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不要脸无敌
    “玄玉?这东西是玄玉?”

    四周人一听到年有余的话,不禁都是浑身一震,神情也一个个怪异起来。

    来古玩市场的人,自然对古玩都有一定的见识,许多人清楚玄玉是什么。

    玄玉是玉的一种,但它与一般的玉不同,不仅是因为它的玉质非常的特殊,更是因为玄玉极其的稀罕,如今存世更是非常的稀少。

    一般的玉都非常的硬脆,许多稍微摔一下,就会粉碎。

    但是,玄玉的质地却如同金钢,完全不怕摔打。

    而且,玄玉本身不惧水火,可以说是这世上非常罕见的奇异之物。

    在古代的一些书藉中,玄玉被称为神玉,意思是神灵才能佩戴的奇玉。

    在阴阳风水上,更是有着其特别的作用。

    就算它没有经过任何的雕凿,只是一块原胚的玉石,也具有镇邪驱煞的效果。

    因此,玄玉极其的珍贵,在现在的市场上,可以说是真正的有价无市。

    众人还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年青人从那把鲁斑尺中弄出来的东西,竟然会是传说中的玄玉。

    刷,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了张横的手腕上,许多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了难以掩饰的羡慕妒忌。

    “真的是玄玉,这位小兄弟,你真是福人啊!”

    成功此刻也终于认出了张横手腕上的物品是玄玉制品,不由满怀的感慨:“天下奇宝,有德者居之,看来,小兄弟你果真是个福泽深厚之人。”

    “哦,成老板,玄玉是什么?”

    张横还有些西里糊涂。

    天巫传承中的知识都是关于阴阳风水的,虽然也有各种奇异的材料记载,但其中还真没有玄玉这一项。

    张横以前也就是个打工者,对于古玩这一行自然没有任何的涉猎。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玄玉是什么玩意。

    “嘿嘿,张老弟,你这回是真的捡到宝了。”

    一边的赵君儒凑了过来,满脸的古怪:“玄玉可是好东西,上回我在香港一个拍卖场上,看到有一件玄玉的制品,也就是块大拇指大小的玄玉,最后被拍出了三百万。”

    “嘿嘿,按你这东西的尺寸,至少比那块玄玉大了数十倍。”

    赵君儒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怪异:“照我看,这东西不论其他,就只讲它的材质,就能卖出五六千万。”

    “哦!这么珍贵?”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扬,却也是被赵君儒这话给震动了。

    “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声,所有听到这一消息的人,个个目光都不一样了。

    旁边的刘兴强更是嘴张成了蛤蟆,望着自己的师弟,满脸的震惊。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师弟随便弄把尺子,就捡了这样一个漏。十万块,就变成了五六千万。

    而且,这还不算是这尺子工艺,如果真正算起来,绝对不止这个价。

    这个漏捡的,都比印钞票都来的快。

    “哈哈,张少,恭喜,恭喜啊!”

    杜明那里会放过这个拍马屁的机会,满脸兴奋地凑了上来,向张横连连道喜。

    那把鲁班尺的钱是他付的,现在,这尺子里淘出了一件玄玉制品,价值至少在五六千万。这让他也是感觉脸上有光,心中也是兴奋之极。

    “嘿嘿,小子,你知道这里的规矩吗?”

    突然,站在一边的年有余一脸冷笑地走了过来,神情很是不善。

    他刚才发现张横从鲁班尺里弄出来的东西是玄玉后,神情就变得阴晴不定。

    此刻,却是突然上前,要与张横说说道理。

    “规矩?什么规矩?”

    张横冷冷地瞟了年有余一眼,他已感觉到眼前这个家伙来意不善。

    “看来你还真是个雏。”

    年有余冷笑:“怪不得你什么都不懂。”

    “我们古玩市场里,有很多的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能抢别人的生意。”

    年有余转向了四周众人,再次提高了声音:“大家刚才都看到了,那个老太太原本是要把那把鲁班尺卖给我店里的。我刚才也出了价。”

    “虽然,那老太太嫌我出的价低。”

    年有余继续道:“但是,那老太太已是有了要出售的心思。”说到这里,年有余手指陡地指向了张横:“然而,就是这小子突然横插一杠,一下子把价格抬高了无数倍,愿意用十万块钱买那把尺子,这才让那老太太把鲁斑尺卖给了他。”

    “这也就是说,他是抢了我的生意,是破坏了这里的规矩。”

    年有余声色俱厉地喝道:“所以,他手里的这东西,原本是我的。现在,我要把它赎回来。”

    “切!”

    四周响起了一片不屑的嗤笑声。

    现在,就算是傻瓜,也都看出这位年老板的意图了。他说的象是那么回事,但实际只有一个目的,那是眼红人家捡了个大漏,是想从人家手中找理由抢那东西过来啊!

    这样的事实,自然是让所有人不屑。

    不过,在场的许多人都是知道这位年老板的背景很深厚,却也不愿得罪他。

    所以,许多人望着年有余,再看看张横,脸上的神情都变得怪异起来。

    大家却是想看看,此事最后到底会是个怎么样的结果。

    “什么?老小子,你这是红眼病发作了啊!”

    赵君儒刚才就与年有余不对眼,几乎先前就打起来。

    此刻一听这家伙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眼睛一瞪,就手指指住了年有余的鼻子喝骂道:“妈的,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象你这样不要脸的,信不信本少给你几个大巴掌,让你脑子清醒清醒,竟然敢欺到张老弟的头上来了。”

    “是啊,妈的,还真当我们好欺负。”

    杜明这回也忍不住了,腆着个脸喝道。

    刘兴强更是直接站到了张横面前,挡住了年有余等人,一张脸已是铁青一片。

    他还真没想到,这世上有这样不要脸的,看别人捡了个漏,竟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要强取豪夺。

    刘兴强自然是忍不下这口气,决意要维护自己的这位小师弟。

    “是吗?”

    张横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冷冷地望着年有余:“那你想怎么样?”

    “嘿嘿,小子,看你是只雏儿的份上,我可以原谅你不懂这里的规矩。”

    年有余根本不理会其他人,仍是一脸的倨傲:“你刚才不是花了十万块吗?那好,我现在给你二十万,让你赚十万块,你把那东西交还给我,那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否则,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走得出这个市场。”

    年有余的脸色陡地变得阴厉了起来,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狠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