只要张先生答应救我,解了我的危机。那么,我杨文竹在此给张先生一个承诺,以后张先生若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的。那么,我杨文竹以及整个金泰国际,将不惜一切代价,为张先生办到!”

    “杨小姐!”

    张横浑身一颤,被杨文竹这个承诺给震动了。

    别看杨文竹只是一句承诺,但是,张横却明白,杨文竹的这句承诺,份量有多重。

    金泰国际是什么?

    那是世界百强企业之一,资产有数百亿,旗下分公司遍布世界各大洲的超级巨无霸。

    杨文竹又是什么人?

    那是掌控着金泰国际的世界经济巨头,是无数人必须仰视的精英巨子。

    且不说她名下的资产有多少,她拥有的财富是个如何恐怖的值。光是以她所拥有的人脉以及社会关系,那也绝对是一张恐怖的关系网。

    这绝不是任何金钱可以衡量地。

    因此,杨文竹的那个承诺,看似只是一句话,但份量绝对是比千金万金还重,甚至比得上千万元亿万元的财富。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怦然震动?

    “还有!”

    杨文竹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又是一肃,说出了一句更让张横无比心动的话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