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花花太岁
    “啊,原来是这样!”

    王馨兰又惊又疑:“阿横,那怎么办?”

    “这个简单。”

    张横微笑:“你这冲刑只是即冲,也就是即时的冲煞,只要把冲煞的根源消除了,就马上能见效。”说着,张横指向了化妆台上的那个音乐盒和墙上挂的那把剪刀:“小兰,你把它们收起来,就没事了。以后象剪刀等刀具要放到抽屉里,镜子最好是用布蒙起来,或是反着叩,以免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

    “嗯!”

    王馨兰这几天确实是被睡不好觉折磨的惨了,听张横说的很是有道理的样子,所以也就听取了他的意见。

    收拾了那两样东西,王馨兰的美眸望向了张横,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阿横,你怎么懂得这么多,以前咋没听你说过这些呀。”

    现在的王馨兰,对张横感觉是越来越有些看不透了。

    仅仅只是两天不见,张横整个人象是多了一种特别的气质,尤其是他那随和的微笑里,有一种让人信服的自信,这却是以前的张横所没有的。

    不仅如此,想到那天在卫生间里,与张横的旖旎一幕,王馨兰的心中更是一阵莫名,望向张横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

    “嘿嘿,小兰,这些都是我以前在乡下学的,只是以前没地方用,今天刚好凑巧遇到这事了。”

    张横含糊地回答着,他可不想与王馨兰扯这些。

    “对了,小兰,你最近是不是还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说到这里,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王馨兰脸上,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

    从王馨兰的面相来看,他天庭阴郁,正应了天巫相道中的一句话:天庭层云锁,烦恼与谁说?

    天庭就是人的额角部位,这里如果思纹重叠,就意味着此人心烦意乱,遇到了烦心之事。

    俗话中说一个人眉头紧锁,心事重重,正是从这句话而来。

    “唉!”

    见张横说到自己的烦心事,王馨兰不觉很是诧异,但望望张横一脸关心的模样,她又不禁叹了口气:“阿横,不瞒你说,最近确实是很心烦。”

    “嗯,小兰,有什么为难的事,你就跟我说说,也许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张横目光灼灼地望着王馨兰,眼神中满是鼓励。

    “帮我出主意?”

    王馨兰不由眉毛一挑,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不由亮了起来:“嘻嘻,说来这事还真要你帮忙。”

    “我们公司前段时间接了一单业务,是给一家公司策划一个广告。”

    王馨兰想了想,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这个业务就是由我跟进的,一直是我在与对方联系。”

    “嗯!”

    张横点头,仔细地听了起来。

    “与对方公司因为业务的事接触了一段时间,我和那公司的老板也比较熟了。”

    王馨兰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那知,那人突然对我说,他很喜欢我。”

    “我一点都没有心理准备,当时就婉言拒绝了他。”

    王馨兰继续道:“可是,他却不死心,这段时间天天纠缠着我,甚至每天我上班,他都会等在下面要送我。我被他搞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很是心烦。”

    王馨兰把最近的烦心事说了出来。

    事实上,她还有一些隐情没有说给张横听。

    那位说喜欢她的公司老板,确实也算是年青有为。只不过,据王馨兰暗地里打听到的消息,这位老板的风评实在不怎么样,可以说完全是个花花公子。与他有一脚的女孩子,不知有多少。

    象这样的花花太岁,王馨兰自然不会跳入火坑中,与他交往了。

    所以,她这才会很是烦恼,不知该如何摆脱他的纠缠。

    “哦!”

    张横的眉毛挑了起来,心中也是哭笑不得。

    看王馨兰说的意思,那个男人显然是要采取死打烂缠的手段追她。

    不是吗?俗话中不就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说是贞女也怕赖汉缠。

    估计那男人就是这样想的吧!

    “阿横,我想,你是不是帮我一下,就临时充当一下我的男朋友,也好让他死了这条心。”

    王馨兰说出了她的打算,满脸期待地望向了张横:“阿横,好不好?”

    刚才张横说的那句帮她出主意的话,提醒了王馨兰,这是她刚想出来对付那人的办法。

    “充当一下临时男友?”

    张横一怔,不禁有些苦笑。

    不过,微微沉吟了一下,张横还是点了点头:“小兰,没问题,如果那人来了,你叫我。”

    与王馨兰同住在这群居楼里也差不多一年了,张横对她也是很有好感的。尤其是经历了那天在卫生间的事,张横对王馨兰更多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听说有个男子缠着她,张横心中还真是无来由的生气,所以,现在王馨兰要他充当一下临时男友,以绝了那男子的念想,张横还是非常乐意地。

    “那太谢谢你了,阿横。”

    王馨兰大喜:“等会四点半上班的时候,他肯定会来接我,到时我来叫你,你陪我一起出去。”

    “好!”

    张横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当下,提了那个热水瓶,告辞王馨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盘膝坐到了床上,张横取下了手腕上的那把伏以尺,细细地察看起来。

    按照天巫传承中的记载,风水道具一旦散发的灵光达到了黄色,就成为了法器,具有一般的风水道具所不具有的奇异力量。

    自己这次淘来的玄玉伏以神尺,散发的灵光已达到了青色,这应该是法器中品阶非常高的存在。

    因此,张横现在是迫不急待地想研究一下这把伏以神尺,看它究竟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迟疑,体内巫力运转,缓缓地探入了伏以神尺中。

    嗡!

    伏以神尺微微一震,表面上腾起了一圈淡淡的黑芒,尺面上所镂刻的那些符号和图形,也如涟漪般振荡起来。

    “果然有反应!”

    张横心中暗喜,更加全神贯注地探察起来。

    渐渐的,巫力渗入了伏以尺的内部,意识中出现了一团漆黑的影像,这正是伏以尺内部的情形。

    意识在这片漆黑中不断地向前探索,仿佛没有尽头一样,整个心神也陷入了一团浑沌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横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就在张横巫力即将用尽,准备退出伏以尺的时候,突然,意识中陡地探索到了一点亮光。

    亮光似是很遥远,笼罩在一团黑暗里,就如同是遥远天空的一点寒星。

    但是,这点亮光却仿佛是给张横的巫力指引了方向,张横集中全力,猛地向那点亮光冲去。

    怦!

    心神轰然震动,那点亮光在脑海中也骤然爆亮,仿佛是一个小太阳陡然蒸腾而起,刹那间把心神照得一片光明,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猛地呈现在了张横的意识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