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挤爆菊花
    就在张横以为自己要醉倒的时候,突然,脑海中一震,沉寂的天巫图腾兽陡地散发出了淡淡的金光。

    嗡!

    体内猛地象是沸腾了,原本缓缓流转的巫力,在这一刻骤然加速,在筋脉间轰然鼓荡。

    “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神情猛然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不错,随着体内巫力的运转,原本火烧火燎的肚腹里,猛然涌起了一阵阵的暖意,那些灌入的酒液,竟然在这一刹那间,全部被炼化。

    一股难以喻意的舒坦感传遍全身,张横仿佛是全身十万八千的汗毛都张了开来,在畅快地呼吸。

    “真是神了,原来巫力竟然可以炼化酒液,而且,似乎还能吸取酒液中的精华,滋养身体!”

    张横心头大喜:“这回哥们可真是有了一张护身符了,以后只怕要成为千杯不倒啊!”

    心中暗喜,张横那里还会客气,对杜明和赵君儒两人的劝酒,自然是来者不拒。

    只是一会儿功夫,桌子上就喝干了三瓶茅台的空酒瓶。

    这下轮到杜明和赵君儒以及刘兴强三人傻了眼。

    三人刚看到张横那副脸红得象煮熟了的螃蟹模样,心中还有些担心,生怕真的把他给灌醉了。

    不是吗?貌似张横今天可是美女总裁杨文竹的贵客,大家要是一上来就把他给灌醉,这可不是什么地道的事。

    那知,刚还喝得象是要醉倒的张横,眨眼的功夫,竟然又变得生龙活虎了,而且,这个酒量,更是恐怖,简直有些象牛饮了。

    反倒是杜明和赵君儒两人,虽然竭力地控制着,但陪张横几轮喝下来,都有了醉意。

    “今天看来是遇到对手了,张老弟原来是海量啊!”

    杜明和赵君儒互望一眼,心中都是暗自赞叹。

    不过,当两人看到张横的吃相,神情更加的古怪起来。

    张横是确实饿了,所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边喝酒,一边举起筷子,风卷残云般就这么大快朵颐起来。

    看他的那个样子,那象是吃菜,完全就是饿了三天三夜的饿死鬼,也不管塞到嘴里的美食佳肴是什么,完全就是牛吃薄荷,不辩滋味。

    看着张横的这副吃相,杜明和赵君儒的嘴都张成了蛤蟆。

    两人还真没有遇到过,在这样的场合中,吃相如此不讲究的主。

    更何况,席上如今还有杨文竹这位美女总裁在一边呢!

    刘兴强朝张横直眨眼睛,不时地还踢踢脚,想让张横注意一下仪态。

    但张横却完全当是没看到,仍然是我行我素。

    这让刘兴强很是郁闷了一把。

    不仅是他们,旁边的小青那对好看的单凤眼,也是不由一眯,再次细细地打量起了张横。

    酒量好的,小青不是没遇到过。但是,象张横这样,喝白酒如同是喝白开水一样的,小青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不仅如此,小青突然在张横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东西,这让小青心中陡地一凛。

    “难道?”

    小青的单凤眼微微地眯了起来,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一样了:“看来这个年青人果然有些门道!”

    杨文竹一直保持着她的那份矜持,此刻脸上却也是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不仅是因为张横那恐怖的酒量,更是张横那狼吞虎咽的样子。

    说真的,杨文竹从小接受严格的礼仪培训,与她接触的人,也大都是上流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

    因此,她所遇到的那些人,都是彬彬有礼,参加的酒席宴会,那一个不是斯斯文文。确实是没有看到过象张横现在这样吃得狼吞虎咽般畅快淋漓的。

    不过,这也让杨文竹感觉特别的新鲜,所以,现在她更是饶有兴趣地望着张横吃饭,脸上不禁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一时间,桌上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怪异,所有人都停下了筷子,望着张横吃饭。

    “哦,你们这是怎么了?”

