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另有玄机
    年有余冷嘲热讽地挖苦起了张横,这顿时让旁边的赵君儒很是不爽。

    “我说老小子,你这张嘴真他妈的臭,你自己想蛾人家的东西,现在竟然还敢在这里嚼舌头。”

    赵君儒眉毛一横,厉声喝道:“你信不信本少让你在这市场里呆不住,让你马上滚蛋。”

    “啊哟!”

    年有余脸色顿时变了,斜眼瞄了瞄赵君儒,神情很是不善:“见过横的,还真没见过象你小子这样横的。我年有余在这市场这么多年了,还真没有人敢在老子面前指手划脚的,信不信老子今天叫你走着来,横着回去。”

    年有余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他在这青春路古玩市场,也是有着很深的背景,可以说是这市场里的一霸。

    他那里受过被人指着鼻子骂的气,这回是真的发狠了。

    说话间,年有余手一挥,他店面里有三四个伙计,立刻冲了出来,围向了赵君儒。

    “你想干什么?”

    杜明和刘兴强急了,连忙站到了赵君儒面前,大声喝道:“难道还想打人吗?”

    开玩笑,赵君儒这位大少可是金泰国际大陆地区的ceo,要是他在这里被人打了,杜明这个总经理位置,也就可以自己辞职不干了。

    所以,杜明也顾不得他那雍肿的身材,根本不是打架的料,就直接挡在了赵君儒的面前。

    刘兴强也是又惊又急,他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他自然不能让赵君儒在这里吃亏,因此,连忙一把拉住了这位大少,把他挡在了自己身后。

    “我说各位,消消气,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

    成功连忙走了上来,拦住了年有余,在旁边劝起架来。

    赵君儒他们毕竟是成功店里出来的,而且,他对张横很有好感,确实是不想看到他们与人发生冲突。

    更何况,他也知道年有余很有背景,如果真的打起架来,眼前的这几个人肯定要吃亏。

    “别拦本少,本少倒是不信了,在这里还有人敢对本少动手。”

    赵君儒却是不依不饶。

    他本就是个纨绔,平时也是个惹事精,只有他惹别人的,那有别人敢惹他的情况?

    但是,此刻竟然被一个古玩市场的小小店主当面喝骂,这如何让这位纨绔大少咽得下这口气?

    更尤其是,青春路古玩市场,还是金泰国际开发的产业。这也就是说,这本就是金泰国际的地盘,他这个大陆地区的一哥,竟然在这里被人欺负,要是传出去,这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啊!

    “操,别看你长的人模狗样的,就当自己是一回事了,本少今天不收拾你,本少这个赵字就倒过来写。”

    赵君儒是真的发狠了,猛地吐了口吐沫,也顾不得什么他大少的形象,就准备亲自上前动手。

    眼看两伙人就要发生冲突,一场斗殴事件就要发生。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旁边有人惊呼起来:“啊,你们看,你们看,这是什么?”

    “什么?”

    旁边许多人正在围观,突然听到这声惊呼,有些人下意识地就望了过去。

    立刻,更多的人发出了惊呼:“啊,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他是要干什么?”

    刹那间,原本乱哄哄的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一边,甚至连正要打架的赵君儒和年有余等人,也完全停了下来。

    众人所望的人正是张横。

    刚才赵君儒与年有余发生冲突,张横一直未曾理会,他只是专注地把弄着手里的那把鲁班曲尺,仿佛是完全被手中的东西给吸引了注意力,根本无遐顾及四周的一切。

    用天巫之眼探察到这把锈迹班班的鲁班尺,竟然散发出青色的灵光,这确实是让张横心中又惊又奇。

    只是,张横细细端详了半天,仍是没看出这把鲁班尺到底奇特在哪儿。

    如果光从外面看,它的确就是把已被锈蚀得成了废品的玩意。

    可是,它怎么就能散发出青色的灵光呢?

    “难道?”

    张横心中突然一动,眉毛不由陡地挑了起来:“难道这东西还隐藏着什么玄机?”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迟疑,体内巫力运转,再次细细地探察起来。

    嗡!

    巫力一注入鲁班尺,手中的铜尺猛然震颤起来,发出了一阵奇异的轻鸣。

    “这里面有隔空层!”

    张横的脸色猛然变得无比的古怪。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巫力在鲁斑尺中游走,有一种明显的滞涩感,显然,这尺子的内部,并不是同一种介质。

    这也就是说,这把鲁班尺的外面的材质,与里面的材质是完全不同的。

    果然,当张横再次察看的时候,就在鲁班尺上发现了一点端倪。

    这把曲尺的尾部,呈一个直角,这是曲尺的转折处。

    就在这个地方,张横看到了焊接过的痕迹。

    “看来,秘密就在这里了!”

    张横的眉毛凝成了一个角度。

    微微沉吟,他陡地双手用力一折。

    咔嚓!

    鲁斑曲尺的那个直角,顿时被张横那股大力给折断。

    青铜本就非常的硬脆,再加上这尺子早就被锈蚀了,以如今张横达到三百三十六斤的力量,一下子爆发出来,确实是有些恐怖,竟然一下子折断了这把鲁班尺。

    然而,被折断的鲁斑尺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断为两截,而是依然相连在一起。只是,在被张横折断的地方,出现了一段黝黑的物体。

    “里面果然有玄机!”

    张横大喜。

    那段露出来的黝黑物体,正是被外面的青铜尺包裹在里面的。

    而且,随着这段物体的暴露,天巫之眼的视野里,手中的尺子光氲陡然暴涨,原本还只是淡淡的青光,变得炽烈起来,甚至有种炫目的感觉。

    “就是它了,看来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在这尺子的里面。”

    张横的心怦怦地跳的厉害,一种难以喻意的激动也充盈了心神。

    他那里还会犹豫,再次细细地探察起了这暴露出来的黑色物体。

    四周发出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异声,大家正是看到了张横这折断鲁班尺的怪异行为,被他这个举动给震惊了。

    有眼尖的人也发现了这尺子里面那段黝黑的物体,更是大为惊讶。谁也没有想到,这看起来锈迹斑斑的鲁斑尺,里面竟然另有玄机。

    但是,让所有人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