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净禅大师
    迎面走来的三个和尚,走在最前面的年纪已有六七十岁,身形清瘦,面容慈祥,在一身袈裟的掩映下,显得特别的慈和。

    跟在他身后的是两名年纪在二三十岁的小沙弥。

    三个和尚出现在大酒店的大堂,确实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不过,让张横震动的却是自己意识中的天巫图腾兽,在这一刻竟然陡地震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张横心头一惊,脸色变得很是古怪。

    要知道,天巫图腾兽的影像,自当日得到天巫传承后有所感应,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偶尔使用天巫之眼的时候,它才会睁开眼来。

    象现在这样,突然主动有所反应,还是张横第一次遇到。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讶异?

    但是,让张横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

    嗡!

    天巫图腾兽陡地睁开了眼来,在张横的意识里燥动不以。同一时间,天巫之眼自动开启,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也猛然映入了张横的眼瞳里。

    “佛光,这个老和尚竟然浑身散发着佛光!”

    张横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心中的震动更是无以复加。

    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不远处的那个老和尚,全身笼罩在一团耀眼的金光里,就仿佛是佛佗降世,给张横一种极大的视觉冲击力。

    天巫之眼下,任何人身上都会笼罩着光氲,这是每个人三花聚顶所散发的光彩。

    但是,那个老和尚身上散发的光氲实在是太强烈了,如果把别人散发的光氲比作莹火虫,那么,他身上的光氲就如同是一轮皓月。

    “看来,这个老和尚绝对的来历不凡,是位真正得道的高僧。”

    天巫之眼观察到老和尚身上的异相,张横的心思不由滴溜溜地转了起来。

    “阿弥佗佛!”

    这个时候,那个老和尚也似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脸上也露出了诧异之色。

    两人的目光交错,老和尚那原本低垂的眼眸,陡然一亮,却是朝张横微微一笑,举手宣了个佛号。

    “净禅大师!”

    杨文竹和小青正在办理登记手续,这时也看到了那个老和尚,杨文竹不由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连忙跑了过来,双手合什,向那老和尚打招呼。

    “阿弥佗佛,女施主的事看来是有结果了,善哉,善哉!”

    老和尚微笑还礼。

    “多谢净禅大师,都是得到您的指点,小女子的事这才有了点结果。”

    杨文竹满脸的感激,又是深深地向老和尚合什施了一礼。

    “阿弥佗佛!女施主不必如此,这都是女施主的福缘。”

    老和尚微笑点头。

    “哦,文姐竟然认识这个和尚?”

    看到这副情形,张横心中更加的惊异了。

    好一会儿,等杨文竹把那老和尚送到酒店门口,小青姑娘也已办好了入住手续。

    “文姐,不知那个老和尚是什么人?”

    张横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了出来。

    “嗯,张少,净禅大师是新昌大佛寺的高僧,佛法精湛,在大陆佛学界很有名气。”

    杨文竹神情变得一片肃然,脸上有一抹毫不掩饰的崇敬:“我发现身上患有怪疾后,曾去找过他。他虽然说无法为我治疗,但是,临走时曾指点了我。”

    “是福是祸,莫干山畔!”

    杨文竹喃喃地念道了一句,目光望向了张横:“这就是他当时指点我时所说的话,我那时还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想到他提到莫干山,所以后来就与小青去了那儿的药材市场。”

    “本来还以为他说莫干山那边会有治疗我的药材。”

    杨文竹继续道:“不过,当张少一眼就看透我身患重病的时候,我才猛然意识到,净禅大师可能说的就是你。”

    杨文竹说着,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神情有些莫名。

    杨文竹说的自然是实话,这也解释了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莫干山药材集散市场,又要买那个假狗宝的原因。

    更是解释了她在听到张横指出她有隐疾后,一连几天守在那儿,等待张横的出现。

    之后,当她与张横再次相遇,更是毫不犹豫地要缠着张横。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曾受过净禅大师的旨点,把张横当成了她的救星。

    而事实也证明了净禅大师的先见,杨文竹果然在莫干山那边找到了可以救治她隐疾的那个人。

    “哦,竟然是这样!”

    张横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听了杨文竹的话,让张横的心头确实是非常的震动。

    这岂不是说,杨文竹之所以能找上自己,完全就是那位叫净禅的老和尚指点。

    那么,老和尚竟然能有如此神奇的预测,足见他的非同凡响。

    怪不得自己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与众不同的地方。

    张横沉吟起来:看来,要是有机会,却是要与这位净禅大师好好接触一下。

    以前的张横只是个普通的打工仔,他所接触的人也尽皆是一些普通人。

    因此,对于江糊上的奇人异士,他了解的非常有限。象这位新昌大佛寺的净禅大师,张横以前就是从来没听说过。

    但是,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张横自然也是想多接触一下,也算是让自己多长点见识,开一下眼界。

    办好入住手续,一切收拾停当,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

    外面却是下起了大雨,哗哗哗的瓢泼大雨,顿时让天色变得一片阴沉。

    江南如今正是梅雨期,前段时间整整下了二十多天的雨,刚晴了没多久,现在又下起雨来,确实是让人心烦。

    已是吃晚饭的时间,三人从房间走到了一楼的饭厅,要了一个包厢。

    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杨文竹的眉头不由轻轻地蹙了起来:“这样的大雨,不知道明天上山会不会受影响?”

    杨家的祖坟就在离此十多里的一处小山上,如果今天晚上大雨不止,确实是会让明天的行程受影响。

    “是啊,下过雨山路不好走。”

    小青姑娘在一边符合道,脸上也现出了愁容。

    两人都为下雨发起愁来,然而,坐在一边的张横,此刻却是眉头紧锁,脸色难看无比。因为,张横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