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情敌
    “阿横,这位是朱明达朱总,兴达装簧公司的总经理。”

    王馨兰笑意盈盈,假装没看到朱明达神情的异样,甚至还亲热地挽住了张横的手臂,这才又向朱明达介绍道:“朱总,这位是张横,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

    朱明达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充满了敌意。

    “朱总好!”

    张横心里暗笑,表面上却装做很真诚的样子,向朱明达伸出了手来:“很荣幸认识你。”

    “哼!”

    朱明达却是冷哼一声,根本不愿与张横握手。

    开玩笑,明摆着眼前这个男子是自己的情敌,朱明达那里会给什么好脸色。

    他斜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翻张横,脸上不屑的神色更浓。

    张横身上的行头,都是地摊货,从头到脚凑起来也不会超过一张红票票,这让朱明达顿时很是看不起张横,更是感觉自己很有优越感。

    要知道,做为一家公司的总经理,朱明达身上穿的可全是名牌,别的不说,光是他手上戴的那只欧米格表,就要好几万。比起眼前这个看起来象打工仔的张横,自然是气派十足。

    不仅如此,他今天来接王馨兰,开的是一辆别克君威,车子就停在群居楼下,很是扬眼。

    “阿兰,我来接你上班的。”

    朱明达完全无视了张横,向王馨兰做了个请的手势,亲自走到副驾驶室的车门边,打开了车门:“上车吧!”

    一边说着,一边目光挑衅地望向了张横,那意思明显是在说:“小子,你有车吗?凭你一个乡巴佬也能泡码子?”

    朱明达这是存心想让张横难堪。

    朱明达本就是个非常傲气的人,他今年也是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家里便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自己创业。

    于是,他就拿了那笔钱,在青春路古玩市场开了一家装簧装饰公司,专门为市场里的商户店面做装簧。

    新店虽然刚刚开业不久,但因为是市场里的垄断经营,所以生意非常的不错。

    这让朱明达自我感觉很是良好。

    他本来就是个自命风流的富二代,现在自己开公司赚钱,更是自觉非常了不起,平时就很是看不起那些打工仔。

    此刻,看到被自己瞄上的女子,竟然与一个模样象是打工仔的年青人在交往,而且王馨兰还当面承认是她的男朋友。

    朱明达是又气又恼又是妒忌,心中早就看张横不顺眼,自然是准备狠狠地打击一下这个不识趣的家伙了。

    “小兰,我的车子在那边。”

    朱明达把张横当成了空气,张横也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孔去贴人家的冷屁股。所以,张横耸耸肩,顾自转向了王馨兰,却是故意拦在了朱明达和王馨兰之间。

    “哼,你也有车?”

    见张横故意拦住了王馨兰,朱明达心中更加的恼火。

    他下意识地顺着张横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立刻发现不远处的路边,停了两辆车,一辆是奔驰,一辆却是法拉利。

    “难道这小子是扮猪吃老虎?那两辆车中的一辆是他的?”

    朱明达神情微微一变,心里咯噔一下。

    不过,望望张横,看看他一身地摊货的行头,却又感觉象他这样的乡巴佬,不应该能开得起奔驰或法拉利。

    “嗯,一定是我搞错了,以这小子的模样,最多也就是开电瓶车的料。”

    朱明达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看到了那两辆豪车旁,停着几辆电瓶车:“想来他让阿兰坐他的车,就是指电瓶车吧!”

    群居楼附近没有专门的停车场,因此,有什么车辆都是停在路边。

    刚才张横开来的那辆法拉利就是停在那儿,旁边自然也有附近楼里居民停的电瓶车。

    朱明达却是自以为是地认为,张横说的车子肯定就是电瓶车了。

    心中想着,他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加的鄙夷,神情中也多了一抹讥讽的神色。

    张横却也不理会他,拉着王馨兰就向那边停车的路边走去。

    “阿兰,坐我的车,这大热的天,我的别克有空调,这才配得起你。”

    朱明达还在努力邀请王馨兰,话语中却已是明显在嘲笑张横根本不配。

    然而,他正说着话,突然神情陡地一震,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啊,丁叔叔,丁叔叔怎么来这里了?”

    不错,他突然发现,停在那边的那辆奔驰车,此刻车门猛地打了开来,一个身形肥胖的男子,急匆匆地走下了车,向这边跑来。

    这男子除了青春路古玩市场的丁浩庆丁总经理之外,还会是谁?

    “丁叔叔,您怎么来这里了?”

    刹那的愣怔,朱明达陡地反应了过来,脸上顿时露出了馋媚的笑意,他也顾不得再讽刺张横了,急走几步,迎着丁浩庆奔了过去。

    朱明达的那家装簧公司开在青春路古玩市场里,而且还是垄断了市场里所有商户的装簧生意,这全是靠了他父亲与丁浩庆的关系。因此,丁浩庆对于他来说,无疑就是靠山和倚仗。

    此刻在这里意外地遇到丁浩庆,他那里敢有丝毫的怠慢。

    离着老远,朱明达的手已伸出了老长,以一种无比热情的姿态,想迎接丁浩庆。

    然而,接下来的情形,却是完全把他给震呆了。

    “哦,是小朱啊!”

    丁浩庆正急匆匆地向这边跑来,半路上看到了朱明达,也是不由微微一怔。

    不过,他只是象征性地点了一下头,根本没有去握朱明达伸出老长的手,反尔是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后面走来的张横,那张肥脸上也刹那露出了馋媚而谦卑的笑容:“张少,终于等到您来了,终于等到您来了!”

    说着,丁浩庆已加快了脚步,离着老远就伸出了手来,一下子握住了张横的手:“您好,张少,不好意思,有点事稍微担搁您一下。”

    “啊!张少?俄滴神!”

    被晾在一边的朱明达看到这副情形,不禁浑身剧震,一张脸上的神情,在这一刻也顿时变得精彩之极:愕然,疑惑,还有难以掩饰的震惊。

    他做梦都想不到,他倚为靠山的丁叔叔丁总,在那个看起来象打工仔一样的年青人面前,竟然会表现的如此的谦卑。

    而且,丁总竟然叫他张少,这是神马情况?

    看那边哈着腰,满脸馋媚笑容的丁浩庆,此刻的样子,那里还有以往做为古玩市场总经理的傲气,完全象是一个下属见到了老板一样的恭敬和谦卑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