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自取其辱
    丁浩庆之所以会带着一众协管员突然跑来,自然是有原因的,正是赵君儒刚才的那个电话。

    一听说金泰国际大陆地区的一哥赵大少在市场里出了事,丁浩庆吓得魂儿都差点没了。

    不是吗?要是这位大少在他的地盘上被人打了,那么,他屁股底下那个位置,也就可以主动让位了。

    丁浩庆那敢迟疑,这才风风火火地叫上了一大伙协管员,向赵君儒所说的地方跑来。

    此刻,丁浩庆满头的大汗,但他却丝毫顾不上擦一下,一边跑,一边目光四处搜索,想寻找到赵君儒。只是,现在天宝楼门口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

    市场里发生斗殴流血事件,而且还是年有余这位地头蛇被人打了,自然是引起了无数人的观注。因此,此刻天宝楼门口人头济济,围观者不下百人。

    丁浩庆要在这么拥挤的人群里,一下子找到赵君儒,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玎浩庆更急了,正想叫喊。

    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舅舅,请您给我主持公道,这几个家伙不但破坏这里的规矩,强行抢了我的生意,还把我的人给打了。舅舅,你得给我主持公道啊!”

    “呃!”

    丁浩庆身形一滞,目光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然而,一望之下,丁浩庆的神情却是陡地变得无比的古怪起来:“啊,有余,你怎么搞的,怎么成这副样子了?”

    向玎浩庆求救的自然就是年有余。

    只是,现在的年有余满头满脸的鲜血,形象悲惨之极,确实是让丁浩庆吃了一惊。

    丁浩庆自然知道自己这位外甥的德性,在这个市场里,谁不清楚他与自己的关系,怎么还会有人敢把他打成这副惨样呢?

    丁浩庆又惊又疑又是有些愤怒。

    “舅舅,就是他们!”

    年有余这回是更来劲了,手指陡地指向了张横和赵君儒他们,满脸怨毒地道:“舅舅,就是这几个家伙,你把他们抓起来,我看他们就是故意来捣乱的。”

    年有余凄厉地嘶吼着,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得色。

    在他想来,他舅舅出面,这回眼前的这几个人是要悲摧了。

    青春路古玩市场的管理比较特殊,因为是台岛商人投资开发的市场。所以,管理是由台岛投资方直接参与,政府部门只作协助。

    一般情况下,市场里发生的事,都是归市场管理方处理,除非是重大的事件,政府部门是不会插手的。

    因此,丁浩庆在这市场里,有着绝对的权威。

    象年有余这次遇到的情况,在以前也是经常发生。但是,结果往往是市场协管员一出现,不由分说,先把人家给抓起来。

    事后处理的结果自然是,不管对方有理没理,最后吃亏的肯定就是与年有余发生冲突的那一方。

    正是因为如此,助长了年有余横行霸道的气焰,让他成为了这市场里的一霸。

    此刻,年有余自认是有丁浩庆这座靠山,确实是有恃无恐。

    “是吗?”

    赵君儒被年有余那嚣张的气焰给逗乐了,陡地从人群里窜了出来,目光冷冷地望向了丁浩庆:“你要抓我们?”

    “啊!”

    丁浩庆浑身剧震,一张满是肥肉的脸也猛地抽搐了起来,神情惊恐之极。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敢把他外甥奏成那副惨样的人是谁,竟然是赵大少这位金泰国际的一哥。

    一时间,丁浩庆完全给震住了,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短了路。

    他做梦也没想到,与赵大少发生冲突的,就是自己的外甥。

    “嘿嘿,小子,你现在还敢这么嚣张,看来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见赵君儒这个时候还窜出来,年有余此刻却那里会藐他,不由冷笑道:“等会进去了,你就知道马王爷为什么会长三只眼。呸,妈的……”

    年有余越说越溜,狠狠地吐了口吐沫,就欲大爆粗口。

    年有余对赵君儒本就非常的不爽。刚才就是赵君儒出头对他的挑衅。因此,他早就看赵君儒不顺眼了。

    然而,年有余后面的话还没有从喉咙底里吐出来,突然一声厉喝响起:“小畜生,住嘴,你给我住嘴!”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全场,正满嘴跑火车的年有余,整个人滴溜溜地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圈,卟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啊,舅舅,你,你,你……”

    年有余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骇然地望向了丁浩庆,神情震骇之极。

    不错,打年有余一巴掌的正是丁浩庆。

    只是,年有余做梦都没有想到,一向视他如亲生儿子的舅舅,竟然会在此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掴他一个大耳光。

    他确实是被打蒙了。

    要知道,丁浩庆膝下无子女,一向是把他姐姐的儿子年有余当自己的亲生儿子看。

    所以,平时是对年有余照顾有加,无任什么事都是护着他。

    可是,今天丁浩庆却不但不帮他,而且当着这么多人,掴他大耳光。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年有余心中震骇莫名?

    然而,让年有余更加骇然的却还在后头。

    甩了年有余一巴掌,丁浩庆转过了身来,脸上的神情也刹那间由阴转晴,堆起了无比馋媚的笑意:“君少,对不起,对不起啊,是我管理无方,让您受委屈了,幸好您没事,不然,我可是万死难恕其罪啊!”

    丁浩庆无比谦卑地向赵君儒道着歉,腰已哈成了虾米,态度恭敬之极,也是惶恐之极。

    “呃,我的妈!”

    年有余浑身一震,原本还你你你的那个你字,嘎然被噎在了喉咙底,整个人顿时被震呆在了当场。

    不仅是他,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人人神情怪异,个个脸色精彩之极。

    在场的众人自然都认识这位青春路古玩市场的丁总,只是,大家做梦都没想到,一向趾高气扬的丁总,在这个年青人面前,就象是乖孙子一样。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心中震动?

    “嘿嘿,丁总,你这道歉本少可受不起。”

    赵君儒此刻脸色阴沉无比,面对丁浩庆的赔礼道歉完全是无动于衷,他目光冷冷地瞟了一眼年有余,厉声喝道:“你有个好外甥啊,要是没有我的张老弟,今天只怕本少就得被人抬着出去,倒在这里的就是本少了啊!”

    赵君儒现在确实是怒火中烧,堂堂金泰国际大陆地区的一哥,竟然在自己下属公司的地盘上,几乎被人给奏了。

    这可是他自出生以来,受到的最大屈辱。

    所以,他此刻那里肯就此善罢甘休。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