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看不透的珍藏居
    “颤针,伏以尺的指南针竟然发生了颤针的现象。”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心中震动不以。

    颤针是阴阳风水中的一个术语,指的是指南针或是罗盘里的司南,突然发生无规则的振颤。

    此刻,张横手腕上伏以尺上面那片水晶片里的指南针,就在急剧地跳动,就象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拨动了一下,不仅疯狂地旋转,而且还在上下震颤。

    这样的现象,确实是有些异常。

    要知道,正常情况下,指南针的一端指南,一端指北,虽然因为位置的变化,会让指针移动。

    但是,这种移动是缓慢的,并不剧烈。根本不可能产生疯狂旋转和上下震动的情形。

    从天巫传承的信息中可以知道,一旦产生颤针的现象,就说明了这个地方有一股奇异的能量在波动,影响了指南针的正常磁场。

    “但是,这怎么可能?”

    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这里是市场的店铺,周围根本没有任何比如电视塔,或是变压器等影响磁场的东西存在,那么,是什么影响了这里的磁场,让伏以尺的指南针产生了颤针的现象?难道……”

    张横的目光陡地望向了四周,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难道这家店铺中布置了什么特别的阴阳风水局?”

    张横的心咯噔一下。

    磁场的变化,除了现代社会一些科技设备的影响外,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四周有强大的阴阳风水局存在。

    而且,能影响到指南针磁场变化的,这个阴阳风水局的力量绝对的厉害。

    说实话,一般店铺中,请个阴阳风水师布置一下风水局,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毕竟店铺是做生意的,每个老板都想自己能生意做的好,能发财。

    只是,能让指南针的指针产生颤针现象,这样的风水局可就绝对不多见,能布置出有如此强大力量的风水局,也绝不是简单的事。

    那么,眼前这家看起来极其普通的珍藏居,它的店铺里到底布置了什么风水局呢?以至影响到了四周的磁场?

    张横突然来了兴趣,心中也升起了一团浓浓的疑惑。

    刚才,张横之所以进入珍藏居,就是因为发现这个店铺有异常,大热天不开空调和电扇,店里仍有一股凉气直透出来。

    本来,他还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风水局。

    但是,现在从伏以尺的反应来看,这个店铺里布置的风水局绝对的不简单,这如何不让张横惊奇?

    “张老弟,怎么了?”

    赵君儒一直拉着张横,突然见他在跨入店门的时候,停在了当场,不由满腹的狐疑,还以为是他刚才与年有余他们打架时,伤了什么地方:“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

    张横回过了神来,目光望望四周,脸上却是再次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成功的这家珍藏居店面并不大,里面的格局也是一眼可以看得清楚,除了摆着几个玻璃橱窗和一排木头橱柜外,也就旁边放着几张待客沙发和一张茶几,根本没其他的摆设。

    因此,张横一眼望去,并没有发现这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无法看出这里布置了什么风水局。

    可是,手腕上的伏以尺里的指南针,明明在指示这里有一个强大的风水局在影响四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横的心里咕噜了一下,一时还真有些看不透了。

    “张少怎么了?”

    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成功也似是发现了张横脸色的异常,不禁问了一句。

    “哦,没什么。”

    张横微微沉吟:“我只是感觉,成老板的这个店,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

    成功微微一怔,续尔却是哈哈笑道:“张少这是开我玩笑,我这家小店那里能有什么与众不同啊!”

    “是吗?”

    张横目光凝注着成功,嘴角却是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张横之所以突然与成功说这些话,其实是在观察他的反应。

    成功表面上看似很坦然地在应答张横的话,但张横却从他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一丝闪烁。显然,他并没有说真话。

    不仅如此,细细观察成功,张横也确实是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气息。

    成功身穿一套绸衫,打扮有点象民国时期的那些阔少,说起来还是挺有几分潇洒的气度。

    但是,在张横的感觉中,眼前的这位成老板,浑身却透着一股阴柔之气。

    一般来说,女子身上才会有阴柔的气质,男子多是阳刚之气,这就是成功让张横感觉异样的地方。

    更让张横心中讶异的是:成功身上的这种气质,竟然与这个店面非常的溶合,甚至一走入这个店里后,他整个人都多了几分飘逸和洒脱。

    “难道!”

    张横的眉毛又是微微一挑,他已是想到了什么。

    “诸位贵客,难得光临敝店,大家就随意做吧!”

    成功显然不愿与张横谈他店里的事,笑着扯开了话题,一边客气地让座,一边从刚才的橱柜上,拿下了那只玉獬豸,递到了赵君儒面前:“赵先生,您是不是想要此物?”

    “嗯!”

    赵君儒点头:“不知成老板这东西要买什么价?”

    在刚才发生年有余事件之前,他们确实是在成功的店里,听成功介绍这只玉獬豸,而且,这东西也得到了张横的认可。赵君儒确实是对它表示出了兴趣。

    “赵先生好眼力。”

    成功做了个夸赞的手式:“这只玉獬豸是当年林隐寺的一位高僧案上之物,高僧在抄写经文的时候,会把它当成镇纸。因此,它长年受高僧念力的薰陶,已是吸收了高僧的许多佛力,已不是一般的凡物。”

    成功把这只玉獬豸的来历再次说了一遍,这才道:“所以,这只玉獬豸比较珍贵,如果赵先生真想要它,就给赵先生一个优惠价,三百万。我看赵先生也是信佛之人,否则也不会对它有兴趣,我这价格,就当是与赵先生结个善缘了。”

    “哦,三百万?”

    赵君儒沉吟了起来,目光却是望向了一边的张横。

    他想看看张横的意见。

    然而,当目光望向张横,赵君儒不禁一怔,神情也变得古怪起来。

    此时此刻,店里的女服务员端来了几杯清茶,为进店的张横赵君儒以及杜明和刘兴强丁浩庆等人,各自泡了一杯茶。

    张横现在就是刚从女服务员手中接过了茶杯。

    但是,张横的表现却实在是有些怪异,因为,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女服务员的前胸,眼神呆滞。看他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一只垂涎眼前女服务员美色的大色狼。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赵君儒心中暗自惊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