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坟风冲刑
    “还有,朝家那边的事,我可以帮你解决。”

    杨文竹终于又说出了一个条件。

    刚才小青盘问邬贵的时候,在知道了背后指使的人是朝平川后,也曾问了其中的原因。

    因此,现在的杨文竹,也大略地清楚了张横与朝家的过节。

    “哦!”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心中确实是有些动心了。

    如果说刚才杨文竹的承诺有些空洞,那么,现在她的这个条件,却是正好戳在了张横的软肋上。

    说实话,虽然张横依靠本身得到的天巫传承,借助马贤青的力量,在白马山村狠狠地折了朝柏林一回。

    但是,张横的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朝家经营这么多年,所积累的人脉以及才富,是如今的张横所无法比拟的。

    别的不说,就以这次金泰国际的事,如果不是刚好遇到了杨文竹,只怕真的会被朝平川和邬贵阴谋得逞,到时,后果还真不堪设想。

    这也就是说,自己与朝家结怨,朝家是绝不会放过自己。

    张横就算自己不怕事,却也得为家人着想。

    因此,此刻杨文竹提出能帮忙解决朝家的事,如何不让张横心动。

    朝家虽然有千万巨资,在白马山村或者钱塘,也算是富豪。

    但是比起资产有数百亿,名列世界百强之一的金泰国际,那自然就是小儿科。

    如果杨文竹想对付朝家,就如同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心中已是有所心动,张横的目光望向了杨文竹,神情却是变得异样起来。

    杨文竹的心脏被人下了邪镇之术……心之冢,这还是让张横心中非常的顾忌。

    心之冢并不是一种原生的病,而是受到了坟风冲煞,这才会让杨文竹得此怪病。

    确切地说,是有人在杨文竹的祖坟上做了手脚,下了邪镇,这才导至的后果。

    在刚才用天巫之眼的探察中,张横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杨文竹头顶三花聚顶的三团气运中,祖荫气运一片漆黑,从而影响到了本身的命理气运。

    这相当于是说,杨文竹命理气运的衰败,就是受了祖荫气运影响。

    不仅如此,她祖荫气运那团漆黑颜色,是由外而内逐渐渗透,这就意味着是她的祖坟被外力所冲煞,才会让祖荫气运受损。

    如果是祖坟本身风水有了破败,祖荫气运的颜色变化是由内而外的。

    从这一点来说,张横已是完全可以确定,这是有人故意在暗算杨家。而且,做手脚的那人,绝对是位与自己一样,至少是在阴阳风水上有很高造诣的奇人。

    否则,绝对无法在杨文竹的祖坟中下那个心之冢的邪镇。

    如果自己救治杨文竹,那就是要与那位下邪镇的高人作对。以如今张横刚刚踏入凡巫境界的能力,张横心中如何不顾忌?

    天巫传承中有五个境界,张横现在处于最低的那个层次。

    张横可不以为,自己获得天巫传承,就是天下无敌。

    这世界上既然有天巫传承,那么,肯定也会有其他类似的法门,以张横一个刚入门的菜鸟,要与不知名的敌手作对,他确实得仔细考虑后果。

    “张先生!”

    见张横仍是迟疑的模样,杨文竹那炽烈的目光渐渐的黯淡下来,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精神也一下子萎糜了许多:“唉,张先生,如果你真有为难之处,我也不强求,也许,这是我命该如此。”

    “杨小姐。”

    望着杨文竹那悲切的神情,张横的心无来由的一颤。

    此刻的杨文竹,那里还有先前一声冷哼震摄杜明总经理的那份女强人的气势,完全就象是一个软弱的女孩子。这让张横的心有一种莫名的怜惜。

    也许,无论是如何坚强的女子,内心深处,也必然是会有软弱的一面,此时此刻的杨文竹,就表现出了她脆弱的时候。

    深深地吸了口气,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了起来。

    现在是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候了,无论是杨文竹对自己那诱人的承诺,还是她愿意帮助自己解决朝家的麻烦,或是她刚才为自己解了邬贵的阴谋,张横都决定帮她一把。

    那个还不知名的潜在敌人虽然让张横顾忌,但是,那毕竟是以后的事。就以现在而言,张横必须面对朝家的报复。以自己如今的能力,不得不寻找一个强有力的外力。

    因此,张横选择救治杨文竹。就当是双方的一次合作。

    心中想着,张横道:“不是我不愿,只是您的问题比较复杂,我怕我能力有限。”

    “那张先生是答应救我了?”

    杨文竹浑身一震,目光陡然再次变得灼热起来。

    “杨小姐!您的病情况有些特殊,我也没把握能治好,如今最多也只能暂时压制一下。”

    张横可不敢把话说满,当下把杨文竹的实情说了出来:“您的病,并不是本身身体的问题,而是受了祖坟冲煞。确切地说,是有人在您的祖坟下了邪镇,这才会让您得了这心之冢的怪疾。”

    天巫传承对心之冢的描述中:心之冢,孽之根,坟之冲!最后的坟之冲,就说明了这心之冢的根源,乃是受坟风所冲刑。

    “啊!原来是这样!”

    杨文竹娇躯剧震,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怪不得,怪不得!”

    杨文竹喃喃着,心中却也是有些恍然了。

    做为世界经济巨头,身体出了异常,自然是请过这世上最高明的医生诊断过。

    只是,她的这个病,纵然是那些世界医学上的权威专家,也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病症。

    当然,她也想到了其他的原因,请过一些江湖上的奇人异士为自己诊断。

    只是,最后得出的结果只有一个,是她中了邪术。

    至于说到底是什么邪术,因而何来,却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然而,此刻眼前的年青人,却已是道破了病因,并指出了病根,这自然是让她对张横更加信服了几分。

    “能压制就好,能压制就好!”

    杨文竹是何等人物,立刻听出了张横的话外之音。

    但是,这却仍是让她无比的兴奋。

    要知道,自从发现被人暗算,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她遍寻各地的奇人异士,却从没有一个人敢说,可以帮他压制体内那诡异的东西。

    如今,张横却说可以,这无疑是让她看到了希望。

    “张先生,那你需要些什么,我马上叫人去准备。”

    杨文竹有些迫不急待。

    “东西并不需要准备什么,所需的我都有。”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只是,我只能暂时压制您的这个病情不再恶化。如果想要真正解决问题,必须找到您祖坟被人所下的邪镇,化解了对方所做的手脚,这才有可能。”

    张横并不准备隐瞒杨文竹,说出了问题的重点。

    “这个我明白。”

    杨文竹点头:“那就一切拜托张先生了。”

    说着,杨文竹站起身来,朝张横深深地鞠了一躬,态度诚恳之极。

    张横能指出自己的病因,并查到病根,现在的杨文竹确实是已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张横身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