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约金兜和剪刀局
    “其实,这大酒店的门口,也是一个风水局,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奇特的风水局。”

    张横的手指指向了五洲大酒店的门口:“你们看,这大酒店的门口是一个扇形的广场,看起来就象一个喇叭口。”

    “嗯,是啊,真的象是一只喇叭口。”

    一经张横说破,众人纷纷点头。

    “这喇叭口形状的地形,就是这风水局的布置。”

    张横笑道:“你们听说过江南一带捕鱼人用的约金兜吗?”

    不待众人回答,张横顾自解释道:“江南的渔民,会在河中拦一道竹排,然后在竹排的两边装上捕鱼用的鱼网。这种鱼网前端宽,越到后面越窄,形状就如喇叭,这在渔民中称为约金兜。”

    “约金兜这种渔网是固定的,只要把它放置在竹排两边,隔一断时间去捞取一下,就能从约金兜里捉到游入其中的鱼。”

    张横继续道:“这设计五洲大酒店的那位风水大师,就是在这门口布置了一个约金兜风水局,相当于是说,这大酒店的门就是一个捕鱼用的约金兜,进入店里的都是鱼,此乃非常高明的聚气纳财之局。”

    “哦,原来是这样。”

    众人尽皆点头,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约金兜乃是水中捕渔的工具,因此,要布这一风水局,必须另有一个配合的流水局。”

    张横又道:“所以,从那位高手在门口的这个约金兜风水局,我就判断出它在后面,肯定会设计一个活水池,以配合这里的布置。”

    “可是,现在这聚气纳财的约金兜风水局,我却看到了凶煞之气,因此,我想这肯定是这风水局已遭到了改变,这才会猜测,后面的那个水池没有了。”

    张横不由感慨:“没有了那个水池,相当于是河流没了水,这约金兜风水局也就名存实亡了。”

    “啊,难道我们大酒店这几年经常出事,就是因为填了那个泳池的原因?”

    吴行舟大惊,满脸的不可思议。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张横微微摇头:“如果仅仅只是约金兜风水局失效,还不至于会有这么多的血光之事发生。主要是这风水局被改动了,变成了另一个煞气很重的格局。”

    “煞气很重的格局?什么局?我们这些年根本没有动过这门前的地形啊!”

    吴行舟又惊又惑。

    “嗯,吴总别急。”

    张横微笑,手指再次指到了门口的方向:“这大酒店的门口,是个喇叭的形状。”

    “那么,如果不看这广场,只看这喇叭形的两条边,你们看它象什么?”

    张横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

    “象什么?”

    一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只是,看了半晌,大家还是无法把它与某个具体的事物联系起来,一时间脸上的狐疑之色更浓了。

    见大家都没什么头绪,张横不由笑了起来,伸出手,用两根手指做了个剪刀的动作。

    “啊,我知道了,象剪刀!”

    几人几乎是同时反应了过来,不由一个个抢着道。

    “嗯,不错,就是象剪刀。”

    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再次用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解释道:“喇叭形的东西,如果只看它的两条边,这就象是两根手指形成的一把剪刀。”

    “更重要的是,要形成剪刀,就必须有一个支点,就象是剪刀两片剪刀头结合起来的那个铆钉。”

    说到这里,张横的手指指向了大酒店大堂的方向:“你们看,这酒店的大堂里,有一个圆形的台子,它象不象一把剪刀的铆钉?”

    “啊!”

    四周的几人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包括吴行舟以及杨文竹和赵君儒在内,一个个神情都变得无比的惊异。

    经张横点破,大家确实是越看越感觉现在的五洲大酒店的门口,象是一把特大号的剪刀,张开了两片刀刃。

    “我的天,原来都是那个荣誉台惹的祸。”

    吴行舟满脸的懊悔。

    张横所指的那个酒店大堂中央,比作剪刀铆钉的圆台,正是展示酒店各种奖牌奖旗和奖杯的荣誉台。

    “我记起来了,这荣誉台就是五年前新建起来的。”

    仔细地想了想,吴行舟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复杂:“以前这些奖牌奖旗奖杯什么的,都是放在十八楼的一个房间里的。后来,是下面的一位副总提议,说是应该把这些荣誉展示在人前,也能让客人知道。我想了想,认为也对,所以就在大堂中央设置了这个荣誉台。”

    “想不到,这却是破坏了风水局,我真是该打啊!”

    吴行舟越说越懊悔:“我们大酒店经常发生打架斗殴的情况,也就是最近四五年才开始,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原故啊!”

    “嗯,就是这样!”

    张横肯定地点了点头:“正是因为你们大酒店原本的约金兜风水局,被改成了剪刀局,这才会出现这些不良的情况。试想,一把剪刀整天张开在你们大酒店的门口,不见血光之事,那才叫见鬼。”

    “嗯!”

    四周众人纷纷点头,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再次不同了。

    如果刚才大家都对张横抱有置疑的态度,那么,经张横现在对眼前这座五洲大酒店风水局的分析,如今所有人都不得不暗自佩服他的水平了。

    “哈哈,张老弟,想不到你年纪青青,果然是此中高手啊!我赵君儒佩服,哈哈哈!”

    赵君儒拍拍张横的肩,竖起了大拇指,满脸的崇拜,甚至连称呼也改了,从原先很正式的张少,改成了现在更显亲近的张老弟。

    “君少客气了。”

    张横很是谦虚。

    “哈哈,张老弟,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啊!”

    赵君儒显然是真的非常欣赏张横:“我都叫你老弟了,你还叫我什么君少,以后,你就叫我一声赵哥,嘿嘿,我认你这兄弟了。”

    “哈哈,恭敬不如从命!”

    张横微微一笑:“赵哥,那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对这位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的大少爷,张横也是感觉挺合得来,至少这位赵大少为人直爽,应该是个可以值得一交的人。

    “哈哈,好说,好说,兄弟间可没有什么需要客气的。”

    赵君儒很是兴奋,拍拍张横的肩,两人相视而笑。

    “啊,对了,张少,那是不是我们仍然要在后面把那个泳池恢复。”

    这个时候,吴行舟猛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是不是要把这荣誉台马上拆掉,这就可以把您所说的剪刀局改回成原先的约金兜局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