    张横此刻总算把饿得扁扁的肚子填了七八分饱,当抬起头来,看到桌边众人正一个个用异样的眼神望着自己,这才也意识到了什么。

    看看杨文竹他们面前还干干净净的餐具,再看看自己面前堆了老大一堆的骨头残渣,张横就算脸皮最厚,此刻也不禁老脸一红。

    就这会儿功夫,餐桌上被消灭了一大半的菜肴,都是进了自己的五脏庙,杨文竹和小青以及赵君儒杜明和刘兴强五人,根本没吃什么。

    张横苦笑,心中也是无奈。

    他之所以吃的如此的狼吞虎咽,完全是因为体内的巫力在作怪,再加上刚才在金泰为杨文竹治疗,确实是饿的慌了。

    “哈哈,张少果然是年青人,好胃口啊!”

    杜明不愧是老狐狸,眼见场上气氛有些尴尬,立刻打了个哈哈:“年青就是好啊!什么都带劲,真是让人羡慕!”

    “是啊,是啊!”

    赵君儒连忙在一边符合:“张老弟确实是好胃口。来来来,喝酒,喝酒!”

    说着,亲自上前,又为张横倒满了一杯。

    赵君儒先前有杨文竹在,还有些收敛。但是,此刻他已是因为一直向张横劝酒,自己也陪着多喝了几杯,有些醉了,却是原形毕露,再也不装什么斯文。

    他一边说着,一边勾肩搭背地拍拍张横的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张横这回也是学乖了,没有象先前那样一干到底,轻轻地啜了一口,慢慢地品尝了起来。

    说实话,张横以前还真没机会喝茅台这样的高档名酒。刚才是牛吃薄荷,不辩滋味,全部灌到了肚里,现在确实是要好好品尝一下。

    不仅是这样,菜肴也是如此,先前只顾着填饱肚子,完全没顾吃到嘴里的东西是什么,此刻倒是要好好看看,这五星级大酒店的名橱烧的菜,到底有什么不同。

    说实在的,这次点的菜,菜名都是西奇古怪的。

    在没有看到菜送上来前,还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

    不过,看了烧好的菜,却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就说那道张横刚才点的盘龙戏珠吧!

    光看菜名,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但是,现在一看,一条酱爆黄鳝,中间放了一粒鱼丸子,外加葱花姜末等佐料。

    泥马!

    一条酱爆黄鳝就是盘龙,一颗鱼丸子就是龙珠啊!

    就这点东西,竟然要二百八十八,真是比抢截还来得快。

    张横心中不禁暗暗吐槽。

    “嗯,这个挤爆菊花是什么玩意儿?”

    张横的筷子落在了一盘菜上,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这挤爆菊花,也是张横点的。

    而且,刚才也胡乱地丢了几个到嘴里,感觉吃起来嫩嫩的,鲜鲜的,有股禽鸟的肉香味,口味确实是挺不错。

    只是,这东西直到现在,他也没看出是什么食料做的。

    尤其是这东西上面浇了一层厚厚的汤汁,看不清里面的材料。用筷子一夹,滋的一下,会喷出一大蓬汁来,确实是非常的奇特。

    “哈哈!张老弟,你喜欢这个啊!”

    赵君儒已有些醉了,借着酒劲,忍不住大笑:“那你多吃点,这可是好东西,每只鸭里只有一块哦!”

    “每只鸭只有一块?”

    张横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难道是鸭脯?”

    “哈哈!”

    赵君儒笑得更畅快了:“错,再给你一个提示,它还有个名字叫高抬炮。”

    赵君儒脸上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轻轻一抬,怦怦放炮,哈哈哈,你身上也有的,好象还是一种花的名字。”

    “胸花?”

    张横有些摸不着头脑。

    “哈哈,我的妈,你身上难道长胸花?”

    这回赵君儒真是要笑痛肚子了:“张老弟,你想一想,这菜叫什么?”

    “挤爆菊花!”

    张横下意识地道。

    陡地,他猛地似是明白了什么,满脸惊愕地道:“菊花?俄滴娘,难道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