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风水世家
    “从吴总的名字来看,行舟者,必然在水中。”

    张横沉吟了一下:“所以,由此可以看出,他本命五行应该属水,而且,必然是水特旺。因此,那位替他看大酒店风水的大师,才会给这酒店取名五洲,这完全符合了他的命格,对他的事业自然是有相当的利助。”

    “哦,张老弟的意思是说,人的姓名要与本身的命理五行属性以及所从事的事业相配合?”

    一边的赵君儒大感兴趣:“这样,对事业才会大有帮助?”

    “这个当然!”

    张横点头:“这就是取名的艺术了!当年给吴总看风水的那位就是个高人,深明其中之道。”

    刚才见识过五洲大酒店的风水布局,张横确实是对当年给吴行舟看风水的那位高人很是赞赏有加。

    “哦,那张老弟,你看我的名字怎么样?”

    赵君儒更加的感兴趣了:“以我名字来看,最好是做什么事业?”

    “哈哈,赵哥的名字当然好!”

    张横满脸的狡黠:“君儒者,君子儒雅也!正好能配得上赵哥这样的翩翩公子。”

    “至于说赵哥的名字最好能做什么事业?”

    张横沉吟了起来,故意拖长了声音。

    “啊呀呀,张老弟,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啊!”

    赵君儒已被引起了好奇心。

    不仅是他,旁边所有人也都好奇地望向了张横,甚至连杨文竹都是一脸的期待。

    “哈哈,赵哥,以你的名字,最好是去教书,哈哈哈,你教出来的学生,肯定个个如君子般儒雅!”

    张横大笑。

    “教书?”

    赵君儒一愣,但立刻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被张横给忽悠了,不禁又气又急:“好啊,你这家伙竟然敢拿我赵哥开涮。”

    说着,做势就要打张横。

    “哈哈哈!”众人乐成了一片。

    一时间,包厢里气氛无比的热闹。

    “张少,我倒是听说过给吴总看风水的那位高人是谁。”

    一边的杜明凑了上来,解了赵君儒的尴尬:“他就是江南省赫赫有名的风水冯家!”

    “据说冯家是风水世家,其祖先在清朝的时候,曾做过乾隆皇帝的御用风水大师,名动一时。”

    杜明显然是对他所说的那位风水大师的情况比较了解,见杨文竹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他那里敢买关子:“只是后来好象因为被皇家看风水时,出了一点差错,几乎要被砍头。最后,冯家的那位先祖心灰意冷,这才告退回到了家乡,从此就隐居在我们钱塘这边。”

    “冯家的先祖曾有如此显赫的身世,但他们在风水的造诣上,也确实是有所真传。”

    杜明脸上浮起了一抹向往的神色:“我们钱塘许多名胜古迹,据说都是冯家后人布置的风水格局,直到如今,仍是长盛不衰。”

    “为吴总看风水的那位,是如今冯家的家主,现在应该有七八十岁了。”

    杜明继续道:“早年他在钱塘一带,也是极有名气,人称铁嘴冯半仙。听说我们江南省省府大院的设计,就是出自他手。只是,在几年前,听说他已经封盘,从此不问世事,最近更是从未听说他为谁看风水。现在人们请冯家的人看阴阳风水,出面的大都是他的后辈子孙。”

    “哦!”

    张横眉毛微微一挑,心中有些震动。

    他自然知道,省府大院是什么,那里住的都是一省最高级别的大干部。

    冯家现任家主,竟然能为如此重要的地方设计,足见他在那些大佬们心中的地位。

    “我与吴总关系不错,也曾听吴总说过,这几年他的酒店出了点问题,就曾想请冯老先生出山。”

    杜明脸上现出了感慨:“只是,请了很多次,冯老先生也没答应。后来,还是他的儿子来了一次,替这里看过风水。至于看过后,有什么变化,我就不清楚了。”

    说到这里,杜明满脸馋媚地向张横笑道:“不过,我看冯家的后人可能不行,他来看过后,门口的剪忉局依然没有改变,这肯定是他没有看出来,比张少您可是差远了。”

    杜明不失时机地拍了张横一记马屁。

    邬贵的事杜明心中一直有个梗,生怕张横记恨在心里,会在今后给他穿小鞋。所以,他现在是巴不得寻找机会与张横弥补彼此的间隙,希望张横不要记仇。

    “杜总谬赞了,小子那能与冯家传人相比啊!”

    张横客套了一句,心中却已记住了江南风水世家冯家。

    对于张横来说,他以前确实是不知道江南有冯家这样一个风水世家。

    不过,现在自己也走上了阴阳风水这一条道,自然是要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消息,甚至有机会他也想与同行接触一下,以印证自己所得到的天巫传承与其他各门各派在风水上的差别。

    正说着话,酒菜陆续端了上来。

    满满一桌的丰富菜肴,酒宴的气氛非常的热烈。

    杜明做为地主,在场的除了刘兴强之外,又是他这个总经理职务最低,因此,就担当起了劝酒的角色。

    他屁颠屁颠地撅着个大屁股,殷勤地为众人倒酒。

    杨文竹身有贵恙,显然胃口并不怎么好。所以,她在最初的时候,礼貌性地敬了张横一杯酒,之后就只是象征性地浅尝即止,满桌的菜肴,她也只是偶尔才动一下筷子。

    不过,为了不影响酒席上的气氛,杨文竹暗中示意赵君儒和杜明两人,替她好好地招待张横。

    赵君儒和杜明在商场上滚爬多年,那可都是老油条了,在这种酒席上劝个酒,自然是不在话下。

    所以,两人轮翻而上,殷勤地为张横劝酒。

    但是,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幕却发生了。

    张横是只雏鸟,那里经得住杜明和赵君儒这两个老油条劝酒,一开始就被两人给灌了四大杯。

    张横以前虽然也会喝点酒,但酒量并不大,而且平时也很少喝。

    此刻,被一下子灌下四杯五十四度的茅台,顿时肚子里就象是开了锅一样。

    尤其是他现在还是空腹喝酒,这个滋味确实是有些难受。

    张横只觉,肚腹间仿佛是烧起了熊熊的烈火,一张脸更是刹那涨红一片,成了关公脸。

    不仅如此,阵阵的昏晕感传来,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醉了。

    刘兴强一直非常的克制,他自知今天自己完全是靠了张横的面子才能出席这个酒宴,又加上是新任副总,所以非常的拘谨,喝酒根本就是装装样子。

    杜明和赵君儒也完全没要强劝他的意思,因此,几轮下来,他喝的并不多。

    眼看张横一张脸红得发紫,刘兴强不由替他担心起来。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是让刘兴强傻了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