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一字平天冠
    吴行舟确实是被张横的话给震惊了。

    要知道,张横所说的话,正是切中了他的要害。

    近几年来,五洲大酒店的生意确实是作的红红火火,在钱塘市也是大有名气,成为了钱塘酒店业的一个标杆。

    但是,让吴行舟发愁的是,正如张横所说的那样,五洲大酒店总是隔三差五的发生打架斗殴事件,这让吴行舟很是头痛。

    许多时候,光是花在这打架斗殴的后续处理事务上的时间,就占去了他大半的精力,让吴行舟感觉很是疲惫。

    然而,这事还真的无法防犯,他想了许多办法,无论是加强酒店的管理,还是提高员工的素质,效果却都并不明显。

    可是,他做梦都没想到,此刻这位年青的张少,竟然一语道破了自己的心病。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吴行舟心中震动?

    不仅是他,旁边的杨文竹以及赵君儒杜明等人,一看到吴行舟的脸色,也顿时神情一滞。

    显然,张横应该是说对了,否则,这位吴总经理不会表现出如此的震惊?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脸上都现出了期待的神色,想看看张横如何给大家一个解释。

    “张少,您快说说,我们五洲大酒店到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谢谢您了,谢谢您了。”

    吴行舟更是迫不急待,急急地向张横道:“只要张少能帮忙解决,其他的什么都好说,我吴行舟绝不是小气的人。”

    一边说着,他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张金色的卡来,递到了张横面前,态度无比的诚恳:“张少,这是我们五洲大酒店的vip金卡,只有大酒店的贵宾才可以得到,有了这张卡,可以在我们大酒店内得到最低折叩的消费。”

    “哦!”

    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吴总客气了。”

    旁边的杜明脸上却是现出了古怪的神色。

    要知道,五洲大酒店做为钱塘市最高档的酒店之一,能得到它的一张vip贵宾卡已是相当不容易。因为,平时大酒店的几个高档包厢,都是要预约的,如果没有vip贵宾卡,根本约不到位置。

    即使是他杜明,做为五洲大酒店的重要客人,也就同样是一张vip金卡。

    这还是因为他是金泰国际的总经理,又是在这大酒店消费的累计额度达到一百万后得到的。

    然而,眼前的张横,一句话就让吴行舟奉献上了一张vip金卡,这个待遇真可谓是天大了。

    客套了一下,张横也不佼情,收下了那张金卡,这才又把目光望向了面前的大楼。

    五洲大酒店是一幢十八楼的建筑,在四周高楼林立的大厦间,其实并不算是最高,也并不特别的突出。

    不过,五洲大酒店的建筑很有特色,它的门前是一个广阔的停车场,占地有五六百平米。视野特别的开阔。

    而且,停车场呈一个扇形,以五洲大酒店大门为基点,向两边扩展,无形中更是突出了大酒店的中心位置,看起来让整个大酒店都显得气派了许多。

    再看大酒店本身的建筑,外历面贴的都是淡蓝色的磁砖,在阳光的掩映下,闪烁着蔚蓝的光芒,让整个大酒店显得别样的高贵典雅。

    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顶层,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五洲大酒店的顶楼是一个天台,不过,天台的建筑有些特别,比下面的楼层向外延伸了一圈,四个角更是用琉璃瓦向外挑出了四个飞檐。

    整个顶楼的天台,看起来就象是一顶古代官员所戴的官帽,天台向外延伸部分是帽沿,四角向外挑出的琉璃飞檐就是官铃。

    “嗯,一字平天冠!”

    张横油然赞叹道:“这应该是这五洲大酒店的一个风水格局,能布置这一风水局的,肯定也是这方面的高手。”

    一字平天冠在风水局中是相当难得的,能镇住气运,聚气纳财。

    如果把整座五洲大酒店的建筑比喻成一位巨人,那么,它头顶的天台,一字平天冠就是给这位巨人戴上了一顶官帽。

    风水局中很注重形意,一座戴了官帽的建筑,自然就形成了富贵的格局,从这一点上来说,也就怪不得五洲大酒店,能在这些年脱颖而出,成为钱塘酒店业的一杆标杆。

    “张少果然是高人,一眼就看出了我们五洲大酒店的气格。”

    吴行舟脸上露出了敬佩的神色,对张横更加的信服了:“当年,给我们五洲大酒店规划的风水大师曾说过,有这一字平天冠,能保我们酒店三十年内名震百里。”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却更见迫切:“只是,张少,为什么我们的酒店最近几年,会经常出现打架斗殴的流血事件,这到底是哪里出了漏子?还请张少指点迷津。”

    “嗯!”

    张横点点头,目光望向了大酒店的门口:“吴总,你们大酒店门口是不是近几年经过了改动?”

    “还有,你们大酒店的后面,是不是以前应该有个水池?”

    张横沉吟了一下,继续道:“最近几年,你们却把那个水池给移做了它用,或是填平了?”

    “啊!张少怎么知道?”

    这回更是让吴行舟震惊了:“张少莫非以前来过五洲大酒店,您怎么就知道我们后面以前有个水池?”

    张横微笑摇头,却是笑而不语。

    “大酒店新建起来的时候,后面确实是有个水池,是一处露天泳池。”

    见张横不回答,吴行舟只好自己说了下去:“只是,五年前,因为酒店的生意不断变好,原本的亭车场显得有些不够用。最后,就决定把后面的那片泳池,改作了停车场。”

    “哦,是五年前改的啊!”

    一边的刘兴强插了话:“吴总,如果是五年前的事,我师弟他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五年前,他还没来这里,还在乡下读高中。”

    “哦,原来是这样!”

    吴行舟脸上的狐疑之色更浓:“那张少连看都没看到过后面的地形,怎么就能猜出那里原本有个水池呢?”

    “是啊!”

    赵君儒也忍不住了,目光怪异地望着张横:“张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真的仅凭风水就可以猜出人家后面有没有水池吗?”

    “嗯,其实这也并不困难,我确实是从风水上看出来的。”

    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手指指向了门前:“按吴总的说法,当年给大酒店规划的应该是一位很有造诣的风水大师,他既然能营造出一字平天冠的格局,就不会在这门口的风水局上留下如此的败笔。所以,我想这应该是近几年你们擅自做了改动,这才造成了风水局的变化。”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