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双尖反刃煞
    “唉,这段时间不知是怎么了,晚上总是睡不好,头也痛。”

    王馨兰叹了口气,这才跟张横挥了挥手:“我先上个卫生间,有话回头聊。”

    说着,蹬蹬蹬地朝卫生间跑去了。

    王馨兰在一家设计公司上班,这段时间因为公司的调动,开始上中班,所以现在才还会在群居房里睡觉。

    她刚才就是因为要上卫生间才爬起来的,刚好在门口遇到了张横。

    “呃!”

    张横有些尴尬。

    不过,望望王馨兰的背影,想到她那憔悴的神色,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眉头皱得更紧了。

    微微沉吟,他也没有进自己的房间,而是就这么等在了门口。

    好一会儿,等王馨兰从卫生间出来,见到张横还站在门口,不由满脸的古怪。

    她刚才说回头聊,也就是一句客气话。那知,张横竟然真的就等在门口,这让她很是诧异。

    “小兰!你那儿有热水吗?我有些口渴了。”

    张横找了个理由。

    “哦!”

    王馨兰更加的狐疑了。

    不过,与张横同住在这群居楼里也有一年,彼此也算是熟悉,再加上以前经常请张横帮忙换个煤汽修个电灯的,现在人家向自己讨口水喝,她却也实在不好拒绝。

    迟疑了一下,王馨兰还是答道:“我刚才睡觉前烧了一壶,你要喝可以拿去。”

    “好的,谢谢小兰。”

    张横点头,跟着王馨兰进入了房里。

    王馨兰的房间与张横所住的那间差不多,也就十几个平米。整个房间中间用一块布帘隔开,前半间是她吃饭的地方,后半间是她的卧房。

    此刻,布帘拉开着,整个房间的摆设一目了然。

    只是,一进入房里,王馨兰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俏脸一红,连忙加快了脚步,冲向了屋里。

    然后,她手忙脚乱地把挂在房间里的几样东西急急地收了起来。

    “呃!”

    张横的老脸也是不由一红。

    王馨兰动作虽然快,但还是让张横瞧见了,她刚才急急收起来的是几条小内裤和几个内衣,而且,其中一条小内裤和内衣还是情趣型的,很是旖旎。

    张横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王馨兰穿上那情趣小内裤和内衣的影像,心头不禁突突突地跳得厉害。

    说实话,王馨兰的房里张横不是没有来过,但是,以前王馨兰请他来帮忙,自然早就收拾过了,不会让他看到一些女孩子特别**的用品。

    但是,这次他是不请自来,所以王馨兰丝毫没有准备,却是给他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一时间,房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异样起来,两人都感觉很是尴尬。

    幸好,张横脑袋瓜子没灌浆糊,还没忘了自己进王馨兰房间的目的。

    事实上,张横刚才向王馨兰讨水喝,确实只是个借口,他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进王馨兰的房里看看。

    因为,看到王馨兰憔悴的脸色,张横意识到她晚上睡不好,可能是房间里的某个摆设出了问题。

    只是,张横以前并没有向王馨兰说过,自己懂阴阳风水,所以,一时也无法向她解释。只好先找个理由进去看看再说。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四周。

    王馨兰的这个房间里,摆设很简单,外间摆了一张折叠的餐桌和两把椅子,其他的就是一些餐具。

    里半间放着一张折叠的钢丝床,床边放着一张梳妆台,上面放了一台电脑以及女孩子用的化妆品等物。

    房间的墙壁上贴着几幅明星的张贴画,还用一些花花绿绿的贴纸做了装饰,让这个小房间增添了几分女孩子特有的温馨。

    “果然是这样!”

    目光扫过四周,张横的眉头轻轻地舒展了开来,他终于找到了这房间中对王馨兰有冲煞的东西。

    “阿横,这壶热水你拿去。”

    这个时候,王馨兰已从桌子上提起了一把热水瓶,向张横道。

    “嗯,谢谢小兰!”

    张横接过了热水瓶,目光却是望向了王馨兰梳妆台那边的一样东西:“小兰,这东西好漂亮,是你刚买的吗?”

    “你是说这个音乐盒?”

    王馨兰的目光也落到了梳妆台上。

    那边的电脑旁边,放着一只精致的音乐盒,造型是一台钢琴的样子,上面还有两个正在接吻的小人儿,钢琴盖子向上翻起的地方,镶着一面小镜子,看起来很是华丽。

    “是的!”

    张横点了点头:“小兰,是不是自这个音乐盒放在这里后,你就开始晚上睡不着了?”

    张横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哦!”

    王馨兰一怔,脸上的神情变得怪异起来。

    不过,仔细想了想,她的俏脸上陡地浮起了一抹惊讶的神色:“啊呀,被你这么一说,好象还真是这样。这东西是我准备送我侄女的生日礼物,她还在读幼儿园,过几天就要生日了,我四天前去商场特意挑选了这个音乐盒。买回来后,我就放在了这里,准备她生日那天送她。”

    “你不说我还不知道,我确实就是自这东西放在这里后,晚上就没有睡好。”

    说到这里,王馨兰的目光望向了张横:“阿横,你是说我睡不好,就是因为它的缘故?”

    “是的,小兰。”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

    “啊,难道这东西有什么不对?”

    这回王馨兰更加的惊讶了。

    “这东西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它放错了地方。”

    张横微笑,走到了梳妆台前,手指指向了那个音乐盒上面的小镜子:“小兰,你也应该知道,镜子是不能对着床照的,你看,你这音乐合上的小镜子,正好对着你的床,你睡觉的时候,就完全对着它。”

    “啊,这么小的镜子也会有影响?”

    王馨兰很是讶异。

    对于镜子不能照床,这是一般人都知道的常识。王馨兰在家里的时候,母亲也是说过的。

    只是,她还真没想到,音乐盒上那么小的一片镜子,竟然也能对人产生影响。

    “并不仅仅是这样。”

    张横笑着摇头,手指再次指向了对面的墙壁:“你这里挂了一把剪刀,正好映在了这音乐盒的镜子上,被它折射后,反照到你的身上。”

    “因此,你睡觉的时候,不但被这镜子照着,而且,还被镜子反射过来的剪刀影子给冲了。”

    张横解释道:“人在睡觉的时候,神魂是处于一种相对比较放松的状态,受镜子反照,再被剪刀影子冲刑,就会让神魂受到影响。这就是你晚上睡不好,头痛的原因所在。”

    张横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这剪刀影子映入镜子的冲煞,在风水局中,有一个专业的名称:双尖反刃煞。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