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筷子的学问
    “其实那位汪少的病确实不是羊癫疯,他的怪病是受家宅风水影响所导至的。”

    见众人都是一副好奇的模样,张横也不卖关子,一脸微笑地解释道:“所以,才能用筷子来治他的病。”

    “哦,就算是家宅风水影响得的怪病,怎么就能用筷子治病了呢?”

    赵君儒仍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张老弟,你得跟我们说个清楚。”

    “嗯,之所以能用筷子治病,这还得说到筷子本身。”

    张横微微沉吟,从桌上拿起了一双筷子:“你们看,这筷子有什么特点?”

    “筷子的特点?”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时还真有些西里糊涂。

    中国人每天吃饭都用筷子,但要说谁会去注意筷子有什么特点,还真没有多少人会想到这个问题。

    “我没看出它有什么特点啊!”

    赵君儒也拿起了一双筷子,细细地端详着,满脸的狐疑。

    五洲大酒店顶级包厢里的筷子当然与普通筷子不一样,都是象牙制品,下端呈细长的圆柱形,上端逐渐放粗,形状却已变成了长方体。

    为了美观,筷子的两头还包了银,自然整双筷子的份量也比普通筷子重了好几倍。

    “其实筷子是很有讲究的。”

    见众人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张横微微一笑,开始解说了起来:“筷子直而长,两根为一双。用筷子夹菜不是两根同时动,而是一根主动,一根从动,一根在上,一根在下。两根筷子的组合成为一个太极,主动的一根为阳,从动的那根为阴,在上的那根为阳,在下的那根为阴,这就是两仪之象。阴阳互动,可得用矣,阴阳分离,此太极不存。这就是对立统一,阴阳互根。两根筷子可以互换,主动的不是永远主动,在下的不是永远在下,此为阴阳可变。”

    “所以,筷子的运动方式,符合了我们中国道家关于宇宙阴阳的理论。”

    张横继续道。

    “啊,原来筷子竟然还有这样的学问!”

    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完全被张横所说的话给吸引了,一个个脸现惊奇。

    “当然,筷子可是我们老祖宗发明的,而且,在整个世界中,也只有我们中国人才使用筷子。”

    张横微笑:“不仅如此,筷子中包含的学问多着呢!”

    “你们看!”

    张横的手指指到了手中的筷子上:“一般的筷子,无论是什么材质所制,但它的形状都差不多。一头方一头圆。方的象征着地,圆的象征着天。两根筷子,二数先天卦为兑。兑,为口,为吃。筷形直长,为巽卦。巽,为木、为入。组合在一起,就是用筷子吃东西。”

    “入口的是什么?是筷头。筷头圆,为乾卦,乾为天。这样吃的岂不是‘天’?因此,俗话有云:民以食为天。就是由此而来。”

    “这也就是说,筷子就是代表着天地,代表着阴阳。”

    张横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望着手中的筷子,眼眸变得特别的深遂。

    “我的天,原来这筷子竟然这么牛皮!”

    赵君儒完全被张横这套听起来很是玄乎的理论给震惊了,嘴都张成了蛤蟆。

    旁边的几人,包括杨文竹和小青姑娘在内,也是一个个脸现沉思之色,在细细地回味着张横话中的含意。

    “正是因为筷子代表着天地,代表着阴阳,所以,它在阴阳风水中,有着许多妙用。”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你们也应该听过一些民间的神棍巫婆捉鬼驱邪的事吧!”

    “民间经常说有人被鬼上身的事,这时,要想驱鬼,那些神棍巫婆就会用筷子。”

    张横继续道:“他们一般就会先对那鬼上身的人谈判,说烧点纸钱请鬼魂赶走。可是若是谈不拢,这时神婆便会叫别人将鬼上身那人强行压住,然后用筷子去夹对方的手指,这样就能强行将鬼魂从人身上夹出来,让鬼离开人体。”

    “此事说来玄乎,但其实就是因为筷子蕴含了阴阳之力,代表着天地,用代表天地的力量去对付一个小小的鬼魂,自然没什么大问题了。”

    张横笑道:“我刚才给那位汪少治病,也是如此的道理。”

    “他本身的那个怪病,并不是羊癫疯,而是因受家宅影响的癫狂症,病症虽然与羊癫疯类似,发作时也会抽搐,也会吐白沫。”

    张横娓娓而谈,最终解释起了他刚才救治汪经伦的原理:“但是,他的病根乃是受家宅风水影响所受的煞气,相当于是体内的阴煞在作怪。与民间所说的鬼上身有类同的地方。因此,我一用筷子,就暂时镇住了那股阴煞,让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张横说的够明白,但其实他救治汪经伦的过程中,还是有许多玄机没向众人全部说透。

    他当时是用筷子刺破了汪经伦的左手掌心。这也是有讲究的。

    人体中左手为阳,右手为阴,掌心劳宫穴正是阳窍所在。

    张横用筷子刺破汪经伦左手手掌,正是激发他本身的阳气,以压制那股阴煞之气。

    正是这几方面的配合,才能让张横用一双筷子,如此神效地救醒了汪经伦。

    说来玄乎,但其实还真是蕴含了许多阴阳风水中的至理。

    “哦,原来是这样,这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赵君儒满脸的赞叹,望向张横的眼神都变得怪异起来。

    “张少,您果然是高人啊!”

    一边的吴行舟此刻也是对张横佩服的不得了。

    他连忙站起身来,再次为张横满了一杯极品特供茅台酒,双手捧到了张横面前:“张少,我的那事可就全拜托您了,您看,今天就让您看到了,我这酒店就总是出这样打架斗殴的事,我实在是头痛啊!”

    “吴总客气了。”

    张横接过了酒杯,脸上却是现出了沉吟之色:“不过,说实话,吴总,这次发生的打架事件,虽然也是受门口翦刀局的影响,但依我看,却还有其他原因。确切地说,是你的这个富贵厅包厢有问题。”

    不待吴行舟说话,张横又道:“你想一下,是不是这个富贵厅里吃饭的客人,特别容易冲动,你大酒店许多打架斗殴的事,都发生在这富贵厅里。”

    “啊!您怎么知道?难道这富贵厅真的有什么问题?”

    吴行舟脸色大变,拿着酒瓶的手都哆嗦了一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