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羊毛出在羊身上
    见吴行舟问起如何恢复风水格局,是不是只要重新在后面挖一个泳池,并把大堂的这个荣誉台撤去,就可以重新变回原先的约金兜风水局。张横不禁微微摇头。

    “吴总,风水局并不是这样简单,它是一个整体。当风水局被改变后,改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地方,而是已影响到了整个气场。”

    张横解释道:“所以,现在就算再重新挖一个泳池,拆掉了那个荣誉台,一时半会的也不会让已形成的格局发生彻底的改变,要把剪刀局改过来,必须另想办法。”

    “啊,明白,明白,那这事就拜托张少您了。”

    吴行舟连连点头,态度也更加的恭敬,神情却是更加的迫切。

    张横能把他们五洲大酒店的风水局分析的如此透彻,而且,每一件事都切中要害,如同是亲眼所见。现在的吴行舟已对张横佩服得五体投地,也把改变影响他们大酒店剪刀局的希望,全部放在了张横身上。

    “嗯,吴总不用客气,这事我会尽力。”

    张横望望吴行舟,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不过,我刚才只是大略地看了一下,还没有对贵酒店进行细致的察看,所以,要改变那个剪刀局,容我好好看看,仔细考虑一下,该如何尽可能地弄得比较完美。”

    “好,好,好,那一切拜托张少了。”

    吴行舟那敢说个不字。

    当下,他亲自领路,带着张横杨文竹等一众人,向顶楼的如意厅而去。

    张横他们今天是来吃饭的,刚才只是机缘巧合,这才会说起五洲大酒店的风水。现在时间也已到了中午饭口,吴行舟自然不能怠慢了这伙贵客,一切等先吃了饭再说。

    如意厅是五洲大酒店最顶级的包厢,装饰高贵典雅,环境十分的清静。

    等吴行舟退了出去,赵君儒连忙凑了过来:“张老弟,有一个问题我很是疑惑。”

    赵君儒这回是特意选了靠近张横的位置入座,以便能与张横说话。

    “赵哥有话就直说。”

    张横微笑。

    “嘿嘿,你刚才说,这五洲大酒店的什么约金兜风水局已变成了凶煞的剪刀局。”

    赵君儒压低了声音:“那么,既然是风水局变了,这也应该影响到五洲大酒店吧?可是,五洲大酒店依然是如今这里最有名气的酒店之一,这是为什么?”

    赵君儒这么一说,围坐在圆桌边的杨文竹以及杜明和小青乃至刘兴强等人,立刻把目光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脸上也一个个都露出了好奇之色。

    其实众人刚才也都想到了这个问题,只是因为吴行舟在场,不方便说。

    “赵哥!其实影响已出来了。”

    张横点头:“我最初所说的五洲大酒店,隔三差五的,就会发生打架斗殴的流血事件,这就是因为受剪刀局的影响。”

    “至于说五洲大酒店的生意为什么并没有受多大的影响,一直仍占居酒店娱乐业的领头羊地位,这也是有原因的。”

    张横继续解释道:“首先,它的一字平天冠给它镇了气运。其次,剪刀局虽然凶煞,但是,对于酒店娱乐业来说,却也是聚气纳财之格。”

    说到这里,张横做了一个用刀刺人的动作。

    “啊,宰一刀,你是说宰一刀!”

    赵君儒一愣,却立刻反应了过来,不由哈哈大笑:“果然是个好格局,哈哈哈!”

    “嘿嘿,宰一刀也可以说,其实确切的意思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张横微笑。

    “羊毛出在羊身上?”

    众人细细咀嚼起了这句话,顿时一个个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张横的这句羊毛出在羊身上,说的确实是贴切之极。

    能来这五洲大酒店消费的,那一个不是有钱人?

    那些豪客砸下大把的金钱,换取五洲大酒店的优良服务,这不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吗?

    到头来,所有的费用,还不全得由客人们支付。五洲大酒店,这把张开的大剪刀,无疑就是在羊身上剪羊毛啊!

    想到这些,众人都是不禁油然而笑。一时间,气氛变得无比的轻松起来。

    等穿着旗袍的女服务员递上菜单,望着菜单上的价目表,一众人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古怪,甚至连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两人,也忍俊不住在偷偷地笑。

    五洲大酒店的菜确实是高消费,一眼望去,基本上就没有便宜的,就算是最廉价的一道盘龙戏珠,也是要二百八十八,稍微高档一点的挤爆菊花,就是八百八十八,至于说那些高档的菜,象根结连理这一道,就标了二千八百八。

    看着菜单,想起刚才张横所说的那句羊毛出在羊身上,所有人的神情都有种忍俊不住的笑意。

    自己等人,不就是一只只大肥羊,等着人家酒店来宰的吗?

    或者是说,自己这些大肥羊,身上的羊毛就等着人家大酒店一刀一刀地剪呢!

    张横和刘兴强两人却是互望一眼,对于这里的菜价不禁暗暗咋舌。

    说实话,刘兴强和张横两人,以前靠那点可怜的工资吃饭,象五洲大酒店这样高档的饭局,还真是从来都没有出席过。

    他们以前也就在一些大排档应付一下,一顿吃上个数十上百块,已是非常的奢侈了。

    但现在看看这里的菜,最低的一道就是二百八十八,高的就是几千,要是一桌菜叫上来,怎么说也能吃个万儿八千吧!

    这样的饭局,以前刘兴强和张横两人真是连想都不敢想。

    一时间,两人心中都是颇为感慨。

    桌上的气氛很融恰,不一会儿,一桌菜就点好,赵君儒也不客气,叫了一瓶茅台,又为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两位女士叫了葡萄酒。

    今天的主角注定是张横,等上菜的这会儿功夫,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询问起了张横,有关风水命理上的一些事。

    “其实风水命理是一个相当复杂的体系,不仅涉及到阴宅阳宅,而且,还与本身的命理有关。”

    张横却也不佼情,全当是给大家普及风水命理的知识,当作是消遣了:“就以这五洲大酒店总经理吴行舟的情况来说,你们看,他的名字叫吴行舟,酒店的名字叫五洲,那么,大家能想到其中的联系吗?”

    张横抛出了话题,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不由竖起了耳朵,想听听他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说法。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