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滚蛋
    赵君儒说着,拍了拍旁边张横的肩,再次向丁浩庆冷笑道:“你的那位外甥可真是能人,我这位张老弟刚淘了件玄玉制成的宝贝,你那外甥就跳出来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想巧取豪夺,嘿嘿,真是让本少开眼界了。”

    张横点了点头,对赵郡儒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

    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位赵哥,现在是在为自己撑腰,是要为自己出一口恶气。

    不过,当他目光转向丁浩庆时,眼神已变得冰冷一片。

    对于眼前这位青春路古玩市场的老总,张横可没有一点的好感。

    年有余那家伙能如此嚣张霸道,完全就是倚仗了他这位舅舅,想来,这位丁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呃,君少!”

    被赵君儒毫不留情的一顿抢白,又被张横那冰冷的目光瞄着,丁浩庆的脸色顿时尴尬无比,整个人也僵在了当场,一时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不过,他毕竟是在生意场上滚爬了多年的老油条,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小畜生,你还不快过来向君少和这位张少陪罪!”

    丁浩庆猛地转过了身,一个巴掌拍在了年有余的后脑勺上,厉声喝道:“今天要是不能得到君少和这位张少的原谅,看老子怎么打死你!”

    “阿,舅舅,我……”

    年有余还想争辩几句,但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又被丁浩庆狠狠地在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这下总算是老实了。

    就算年有余是傻瓜,此刻也看出了情形不对劲。

    听自己舅舅的口风,眼前的这个姓赵的年青人,身份绝对的不简单,连他舅舅都要在他面前装孙子。

    一念及此,年有余心中那个悔,那个恼,那个憋屈。知道自己是踢了铁板。

    只是,现在事情已到了这个程度,他不低头也是不行了。“对,对,对不起,君少,张少!”

    年有余哭丧着脸,向赵君儒和张横鞠了个躬:“在下有眼无珠,冒犯了君少和张少,还请两位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了在下。”

    “哼!”

    赵君儒和张横冷哼一声,根本不愿理会年有余,也不接受他的道歉。

    赵君儒更是眼睛一斜,冷冷地瞪住了丁浩庆:“本少刚才说过,一定会让这小子关门,滚出这个市场,否则,本少的赵字倒过来写。嘿嘿,丁总,你是不是认为,本少说的话是放屁?”

    “啊!”

    丁浩庆浑身剧震,脸色刹那变得死灰一片。

    他还真没想到,事情竟然严重到这个程度。

    本以为让年有余道个歉认个错,事情也就能揭过去。

    那知,眼前这位赵大少却是咬着不肯放,甚至都说出了不把年有余赶出市场,赵字倒过来写的狠话。

    这足见刚才自己的那位外甥年有余,把这位赵大少得罪的有多狠。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丁浩庆心中暗骂自己的外甥是个败家子,但他却也立刻做出了决定,脸色一寒,朝着年有余喝道:“小畜生,君少的话你听到没有,你的这个店马上给我停业整顿,你这小畜生马上给我滚蛋,以后我最也不想看到你。”

    明白赵君儒是铁了心要对付年有余,丁浩庆立刻做出了选择,那就是丢卒保车。

    今天如果不让赵大少出那口恶气,不但他外甥年有余保不住,只怕他丁浩庆自己屁股下的位置也要挪一挪了。

    “啊,舅舅,我……”

    年有余顿时如同是泄了汽的皮球,浑身都颤抖起来,整个人象是丧家犬一样完全蔫了。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只是因为得罪了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从此他就要从这市场内被扫地出门。

    丁浩庆当着这么多人做出这样的决定,以后就算赵君儒走了,也是绝不敢再让年有余入场的。

    否则,要是被赵君儒知道了,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也就是说,年有余做为曾经横行市场的一霸,今后是要成为过去式了。

    “好,好,早就该让这家伙滚出市场了。”

    四周不知是谁道了声好,紧接着,无数人噼噼叭叭地拍起掌来,场中顿时热闹一片。

    这几年,年有余在市场里确实是太霸道,被他欺负的人还真不少。

    此刻,见到曾经的一霸落得如此的下场,还真是让许多人拍手叫好。

    “张老弟,我们走!”

    赵君儒拉了拉张横,转向了一边的成功:“成老板,我们去你店里,刚才那东西你还没说价格呢!”

    赵君儒还念念不忘刚才成功店里的那只玉獬豸,尤其是看到张横淘了一件玄玉制品,他的心里更是痒痒的。

    “好,好,那到我店里坐坐!”

    成功现在望向赵君儒和张横他们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他也是没有想到,眼前这几个年青人的身份如此的特殊,竟然连丁浩庆这位市场的一把手,都要对他们恭恭敬敬。

    当下,成功在先引路,赵君儒张横以及杜明和刘兴强等人跟他走向了藏宝阁。

    四周看热闹的人还有些意犹未尽,都站在门口看热闹,丁浩庆那敢迟疑,连忙叫协管员们驱散人群,自己却是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小心翼翼地陪在了赵君儒身边,满脸的馋媚。

    现在的丁浩庆心里无比的忐忑。虽然已处理了自己的外甥年有余,但他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赵君儒是不是还会遣怒他。

    不过,赵君儒此刻却根本不愿理会他,只是拉着张横向藏珍阁走。

    然而,刚走到藏珍阁门口,张横却是身形微微一滞,脸上的表情也陡地变得古怪起来,目光更是望向了自己手腕上戴着的玄玉护腕,心中暗道:“这是怎么回事?伏以神尺怎么会突然有了反应?”

    不错,就在跨入藏珍阁门槛的刹那,手腕上的伏以神尺猛地震动了起来,这却是引起了张横的注意。

    张横一低头,神情变得更加的古怪。

    伏以尺的设计非常的巧妙,折叠起来后,可以戴在手腕上成为一只护腕。

    而且,在护腕的手腕脉博处,还有一块水晶镶在上面,看起来好象是一个装饰。

    但是,这片水晶自然不是单纯的装饰用品,而是伏以尺上的一个工具。

    水晶体里装了一枚指南针,这类似于罗盘中的那个司南。

    此刻,这片水晶里的指南针,却是呈现出了异相。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