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富豪的世界你不懂
    “丁总,您客气了!”

    见到丁浩庆,张横也是有些意外,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位丁总。

    而且,看丁浩庆的样子,好象还是专程来找自己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横的心中有些狐疑。

    张横却那里知道,丁浩庆确实就是来找他的,而且,还是特意在这里等了他好长时间。

    中午在古玩市场,因为年有余的事,赵君儒对丁浩庆很是不满,甚至最后离开时,都根本不愿理会丁浩庆。

    这让丁浩庆心中很是不安。

    思来想去,他最后总算想到了张横。

    不是吗?当时在市场的时候,赵君儒之所以与年有余发生冲突,这完全就是因为年有余看中了张横淘得的那件玄玉,想仗势欺人,把那件玄玉制品弄过来。

    这也就是说,赵君儒的出手,完全是因为张横的原故。

    不仅如此,事后,丁浩庆从杜明那里了解到,这位年纪青青的张少,竟然是美女总裁杨文竹的特别顾问。

    这让丁浩庆心里更是咯噔一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以张横与杨文竹的关系,要是在杨文竹那边再告他一状,只怕他这古玩市场的总经理,真的就得挪挪位置了。

    一念及此,丁浩庆背脊上的汗就下来了。

    他那里还呆得住,立刻就追着张横来了。

    幸好,在张横和赵君儒他们离开的时候,丁浩庆长了个心眼,让手下的人注意了他们所去的地方,以便能有机会弥补与他们的关系。

    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

    所以,他立刻驾着他的那辆奔驰,来到了张横所住的地方。

    只是,张横住的是群居楼,他一时半会根本不清楚张横住在哪儿。

    不过,在路边他看到了赵君儒的那辆法拉利,所以,他就把车子停在法拉利旁边,就等着张横出来。

    此刻,终于等到了张横,丁浩庆心中暗喜,这才会急急地迎了上来。

    “张少,实在是对不起,刚才市场里的事,都是那小畜生借着我的名头耀武扬威,我在这里向您道歉了。”

    丁浩庆腰弯得更低了,脸上的馋媚更浓,不住地给张横赔着礼。

    在市场的时候,他当时并不清楚张横的身份,所以那时只顾着向赵君儒讨好,完全没有顾及张横。

    现在,他已明白了张横的身份,自然要慎重地道个歉。

    “丁总客气了,那事已经过去了,您也处罚了姓年的家伙。”

    张横淡淡一笑,心中却也已是恍然。

    “是啊,那小畜生实在是太让我生气了,张少,您大人有大量,不计那小畜生的过错。但是,我老丁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丁浩庆满脸的愧疚:“如果有机会,还请我老丁给张少摆酒赔罪。”

    “赔罪就不用了!”

    张横还真有些不习惯丁浩庆这副馋媚,摇了摇头:“而且,我很快就要和文姐外出办事,也没时间。”

    “嗯,明白,明白!”

    丁浩庆的态度更加的谦卑了,心里咯噔一下。

    文姐?天啊!人家竟然与金泰的美女总裁姐弟相称。

    现在,丁浩庆更加的庆幸自己醒悟得快,及时来找这位张少了,否则,要是西里糊涂的,只怕自己这个总经理的位置,就被人给当皮球一样踢了。

    心中想着,丁浩庆腰不由自主地又弯了几分:“那以后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让我老丁请张少好好喝一杯。”

    说着,丁浩庆拉开了自己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递到了张横的手中:“张少,这里是刚才珍藏居里的那只东西,我看君少很喜欢它,所以刚才从成老板那里把它弄了过来,就请您代我送给君少。”

    “还有,这是给张少您的,算是我老丁的一点心意,给张少您压惊。”

    盒子的下面还有一只信封,丁浩庆把这信封塞到了张横手中。

    “哦!”

    张横的眉毛不禁微微地挑了起来。

    丁浩庆所说的君少喜欢的东西,显然应该说的就是那只玉獬豸。

    只是,他为了向赵君儒道歉,竟然把它给买了过来当礼品。

    玉獬豸是什么?那可是要三百万啊!

    张横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心中还真是有些感慨。

    三百万对于以前的张横来说,那几乎就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但人家却是当礼物就这么给送出去了。

    富豪们的世界,果然不是雕斯可以理解地。

    不过,自己以后却是也会步入这个圈子,接触这些真正不同于寻常百姓的富豪。

    微微沉吟,张横也不佼情,当下点了点头:“丁总,那我就替您交给赵哥,但他收不收,我可不知道。”

    “太谢谢张少您了,太谢谢您了。”

    丁浩庆喜出望外,更是有些感恩戴德。

    如果张横不收,他才着急。现在张横收下了他送的东西,他心中的那块石头才算是落了地。

    “张少,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丁浩庆点头哈腰地再次与张横握了握手,对着张横旁边的王馨兰也是笑脸相迎,态度恭敬之极。

    王馨兰一直在旁边看着两人,此刻却也是满脸的古怪。

    她虽然不认识丁浩庆,但是,看这位被叫做丁总的人,开着一辆奔驰而来,本身气度也是不凡,显然是个什么老总。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很有身份的人,却在张横这个打工仔面前,表现的如此的谦卑,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王馨兰惊讶不以?

    想到刚才朱明达对这位丁总的恭敬,王馨兰的心中更是暗自震惊,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变得异样起来。

    王馨兰如此,那边的朱明达此刻却是完全被震傻了。

    望着丁浩庆那副恭敬而谦卑的态度,他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

    “难道,难道这个叫张横的人,大有来历吗?”

    朱明达呆呆地望着这边,心情难以莫名:“否则,以丁叔叔的身份,怎么会对他表现出如此的馋媚?”

    但是,让朱明达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

    与丁浩庆握了握手,张横也不停留,与王馨兰走向了那辆法拉利。

    走到车边,张横从裤袋里摸出了钥匙,按了一下电子门锁。

    嘀!

    法拉利的车门打了开来。

    “呃,原来这辆法拉利真的就是他的。”

    朱明达浑身剧震,完全被震呆在了当场。

    他刚才还讽刺人家有没有车,那知,现在人家开的竟然是法拉利。

    与法拉利相比,他开的那辆别克君威那根本就是连屁也不是啊!

    朱明达现在已完全认为,眼前这个穿的象打工仔一样的年青人,就是个不折不叩的阔少。

    他心里已是充满了懊悔,他咋就这么不长眼,竟然在人家阔少面前闲摆,甚至还跟他抢女朋友,这是要去踢铁板自寻不快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