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龟鱼化煞
    吴行舟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希望不破坏富贵阁贵气的格局下改善这里的风水。

    他可不想这里的家居风水改变了,原先这里的消费会受影响。所以,他说的是改善,而不是改变。

    “嗯,这个并不难。”

    张横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目光望望四周:“其实只要把旁边墙上的玉石画换一下就行,把红色玉石为主的牡丹,改成其他色调为主的玉石,比如春夏秋冬四季画或是梅兰竹菊等,就能让洪炉局改变,却不影响这富贵阁的贵气。”

    “多谢张少了,那我马上就叫人换掉这些玉石画。”

    吴行舟大喜。

    “原来家居风水中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赵君儒满脸的感慨:“张老弟,来来来,你快跟我们说说,以后我要是婚房装簧了,也能有所注意。”

    说话间,众人再次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包厢,继续吃饭。

    有了这个话题,饭局上的气氛更加的热闹,众人一边吃,一边饶有兴趣地听张横讲一些家居风水中的禁忌。

    一餐饭吃到下午一点多钟,众人仍是意犹未尽。

    等张横他们走出包厢的时候,吴行舟早已等在那儿了。

    “张少,您看我这儿的那个剪刀局该如何化解?”

    吴行舟满脸的堆笑,他自然不会忘了这最重要的事,一直等候在这儿,想得到张横的回复。

    “嗯,等我四周再去看看。”

    张横点头。

    既然答应了人家,张横也不会食言。

    当下,张横施施然背着手,在五洲大酒店的四周游逛了起来。

    风水布局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它是一个整体,张横可不敢大意。这可以说是他自得到天巫传承以来,第一次正正式式地为人改变风水局,自然是十分的用心。

    五洲大酒店后面如今确实已是改为了停车场,从四周的环境来看,对大酒店的本体并无什么冲突之处。

    四周看下来,张横的心中已是有了底,这才慢慢地踱回了门口。

    此时,吴行舟以及赵君儒和杨文竹等一众人正翘首而望,等着他回来。

    “张少,您看有什么地方需要进行布置的?”

    吴行舟有些迫不急待,见到张横回来,连忙迎了上来。

    赵君儒等一众人也是一个个脸现期待之色,想听听张横到底怎么说。

    “嗯,我看了四周,其他并无什么冲突或破败之处。”

    张横目光望向了大堂那边:“因此,现在只要化解了这个剪刀局的煞气就行。”

    “哦,那就拜托张少了。”

    吴行舟眼眸变得更加的炽烈。

    “剪刀局虽然含有凶煞之气,但是,对于你们大酒店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格局,至少它也能聚气纳财。”

    张横微微沉吟:“所以,我的意见是,这个剪刀局就不要去改动它了,只要化去其中的凶煞就行。这样既不会影响大酒店现在的格局,也不会对大酒店的生意造成什么影响。而且,今后你们大酒店也会在最大程度上,减少类似打架斗殴的事件。”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吴行舟连连称是。

    “要化解这个剪刀局的凶煞,其实也很简单。”

    张横手指指向了大堂那个陈列着各种荣誉奖牌奖杯的圆台:“这荣誉台是这个剪刀局的中枢,也可以说是中心,现在上面的这些荣誉牌等东西,完全是一种摆设,根本没有什么用。因此,这些东西撤掉。”

    “嗯,我马上就叫人把这些东西撤掉,把它们放到原先的房间里去。”

    吴行舟现在那里敢有丝毫的违背,连连点头。

    “然后,你在这圆台上,放一只正方形的玻璃鱼缸,鱼缸里可以养乌鱼或是乌龟。”

    张横继续道:“乌鱼和乌龟在风水局中都有化煞的作用,加上正方形的鱼缸,正好镇压和化解这剪刀局的凶煞之气。”

    乌鱼也叫黑鱼,是一种食肉性的淡水鱼类,生性凶猛,以小鱼小虾为食。

    在民间有‘搅岛乌鱼’之称,意思是说,有乌鱼在,鱼塘里就不会安宁。

    这本是一种本身带有极大煞气的鱼,张横让吴行舟在此处养上乌鱼,就是要以乌鱼所带的煞气来压制这里剪刀局的凶煞。

    这就是阴阳风水中的以煞制煞。

    至于放置乌龟,道理却与乌鱼不同。

    乌龟是长寿的象征,本身却也是极具韧性和顽强的生命力。

    在阴阳风水局中,常以它来化解各种凶煞。

    所以,乌龟的目的是化解,而乌鱼的作用却是压制。

    当然,张横特意指出了正方形玻璃鱼缸,也是有讲究的。

    正方形鱼缸,在这里起到一个镇压的作用。因为,古时的官印都是正方形,放置一只正方形的鱼缸,就相当于是这里放了一枚印信,正好来镇压剪刀局的煞气。

    三者联合,有化有克还有镇,这剪刀局的煞气,自然就能消弥于无形。

    “好的,好的!”

    吴行舟的头点得象是波浪鼓,满脸的感激。

    “还有,这水缸里的水,一定要保持活水,最好每隔一两天就要换一次。”

    张横把一些注意事项也细细地交待给了吴行舟:“千万不要让养在水缸里的乌鱼和乌龟死了。当然,鱼的数目你可以保持在九之数,喻为久久长长,让你的生意长长久久。乌龟的数量就只要四只行了,喻意为四季平安,四季发财。”

    “明白,明白!”

    吴行舟满口答应,已是牢牢地把张横的这些交待记在了心中。

    “哇,原来风水有这么多讲究啊!”

    一边的赵君儒又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

    今天跟张横吃了一餐饭,他却是长了很多的见识。

    杨文竹等一众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里也满满的都是佩服。

    现在的杨文竹,见识了今天在五洲大酒店的出手,对张横更加的有信心了。

    等张横说完了所有的注意事项,吴行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塞到了张横的手中:“张少,今天多谢您为我们大酒店化解了这些破败之处,这点小意思还请您收下,不成敬意。”

    “吴总客气了,您刚才都已给在下一张贵酒店的金卡。”

    张横连忙客套道:“我怎么还好意思再收您的报酬。”

    说到金卡,吴行舟似是想到了什么,手一掏,又拿出了一张卡片来:“张少,这是我们五洲的至尊卡,您为我们五洲改变了风水,只有这至尊卡才能表达我的敬意。有了这至尊卡,以后任何消费,在这里全部免费。”

    吴行舟无比的真诚,说着把卡片塞到了张横手中。

    “至尊卡?全部免费?”

    张横眉毛微微一挑。

    吴行舟这回拿出来的卡片,无比的精美,上面还镶了一枚细钻,闪闪发光,确实是灼人眼目。

    “至尊卡!”

    旁边的杜明心头一震,脸上顿时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杜明自然知道,五洲大酒店的至尊卡代表着什么。

    要知道,自五洲大酒店开业到现在,送出的至尊卡也就只有一张。

    据说,几年前,有位领导的子侄到钱塘,入住五洲大酒店。

    五洲大酒店为了表示敬意,就送出了一张至尊卡。

    除此之外,这么多年来,还真没有听说五洲大酒店还给了谁至尊卡。

    然而,今天这位张少,却是就受到了这样的待遇,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杜明心头震憾?

    “张少说那里话,您以后能赏脸来我们五洲大酒店,那是看得起在下。”

    吴行舟是决意要结交张横,所以无比的客气,最后还是把那个大信封塞到了张横手中。

    见张横收下了,他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猛然又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稍一犹豫,终于又道:“张少,还有一个问题,不知该不该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