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身份真是个好东西
    “呃,阿横,这是你的车?”

    看到张横用电子钥匙打开了法拉利的车门,一边的王馨兰也惊呆了。

    王馨兰与张横同住在群居楼里,自然知道张横的情况。

    以前的张横,平时骑的是一辆电瓶摩托。因此,刚才当张横说坐他的车时,王馨兰也以为张横让她坐的是电瓶车。

    那知,张横竟然打开了这辆法拉利的车门。

    法拉利是什么?那是需要几百万的豪车,几天不见,张横他怎么就成了一位阔少呢?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王馨兰心头震憾?

    “嘿嘿,是朋友的,临时用一下。”

    张横耸耸肩,一脸的毫不在意:“上车吧,小兰,我送你去公司。”

    “哦!”

    王馨兰还是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有些机械地点点头,随着张横坐上了法拉利。

    “对了,小朱,你怎么在这里?”

    恭敬地送张横和王馨兰上了车,丁浩庆很狗腿地为张横关上了车门。他这才有时间理会呆呆地站在一边的朱明达。

    “丁叔叔,我……”

    朱明达总算回过了神来,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回答丁浩庆的话。

    刚才他还信心满满,想与张横争一争。

    但是,看到了丁浩庆对张横的态度,又看到张横开的这辆豪华法拉利,他现在信心已是被打击的七零八落,那里还敢说他这是来接王馨兰上班的。

    开玩笑,就算他朱明达最自负,在一个开着法拉利,还能让丁浩庆这样一个大人物都表现得无比谦卑的阔少面前,他也是感觉自形惭愧,那里还有勇气说出他的目的。

    不过,朱明达不敢说,张横可没准备就这么放过他。

    “丁总,你这位朱公子可是真的了不起,竟然天天缠着要送我女朋友小兰去上班。”

    张横放下了车窗,对着丁浩庆道。

    “啊,什么?缠着送张少的女朋友上班?”

    丁浩庆一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他就算是傻瓜,也听出了张横这句话里那股恼怒的意味。

    望望副驾驶清秀绝丽的王馨兰,再望望满脸惊惶的朱明达,目光落在张横那充满嘲弄神色的脸上。丁浩庆立刻意识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显然,是朱明达这家伙,在与张横为车里的那个女人争风吃醋。

    “操!”

    丁浩庆心里骂了一句,一股邪火陡地窜了上来。

    不是吗?他外甥年有余的事,屁股还没擦干净,现在竟然朱明达这小子又招惹了张横。

    这是要把他丁浩庆往火坑里推吗?

    “朱明达,你小子是不是这段时间赚了点钱,尾巴翘到屋檐上去了,你那好色的死性子又耐不住了。”

    丁浩庆陡地转过了头来,一副义愤填膺样,手指几乎指到了朱明达的鼻子上,厉声咆哮道:“老子警告你,要是你以后敢再来骚扰张少的女朋友,看我丁浩庆不拍死你。”

    说着,丁浩庆一个大巴掌就掴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朱明达整个人原地滴溜溜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圈儿,这才稳住了身形。

    “丁叔叔,我,我,我……”

    朱明达给打蒙了,一只手捂着被掴了大巴掌的脸,惊愕地望着丁浩庆,却是我我我的不知该我什么才好。

    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丁浩庆竟然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掴他巴掌。

    “妈的,我什么我,这一巴掌是让你长点记性,别以为赚了点钱就是老子天下第一,信不信我马上就让你在市场里滚蛋。”

    丁浩庆仍是怒不可歇,怒声向朱明达喝叱道。

    他这是故意表现给张横看的,生怕张横再遣怒他。要是真的这样,他今天所有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所以,此刻确实是对朱明达毫不留情。

    “丁叔叔,我,我,我知道了。”

    丁浩庆那句让他在市场里滚蛋的话,总算让朱明达清醒了过来,他也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的公司全靠丁浩庆在后面撑腰,这才能在青春路古玩市场垄断各家店铺的装簧生意。

    从这一点来说,他确实是得仰丁浩庆的鼻息过活。如果真要是被赶出了市场,只怕他的公司马上就得关门。

    想到这一点,朱明达就算是最有脾气,此刻也顿时耸了,连忙低着头答应。

    “知道就好!”

    丁浩庆冷哼一声:“那还不向张少和这位小姐认错。”

    丁浩庆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王馨兰的姓名,也就只好含糊地用这位小姐来替代了。

    “阿!”

    朱明达浑身一震,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

    要让他向张横和王馨兰认错,这事确实是让他羞恼交加。

    但是,想到他的公司,朱明达终于咬了咬牙,向着车里的张横和王馨兰低下了头:“对不起,张少,王小姐,以前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打扰了你们,以后绝不会再这样了。”

    说着,朱明达满脸羞愧地捂着脸,转身走向了他的那辆别克。

    开玩笑,现在的朱明达面子里子都没有了,那里还有这张脸再站在这里啊!

    望着半边脸上印着五个清晰手掌印,狼狈而去的朱明达,王馨兰一阵愕然,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

    她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以前自许风流倜傥的朱明达,今天在张横这里竟然会弄成这副如同丧家犬般的模样。

    “走了,小兰,系好安全带!”

    正心情难以莫名,这个时候,张横微微一笑,启动了车子。

    “哦!”

    王馨兰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望望仍站在路边一脸恭敬和谦卑的丁浩庆,再看看身边淡然微笑的张横,王馨兰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这个与她同在群居楼住了一年多的年青人,此刻王馨兰感觉自己有些不认识了。

    仅仅几天不见,他象是完全换了个人似的,以他现在的表现,他还是以前那个靠打工吃饭的农民工吗?

    一时间,王馨兰心潮澎湃,感觉眼前的张横,似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她有些看不透。

    张横此刻的心情却也是有些激动莫名,心中很是感慨:“身份,真是好东西,如果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打工仔,只怕今天受辱的肯定就不是朱明达,而是自己!”

    而这一切,都是自己得到了天巫传承,带给自己的变化。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