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鲁班尺
    “哈哈,我说老太婆,你是不是想发财想得发疯了,这么块破铜烂铁,你就想买十万块?”

    门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其中一个声音特别的刺耳,语气中充满了嘲讽:“嘿嘿,我看一千块还差不多,这还是我看你年纪大了,才给你这个价,否则,要是这烂东西卖到废铁回收站,估计就值个十几块钱。”

    “哈哈哈!我看就是这老太婆想发财想得发疯了,不然怎么会要十万块的价格,她咋就不去抢银行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哈哈大笑声。

    “是啊,是啊,老太太,我看年老板出的价很公道了,一千块你就卖给他吧!”

    也有人符合:“要是换了别家,肯定卖不到这个价。”

    “外面怎么回事?”

    张横和赵君儒等人顿时被门口的吵闹声惊动了,连正在说话的成功也把后面半截话咽入了肚子,转头望向了那边。

    此时此刻,珍藏阁对面的店门口围了不少人,正指指点点着。

    被围在中间的是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穿着很朴素的衣服,头发有些花白,手中正拿着一根锈迹斑斑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物品,满脸的羞愧。

    因为古玩街是一条步行街,街道也就是三四米左右的宽度,所以,对街两个店面的距离离的非常的近。那边人所说的话,这边店里可以听得很清楚。

    因此,刚才那边的争吵,张横他们全听在了耳中,也隐约地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显然,这个老太太要出卖她手中的物品,可能出价比较高,因此被人嘲笑了。

    古玩街这边的情况与当日的药材集散市场差不多,这里的商店,不但出售物品,同时也收购一些合适的物件。

    对面的那家店,就是要收购老太太手里的东西。

    “我这是鲁班尺,是老物件了,怎么可能只值一千块,你这是想蛾我呀。”

    被众人嘲笑,老太太又羞又恼,不由争辩道。

    “嘿嘿,你这老太婆还真不识数,谁蛾你啊!”

    刚才说话最响的那人不由冷哼一声。

    他是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身形微胖,一张肉乎乎的脸,看起来很和善的样子。

    只是,他此刻满脸的讥讽和冷笑:“你去打听打听,我年有余在这里也做了好几年生意了,信誉可是响当当的,从来都是童叟无欺,怎么会蛾你这样一个老太太。”

    自称年有余的男子,正是对面那家名叫天宝楼的风水道具店的老板。

    被老太婆当面指责蛾人,他有些生气了,不禁声色俱厉地道:“你看你的这个鲁班尺,虽然是件老物件,也是件风水道具,但它锈蚀的这么厉害,完全已经是废了,要是这东西保存的好,说不定还能值个一万两万的,但以现在的情况,一千块也是我出了高价。不信你去问问别家,谁会出这样的高价?”

    “唉!”

    老太太长长地叹了口气,脸色变得黯然下来。

    望了望手中的那根锈迹斑斑的东西,神情中现出了一丝悲色:“我这把鲁班尺是我们家祖传之物,前辈人说这件东西是个宝贝,我老头子临死的时候还一直叮嘱我,一定要好好收藏,要做传家之用。如果不是我孙子出了事,现在急着用钱,我那里会拿出来把它卖掉啊!”

    老太太自言自语着,神情更见悲切:“唉,想不到真的要来卖掉它了,却这么不值钱。一千块,一千块,那里能救得了我孙儿啊!”

    说着,她无奈地收起了那东西,准备离开这店面。

    一千块,与她心里的意想价格实在是相差太远了,所以,老太太却是怎么也舍不得卖掉它。

    “老婆婆,您等一下。”

    这个时候,张横从店里走了出来,伸手拦住了她:“您让我看看您手中的这把鲁班尺。”

    “哦,小伙子,您想要它?”

    老太太不由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嗯,我先看看再说。”

    张横微笑。

    “呃,张老弟,你想要这玩意?”

    跟出来的赵君儒以及杜明和刘兴强很是诧异。

    甚至连成功脸上也露出了狐疑之色,望向张横的目光有些异样。

    老太太手中握着的是一根尺许长的铜条,尾端部分折起,正是一柄古代铜制的一把鲁班曲尺。

    鲁班尺不仅是木工的工具,也是阴阳风水的道具。

    鲁班尺在许多古藉中都有记载,《鲁班营造正式》中称为鲁班真尺和鲁班周尺。

    在古代,人们认为按鲁班尺吉利尺寸确定的门户,将会光耀门庭,给家庭带来吉祥好运,所以又将鲁班尺称为门光尺。

    因鲁班尺一尺均分为八寸,寸上都写有表示各种含义的用语,民间又称鲁班尺为八字尺、门尺、门公尺等。

    古代堪舆学非常重视鲁班尺的运用。堪舆学着作《阳宅十书》称:“海内相传门尺数种,屡经验试,惟此尺(鲁班尺)为真。长短协度,吉凶无差。盖昔公输子班造,极木作之圣研,穷造化之微,故创是尺,后人名为鲁班尺。”

    从这些记载,足见鲁班尺在风水阴阳上的运用之广和他的作用。

    不过,这把鲁班曲尺表面铜锈斑斑,原本鲁班尺上面刻有的刻度以及字迹,已完全被铜锈锈蚀,根本看不清上面刻的是什么了。

    看起来确实是一件已近乎废掉的鲁班尺。

    所以,赵君儒他们看到张横竟然对这东西感兴趣,确实是心里感到非常的奇怪。

    然而,张横从那老太太手中接过鲁班尺,神情却是变得肃然了起来。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尺身,神情急剧地变化着。

    看他的样子,仿佛手中抚摸的不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尺子,而是在抚摸情人的身体一样,神情是这样的专注。

    “小伙子,你真的想买这把鲁班尺吗?”

    见张横这副模样,老太太精神不由为之一振,脸上也露出了迫切的神色。

    “嗯!”

    张横又点了点头。

    “可是,我这把鲁班尺要买十万块!”

    老太太有些讷讷地道。

    刚才被天宝楼的老板讽刺,她现在对这把鲁班尺也没有了多大的信心,所以,说话有些底气不足:“如果小伙子你真的想要的话,稍微便宜些也可以。”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张横接下来却是说出了一句让在场所有人无比震惊的话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