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伏以神尺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张横身上,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但是,张横对四周众人,却是视若未睹,仍是低头细细把弄着手中的鲁班尺。

    稍倾,张横似是做出了决定,猛地再次双手握住了手中的尺子,同时用力向两边一扯:“开!”

    锵!

    一声响亮的金属魔擦声响起,仿佛是电视中宝剑出鞘的声音。

    与此同时,众人眼前一道黑光闪过,仿佛是突然划过了一道黑色的闪电,让所有人都是不由心头一惊。

    下一刻,全场猛然暴发出了一阵惊呼:“啊,这是什么?这里面竟然还有东西!”

    不错,此时此刻,张横手中的那把鲁斑尺已分了开来,那把原本锈迹斑斑的尺子,现在正被他握在左手中。

    只是,这尺子的中心是空的,除了外面一层铜壳外,里面就是一个空鞘。

    再看张横的右手,现在已多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段黝黑的物体,表面温润,闪烁着玉质一样的炫光。

    细细看去,这黑色物体与原本的鲁班尺差不多长短,看起来也象是一把尺子。

    只是,它却有许多个环叩连接而成,表面上,也刻划着许多复杂的纹路和字迹。好象是一把可以折叠成很多段的奇异尺子。

    “呃,这是什么?这东西怎么会藏在那把鲁班尺里?”

    四周人惊疑不定,人人神情怪异。

    大家还真没想到,那把看起来是废品的鲁班尺,里面竟然藏着这样一把奇异的东西。

    “伏以神尺!”

    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抑制的震惊之色:“竟然是伏以神尺,天啊!小爷这回是真的捡到宝了。”

    不错,在这把尺子状物品的一端,刻着一排如篆如符的小字。

    这些小字的字刑与天巫传承中的那些字体属于同一类刑,因此,张横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伏以神尺!

    伏以许多人并不知道,但是,张横曾经在图书馆的时候,看到过有关介绍。

    鲁班做为木工匠开山鼻祖,他一生收过很多弟子,但比较出名的却有两个,其中之一为伏以,另一个就是泰山。

    人们对于泰山的传说都有所耳闻,据说他最初并不被鲁班所重视,甚至以为他为人不稳重,难有建树。

    然而,后来泰山发明了雨伞,这才让鲁班刮目相看。

    如今俗话中有一句:有眼不识泰山,这里的泰山指的就是鲁班的弟子泰山。

    泰山因为发明了雨伞,被世人所熟知,并被后人奉为竹匠的祖师。

    然而,鲁班的弟子中,另有一位却比泰山更厉害,那人就是伏以。

    伏以为鲁班的大弟子,他得鲁班真传,创造了许多机巧奇器,甚至连鲁班都自叹不如。

    据《鲁班符咒》记载:伏以,自然山水,镇宅地板,抵抗一切灾难,家宅吉祥如意,家庭兴旺发达安康。

    上面那段话的意思是说:伏以是鲁班第一个徒弟,经他建造的房屋,能与自然山水溶为一体,同时可以镇宅,所有的灾难、大风大浪、雷电鬼怪、土地可以抵抗,灾难被抵抗了家庭自然没有灾难,顺应自然给家带来好运兴旺发达。

    因此,后来伏以被后人尊称为山水土地之神。

    从这些传说中,就可以看出伏以的与众不同。

    当然,伏以擅长机巧奇器的制造,他在师父鲁班尺的基础上,进行了研究深化,创造出了伏以尺。

    伏以尺不仅保留了鲁班尺原先的功能,在木工测量以及风水堪誉上具有特殊的作用,而且,他还在尺子上增加了星象运行的刻度,能作为星卜占相之用。

    因此,伏以尺比鲁班尺更进一步,更具有许多奇异的功效。

    只是,伏以尺的功效太复杂,一般普通人根本无法使用。所以,流传于世的就更少。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把锈迹斑斑的鲁斑尺里,发现了藏在里面的一柄伏以尺。

    果然,仔细看去,就可以看到这把伏以尺的尺身上,刻镂了许多的文字图案和符篆。

    “是真的伏以尺,绝对是真品。”

    细细地抚摸着尺身上那雕镂的文字和铭篆,感受着尺身那黝黑的物体传来的那股温润的感觉,张横的心怦然跳动,心情激动莫名。

    别人无法分辩伏以尺的真伪,甚至根本不知道伏以尺该如何使用。但是,张横却不同。

    因为,在天巫传承中,记载着一些风水道具的运用之法,其中鲁班尺以及伏以尺,就是名列其上。

    心中想着,张横已把那柄锈迹班班的青铜鲁班尺放入了皮包,双手握住了那柄伏以尺,就摆弄了起来。

    伏以尺源自鲁班尺,因此,它的尺身上也有代表吉凶的八个字:财,病,离,义,以及官,劫,害,本。

    每一个字下面还有星象和无数的刻度,这是用以测量凶吉方位和测定星相用的。

    因此,伏以尺上面的八个字,就分成了八个部分,每一部分用环叩相连。

    这相当于是说,一把伏以尺,就是由八个分尺组成,它是一把可以折叠成八段的奇异尺子。

    咔嚓,咔嚓!

    一阵轻微的异响,张横手中的这把伏以尺,被他不断地折叠,最后竟然折成了一个环状。

    紧接着,一幕让所有人都傻眼的情形发生了。

    只见,张横把折叠成了环状的那把尺子,吧嗒一下,叩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顿时,张横的手腕上,多了一副长有两寸,刚好包裹他整只手腕的一个黑色护腕。

    “呃!张老弟,你这是什么玩意?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赵君儒看得眼睛都直了,此刻也顾不上与年有余掐架,凑到了张横身边,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细细地看起了张横手腕上的东西。

    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哇,真是制作的巧夺天工啊,这么一把原本看起来象尺子样的东西,竟然可以叩在手腕上做护腕,而且严丝合缝,如果不是刚才看张老弟戴上去的,本少都看不出它本来是一把尺子啊!”

    赵君儒确实是惊呆了,象这样巧妙的设计,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不仅是他,旁边一众围观者,包括杜明以及成功在内,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谁也没有想到,张横从那老太太手中购买的那把锈迹班斑的鲁班尺里,竟然隐藏着这样机巧的物品。

    “啊,这是玄玉,是玄玉,这东西是玄玉制作的。”

    众人正惊奇不以,这个时候,年有余突然尖叫了起来:“天啊,这竟然是玄玉制作的物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