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伏以点星
    轰!

    意识中的那点亮光陡地爆了开来,化为了万千点星光。

    下一刻,脑海中猛然出现了一幅奇异的星辰图案,每一粒星辰按照各自的轨迹,迅速地流转起来,光怪陆离,炫丽之极。

    “啊!这是……”

    张横惊诧莫名,他还真没想到,伏以尺内竟然会有这样的影像。

    然而,还没等他回过神,突然,意识中又是轰隆一震,那万千星辰光芒大作,猛地化为了滚滚的信息流,向着他的脑海涌来。

    “伏以点星诀!”

    张横喃喃地念道着意识中出现的信息,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原来这竟然是伏以留下的阴阳风水秘法,伏以点星诀!”

    不错,灌入意识中的信息流,正是一篇阴阳风水的秘法,名为伏以点星诀。能以星辰的运行,来预测和窥探命理气运。

    按照这篇秘法的说法,这是当年伏以留下的一篇秘法,具有无比神奇的作用。

    “这回小爷是真的捡到宝了。”

    细细地感应着脑海中出现的信息,张横心中狂喜不以。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淘得的一把伏以尺,里面竟然隐藏着这样神奇的阴阳风水秘法。

    而且,这套秘法是配合伏以神尺使用的,对伏以神尺的功能,更是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开发。

    这对于张横来说,无疑是又多了一张底牌。有这伏以点星诀的秘法,加上伏以神尺的辅助,自己以后在阴阳风水这一道上,会有更大的成就。

    正心中惊喜莫名,这个时候,一股热流陡地从伏以尺中涌来。

    轰!

    张横全身剧震,体内经络百骸顿时如同是被沸水煮沸了一样,流转在经脉中的巫力也陡地沸腾起来。

    咔喇喇!

    一阵如同是玻璃被敲碎的异响在体内响彻,张横整个人猛然被惊醒了过来。

    “进阶了,竟然进阶了,小爷竟然一下子达到了凡巫境界的中期了!”

    张横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眼眸里却是暴射出了一抹精芒:“伏以神尺,里面竟然蕴含了上一代主人的一股纯萃能量,竟然帮我来了一次突破。”

    张横又惊又喜,心中振奋不以。

    这股从伏以神尺中突然灌入的力量,正是上一代主人留下的,却是让张横在吸取了它后,力量从凡巫前期,一下子跨入了中期。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惊喜若狂?

    好久,张横总算平静了一下心绪,低头再看手中的伏以尺,张横的眼眸不禁又是一亮。

    此时此刻的伏以神尺,与先前似乎不同了,神尺的表面,流转着一层淡淡的光氲,镂刻在神尺上的那些符号和图案,也象是活过来了一样,有了一种灵性。

    不仅如此,细细感应,一种如臂指使的感觉也油然而生,仿佛这把伏以神尺,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让张横感觉如此的亲切,如此的熟悉。

    “看来,我已是得到这把伏以神尺认主了。”

    张横的心中有些难以喻意:“法器果然不同凡响,果然具有灵性。”

    手腕轻轻一抖,手中的伏以神尺顿时伸缩变幻起来,时尔化为了一把直尺,时尔又变成了曲尺,时尔更是如同是一条软鞭一样吞吐不定。

    在伏以神尺点星诀的介绍里,有一段是专门讲述神尺应运的信息,比天巫传承中关于伏以尺的介绍更加的详细。

    这把伏以神尺不但是一件风水道具中的法器,更是一件极其厉害的防身武器,可以用作短刀,软鞭以及铁尺等多种武器使用。

    而且,还有配合各种武器的招式。

    这对于张横来说,更是一个惊喜。有了这把伏以神尺,以后自己却是多了一件防身的工具。

    喜不自胜地需耍了一会伏以神尺,张横如同是耍宝一样,兴奋之极。

    好半天,他这才收回了伏以神尺,再次把它叩在手腕上,弄成了一只玄玉护腕。

    望望身体,现在又是一身的污泥。

    修为再次进阶,体内仿佛是蕴含了一股庞大的力量,却也是把身体里的杂质再次给粹练了一遍。

    “嘿嘿,进阶是好事,就是这身污秽实在是太难闻了。”

    张横耸耸肩,拿起洗浴用品,向卫生间走去。

    这回他可是小心了,没有再象上回那样鲁莽,直接就推卫生间的门闯进去。

    幸好,这次卫生间里没人,张横总算松了口气,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

    等再次换好衣服的时候,门外王馨兰已在敲门了:“阿横,我要走了,你有没有好?”

    “哦!”

    张横看了一下时间,这才发现已是快四点钟,是王馨兰要上班的时候了。

    当下,张横也不迟疑,连忙走了出来。

    “咦,阿横,你搞什么鬼?”

    见到张横,王馨兰不禁美眸一凝,满脸的诧异:“怎么只一会儿不见,你又像是有了很大变化?”

    不错,经历了一次进阶,张横此刻确实是又有了一些变化,尤其是他的身上,多了一种淡然的气质,显得更加的脱尘了。

    这也怪不得王馨兰要惊异了。

    “哈哈,我那有什么变化,只是洗了个澡!”

    张横也不知该如何向王馨兰解释,只好扯开了话题:“嘿嘿,我这不是要充当小兰你的临时男友吗?自然得好好打扮打扮。”

    “切!”

    王馨兰俏脸一红,却也不便再说什么,扯了扯张横的衣袖:“走吧,别贫嘴了。”

    说着,领先向楼下走去。

    望着王馨兰俏丽的身影,张横的心中也是一阵莫名。

    今天的王馨兰穿着一身湖蓝色的套裙,下面是一双水晶高跟凉鞋,配着她一头飘逸的长发,整个人就象是一束清雅的兰花,看起来特别的清纯亮丽,确实是让人很心动的感觉。

    “怎么,还不走?”

    见张横没有跟来,还呆呆地望着自己,王馨兰不禁嗔怪地叱了一句。

    “嘿嘿,来了,来了!小兰,你今天打扮得真漂亮。”

    张横由衷地夸了一句。

    “切,我以前难道不漂亮呀!”

    王馨兰俏脸一红,白了一眼张横,感觉很是不好意思。

    两人说着,一起走下楼来。

    “阿兰,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然而,当他看到王馨兰身边的张横时,不由脸色猛地变了:“阿兰,他是什么人,怎么和你在一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