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奏你没商量
    “是吗?如果我不同意呢?”

    面对年有余的威胁,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嘴里冷冷地道。

    “嘿嘿,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年有余脸上闪过一抹狠色:“你去打听打听,在这青春路的古玩市场,谁敢跟我年有余斗。”

    “妈的,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赵君儒在一边已是脸红脖子粗了,此刻那里还忍得住,一口吐沫就吐了过去:“呸,今天本少不让你扫地滚蛋,本少这个赵字就倒过来写。”

    说着,他拿出了电话,拨了个号码就打了起来。

    青春路古玩市场就是金泰国际开发的,做为金泰国际大陆ceo,可以说是亚洲区的一哥。因此,这青春路古玩市场的总经理,也是赵君儒的手下。

    此刻,他就是打电话叫那位总经理过来,他要问问,他是怎么管理这个市场的,竟然让这种欺行霸市的家伙在这里经营。

    “哈哈,小子,你打给谁都没用,老子在这里就是天!”

    见眼前这个看起来象公子哥的年青人打电话,似是要请救兵,年有余却是满脸的不屑,更加的嚣张了,他猛地一挥手,朝着身后的几名伙计喝道:“孩儿们,给我上,先把这些不长眼的家伙给我奏一顿,让他们给我老实点。”

    “啊呀,年老板,和气生财,和气生财,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一边的成功见事态不对,不由皱起了眉头,连忙走上前来,想劝年有余。

    但是,年有余眼睛一瞪,把成功推了个踉跄:“成老板,你一边呆着去,这里没你的事。”

    说着,又是厉声喝道:“阿刀,上!”

    “打!”

    那几名伙计早就在一边摩拳擦掌,此刻一听老板吩咐,那里还会迟疑,立刻一拥而上,就准备群殴。

    其中一名伙计长的五大三粗,身高有一米八零,正是年有余店里请来的保安,外号阿刀。

    年有余在这市场里确实是一霸,因为本身有着一些背景,一向在市场里横行霸道。

    所以,平时与人发生冲突也不少,店里就请了一名社会上的混混做保安。

    此刻,阿刀满脸的狞笑,顺手操起了旁边的一根木棍,就朝着张横冲了过去。

    阿刀自然明白老板的意图,瞄上了眼前这个年青人手腕上的那件玄玉制品,他这是要先把这东西抢过来再说。

    “小子,给我老实点!”

    阿刀手中木棍一挥,就朝张横当头砸了过去。

    “啊!”

    赵君儒以及杜明和刘兴强急了,不禁怒吼,想冲过来帮张横。

    但是,几名伙计已围住了他们,一时自顾不遐,却那里还顾得上张横。

    几人又气又急,都为张横着急起来。

    在他们看来,张横那个略显瘦弱的身板,岂是打架的料,与那名满脸横肉的家伙相比,根本不在同一个级数上。要是两人打架,张横肯定是要吃眼前亏。

    然而,下一刻,一幕让所有人傻眼的情形却发生了。

    “来得好!”

    张横一声低喝,右手陡然挥起。

    嗤!

    一声尖啸骤急,众人眼前闪过了一道黑色的闪电。

    紧接着,那个名叫阿刀的彪形大汉,脑袋上陡地绽开了一朵血花,已是惨号着摔了出去。

    并没有结束!

    张横身形急闪,冲向了围住众人的那几名伙计。

    惨号骤起,血光崩溅,一连串凄呼响彻,当众人再次定睛看时,完全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震呆了。

    此时此刻,场中摔倒了五六人,正是天宝楼的那几名伙计和老板年有余。一个个尽皆头破血流,被人在脑袋上砸出了血洞。

    再看张横,一脸凛然,正目光冰冷地望着那几个摔倒在地惨号凄呼的人,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黑黝黝的尺子,尺头上,还滴着鲜血。

    那把尺子,正是刚才张横叩在手腕上当成了护腕的那柄伏以神尺。

    伏以神尺可长可短,不仅是一件风水道具,更是一件防身的武器。这在天巫传承中对伏以尺的介绍中,张横就有所了解。

    而当知道这柄伏以神尺乃是用比精钢还硬的玄玉制成,张横更是心里有底,所以,他就拿年有余等人测试一下它的硬度。

    此刻,见伏以神尺果然轻易地敲破了这几人的脑袋,张横的心中也是非常的畅快:“看来,玄玉果然是宝贝啊!”

    “呃,张老弟,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望望躺倒一地的几人,再看看象是个没事人一样的张横,赵君儒满脸的震惊。

    他是第一回见张横出手,现在才算是明白了张横的身手。

    不仅是他,杜明以及刘兴强和成功等人也一个个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张横,神情惊讶无比。

    张横眨眼间撩倒五六人,这个武力值确实是有些骇人。

    “你,你,你……”

    这个时候,摔倒在地的年有余也总算回过了神来,他骇然地用手指着张横,满脸的惊怒交加:“你竟然敢打我!”

    此时此刻,年有余确实是有些悲惨,脑袋上开了一个血洞,汩汩的鲜血把他满头满脸都染成了一片血红,形象实在是惨不忍睹。

    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消瘦的年青人,竟然可以一下子把他和店里的五名伙计全部打倒,甚至其中还有阿刀这名牛高马大的彪形大汉。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让一让,让一让!”

    突然,人群外传来了一阵哟喝声,七八名身穿协管制服的大汉,气势汹汹地跑了过来。

    “啊,协管来了,协管来了。”

    四周围观的人一阵喧哗,纷纷让了开来,所有人的脸色却已是变得无比的古怪:“还有丁总也来了,这回那个年青人可是要遭了。丁总可是年老板的舅舅啊!”

    不错,在那些协管员的前面,正有一位年纪在五十多岁的男子,满头大汗地奔来。

    此人正是这青春路古玩市场的总经理丁浩庆,也正是年有余的舅舅。

    年有余能在这市场里横行霸道,正是因为他的舅舅是这市场里的总经理,有这座靠山,整个市场还真没有什么人敢招惹年有余。

    果然,一看到丁浩庆,年有余的神情陡地一震,脸色也刹那变得狰狞起来,眼眸里露出了怨毒的神色,朝着张横恶狠狠地道:“小子,这回看你怎么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