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洪炉焚欲火
    “哇,我看这富贵阁没什么问题呀!装簧的也特别的考究。”

    众人听张横说富贵阁有问题,又见吴行舟那副震惊的模样,似乎又象是被张横给说中了,顿时一个个又惊奇起来。

    赵君儒那里还忍得住,立刻跑到了门外,推开了旁边富贵阁包厢的门,细细地察看起了四周。

    此刻的富贵阁,自然早就有五洲大酒店的服务人员打扫干净,虽然地面和墙壁上还残留着一些菜汤残羹的痕迹,但也基本恢复了原样。

    再加上刚才周少和汪经伦他们打架,也就只是打翻了桌椅,把碗盘饭菜给砸了个西巴烂,包厢内其他的设施并没有遭到破坏。

    因此,现在的富贵阁确实是看起来富丽堂煌,完全看不出张横所说的问题在哪儿?更不要说其他的了。

    被赵君儒这么一闹,众人的目光也都望向了张横,人人脸上都露出了期待的神色,想听听张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说法。

    “其实富贵阁的问题就在它的格局上,确切地说,是涉及家居装簧的风水。”

    张横站了起来,一仰脖饮尽了杯中的茅台,这才举步向门口走去。

    众人也都一个个好奇地跟了出去,来到了旁边的富贵阁包厢。

    整个富贵阁包厢有六七十平米,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腥红的颜色,特别的醒目。

    四周墙壁挂着玉石镶嵌的工艺画,雕镂的是盛开的牡丹图,一丛丛鲜红的牡丹,映得整个房间一片红彤彤。

    上面的吊顶天花板上有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为了折射的效果,吊灯的顶部还镶了镜片,在镜片的掩映下,炫丽的灯光在这个房间里显得别样的华丽。

    整个包厢果然是名副其实,很是富贵大气。

    “嗯,你们看,其实家居装簧中也是非常有讲究的。”

    张横指了指天花板:“这上面的天花板呈圆形,而地面的四个地角线却在下面勾勒出一个长方形。这正是符合了我们中国古人讲究的天圆地方。”

    “而且,天花板的装饰清雅华丽,地面铺的是红色地毯,地面的颜色比天花板的颜色层次深无数倍。这也是符合了阴阳乾坤中的清者上,浊者下的道理。”

    张横继续指点道:“这些都是家居风水中最基本的风水知识,这个房间在这方面都是中规中矩,没有破格。”

    “张少,那您认为它的问题出在哪儿?”

    吴行舟有些迫不急待:“为什么您就认定这个包厢里吃饭的人会容易冲动,经常有人掐架,甚至今天周少和汪少也是因受这房间影响而起。”

    “问题出在这地毯以及四壁的装饰画。”

    张横手指指向了四周,最后落在了头顶那盏吊灯的镜面上:“还有这盏灯的镜片。”

    “啊,这怎么可能?”

    赵君儒大惊小怪地做出了一副夸张表情:“张老弟,你不会忽悠我们吧?我看这地毯和装饰的玉石画,都非常不错啊!”

    “就以这地毯来说,纯羊毛的制品,价值应该就在数十万。”

    赵君儒这个纨绔对这些高档的奢侈品自然不陌生,如数家珍:“墙上的玉石画虽然是假的,但也至少在十数万。加上那盏水晶吊灯,也是要十几万。我看光是这个包厢的装簧,绝不会少于八十万。”

    “张老弟,你说这些东西那里有问题了?”

    赵君儒转向了张横,满脸的疑问。

    不仅是他,屋里的所有人也把目光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人人脸现狐疑。

    “这些东西是没问题,但是,它们放在这里就有问题了。”

    张横微笑。

    “这是什么话?”

    赵君儒更加的满头雾水了。

    “说来这还是关系到一个家居风水的事。”

    张横也不卖关子:“你们看,这包厢里四壁的牡丹图,红艳艳的好不醒目,是不是象一团团燃烧的火焰?”

    “你们再看,地面的地毯,腥红的颜色,看起来是不是就象是一片火云?”

    张横继续道:“我们进入这房里,是不是立刻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就象是突然进入了一个火光焰焰的地方,浑身都有些燥热?”

    “哦!”

    众人的脸上都现出了沉吟的神色。

    一经张横提醒,大家确实是感觉到了这样的感受。

    “这又怎么了?”

    赵君儒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这其实已是形成了一个叫洪炉局的风水局。”

    张横神情一肃,解释道:“如果把这个房间看作是一个炉子,那么,四壁的牡丹图以及地面腥红的地毯,就是把这炉子的火给点燃了。再加上上面的那盏吊灯上镜片的反射,把这熊熊的炉火燃烧的更炽。”

    “你们说,处在这洪炉里的人,心情如何不会烦燥,如何不会变得冲动?”

    张横笑道:“所以,刚才我看到这房间的装饰后,就判断在这里吃饭的人,很容易发脾气,也特别容易喝醉,自然打架闹事也就难免了。”

    “啊,原来是这样!”

    吴行舟满脸的苦笑,一张脸也成了苦瓜:“当年装簧这些顶级包厢的时候,我们也是挖空了心思,想让每个包厢各具特色。那知,这富贵阁竟然还是犯了忌。唉!”

    吴行舟现在心里其实是有苦说不出。

    说实话,当年装修顶楼这几个顶级包厢的时候,他自然也是请风水大师规划的,而且请的就是江南冯家的人。

    只是,冯家的老爷子那时已不再出手,派出的是如今冯家第二代中的当家人,名叫冯之源,也是当今钱塘风水界很有名气的人物。

    按冯之源的说法,富贵阁最显贵气,是这几个顶级包厢中他比较满意的作品,凡是在富贵阁消费,肯定比其他的几个包厢的消费会高。

    而这几年的情况确实也是如此,在富贵阁吃饭的客人,往往会比其他包厢多消费,尤其是酒类上的消费,有时让人咋舌。

    只是,喝多了酒的客人,闹事的机率也比其他客人多。因此,这富贵阁是整个酒店中最容易出事的地方。

    以前还没想到这与富贵阁的装簧修饰有关,此刻听张横一点破,吴行舟也只有苦笑的份了。

    心中想着,吴行舟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加的不同了。

    他现在对眼前的年青人,更加的信服。

    微一沉吟,吴行舟那里还会迟疑,连忙问道:“那么,张少,有没有办法改善一下这富贵阁的洪炉局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