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根和鞭
    张横陡地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无比的古怪:“难道它是鸭屁股?”

    “哈哈,回答正确,加十分!”

    赵君儒快要笑趴了。

    “俄滴神,竟然是鸭屁股啊!”

    张横的脸顿时成了苦瓜,连连呸呸呸地吐个不停,恨不得把刚才吃下去的挤爆菊花全部吐出来:“草,这回哥们真是上当了,妈的,竟然鸭屁股叫挤爆菊花啊!”

    张横郁闷无比。

    看着张横这副窘样,旁边一直保持着矜持笑脸的杨文竹,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她有些嗔怪地望了赵君儒一眼,目光中有些责怪。

    她还真怕赵君儒这善意的玩笑,惹恼了张横。

    幸好,张横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对于张横来说,赵君儒醉后原形毕露,他那有些玩世不恭的性格,还真很对张横的脾气。

    有钱的人张横以前也是接触过,但很多都是眼高于顶的主,张横虽然家境贫寒,但却也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孔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所以,平时的时候,对那些自以为家里有几个钱就了不起的家伙,也是不屑一顾的。

    不过,眼前的赵君儒,虽然是金泰国际大陆地区的首席执行官,但这家伙却没有一般富家弟子的那种势利,说起来还真与张横有些投缘。

    因此,张横对他的感觉非常不错。

    赵君儒此刻也已是有了些醉意,完全没看到自己这位表姐的神情,仍是我行我素。

    “哈哈,张老弟,来来来,吃这个,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赵君儒把筷子指向了一盘菜,自己先夹了一块丢到了嘴里,吧滋吧滋地嚼得津津有味。

    “这是什么东西?”

    这回张横可是谨慎了,小心翼翼地也夹起一块,仔细地看着,但他没看出什么花样来,也根本认不出这是什么食料。

    “嗯,这盘根结连理可是好东西啊,大补之物!”

    赵君儒不厌其烦地给张横介绍道。

    “哦,根结连理?”

    张横还是满头的雾水。

    这盘菜是一大片荷叶上,放着一根切成了片,却摆成藕根样的食物,摆成藕根的东西黑乎乎的,旁边还有葱末姜片等佐料。

    看起来还真没什么特别的。

    见赵君儒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张横也夹了一片,沾了点姜末放到了嘴里嚼了起来。

    “嗯,味道挺怪的,嚼起来很有韧性,肉味也很鲜嫩多汁。”

    张横还是无法辩别这是什么东西:“只是,它到底是什么做的呢?”

    张横狐疑地望望赵君儒。

    赵君儒此刻卖起了关子,一脸的神秘。

    旁边的杜明神情无比的古怪,一张胖脸上,满是憋得很痛苦的笑意。

    显然,他是知道这盘根结连理的菜是什么,只是,她虽然也有些醉了,但还记得自己的生辰八字,却不敢在有美女总裁杨文竹在场的场合放肆。

    因此,他想笑却不敢笑,鳖得好不辛苦。

    刘兴强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但他显然也不敢确定这所谓的根结连理到底是什么。因此,他也只能默不作声。

    一边的杨文竹和小青两位美女,现在的神情也是好不精彩,两女都有些嗔怪地望着赵君儒,看她们的神情,显然对赵君儒与张横讨论这盘根结连理,很是有些羞恼。

    看着杨文竹和小青羞恼的神情,再看看盘中那根黑乎乎摆成了藕根状的食物,张横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

    “根结连理,根结连理!”

    张横喃喃地念道着菜名,眼眸陡地亮了起来:“啊呀,我知道了,我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这根是不是?”

    张横在这个根字上加重了语气,试探地问赵君儒。

    “哈哈哈!”

    赵君儒得意地大笑起来:“根结连理,根啊,这不就是驴鞭啊!哈哈哈!”

    “怪不得它的滋味这么怪,原来是驴鞭啊!”

    张横夹筷子的手不由僵住了,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一根驴鞭就二千八百八,草,都比得上半头驴的价格了!”

    张横现在还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呃!”

    刘兴强的神情也是一阵莫名,他也没有想到,这所谓的根结连理竟然是这玩意。

    “君儒!”

    见赵君儒越来越放肆,一边的杨文竹有些看不下去了,不由低声喝叱了一声。

    “表姐!我……”

    赵君儒的笑声嘎然而止,嚼在嘴里的一片驴鞭差点噎住,一时我我我的我不下去了。

    直到这个时候,这位金泰国际大陆的ceo才意识到,貌似刚才的玩笑有点出格了。

    尤其是现在宴席上还有自己的表姐,这位金泰国际的美女总裁在场。

    不是吗?当着美女总裁的面,大谈特谈什么鞭什么根的,这让人家美女总裁如何吃得消?

    更何况,人家美女总裁貌似还是个姑娘家,他赵君儒这回真是出糗糗到姥姥家了。

    “呃,这个!”

    张横也是感觉无比的尴尬,心中哭笑不得。

    说实话,这些西奇古怪的菜肴,张横以前别说是吃过,根本就是连听都没听说过,所以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来。

    不过,张横也知道,这位君少并无恶意,心中倒也并不怪他。

    只是,眼看现在杨文竹有嗔怪的意思,他一时倒也不知如何替赵君儒解围。

    场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压抑,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人敲响了,吴行舟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哈哈,诸位,在下特来敬大家一杯。”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穿着旗袍,手里捧着一个酒瓶的漂亮女服务员。

    “吴总客气了。”

    杜明连忙站了起来。

    “哈哈,今天难得遇到贵人,怎么可以不来敬酒。”

    吴行舟的目的自然就是张横,一边笑着,一边已从身边的女服务员手中拿过了那瓶酒:“这是我们大酒店珍藏的极品特供茅台,今天就借花献佛,敬诸位贵客一杯。”

    说着,他殷情地给每人的酒杯里倒上了酒,轮到张横面前的时候,更是笑道:“张少,等会可还要您多多指点啊!”

    吴行舟可没忘了,自己门前的剪刀局还得请眼前的年青人化解,所以,对张横是无比的客气。

    “好说,好说!”

    张横微笑着点头。

    然而,就在吴行舟为众人敬酒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乒乒乓乓的打砸声,同一时间,几个人的叫骂喝叱声也传了过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